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05章 礼物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虞瑞,我不委屈,就算咱们这个婚礼不办,我也不委屈。”谭惜认真地转身看他,“你守了我三年,在我最困难的时候陪在我身边,帮助我、鼓励我,我真的特别感激,原本我都已经对爱情不再抱有期待,可我有了你,我就还想再试一次,我不想去参考那些前车之鉴,也不想去过早纠结我们今后可能会面对的困难,现在,我只想为你,再任性地勇敢一次。”

    虞瑞怔了半天,凝视着她眸里已经氤氲起的一层水雾。

    该死的,这个小女人今天怎么就这么美呢?她眼里有泪,唇畔有笑的样子,怎么就能,那么美呢?

    虞瑞低头,狠狠地覆上了她的唇。

    舌尖迫不及待地撬开了她的齿关,找到她的小舌,勾起,缠绵。在瑞典的大半年里,他们曾无数次这样深入地亲吻,可从没有哪一次,让他这么疯狂。

    他的吻带了不顾一切的意味,二人的唇齿都紧密贴合在一起,他用舌尖掠夺得她几乎喘不过气。

    谭惜却不想推开他,微微踮起脚尖,手臂绕上他的脖颈,有些羞涩地回应着他。

    店长一走进来,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她偷笑着,谭惜听到动静,立刻尴尬地推开了虞瑞,脸热得像火烤似的。

    虞瑞倒是没什么太大反应,只是含笑看着谭惜,眼底的爱意满满当当。

    店长走进来,给谭惜量好了尺寸,随后对他们说:“两位19号来取婚纱就行,或者我们也可以送到您家里。”

    “那就送到家吧。”虞瑞给店长留了个地址。

    一切妥当后,店长将他们送到了外面,嘴上还在不停恭维着两位男才女貌之类的话。

    “接下来去哪儿?”谭惜脸上还在烧着。

    “当然是拍婚纱照。”虞瑞拉起谭惜的手。

    到了摄影馆,两人不停变幻着服装造型拍照,脸上的表情俱是幸福。

    “虞瑞,我越来越觉得我们这个婚礼烧钱了。”从摄影馆出来,谭惜有些懊恼地对虞瑞说。

    这个小女人,明明自己也是豪门出身,怎么就节俭得好似他们穷得吃不起饭似的?

    虞瑞有些哭笑不得,无奈之下,他翻出手机,手指在屏幕上操作几下,然后递给谭惜看。

    谭惜的眼睛立刻瞪得滚圆。

    “你、你哪来这么多钱?”谭惜震惊。

    “你以为你男人很穷么?国内外都有我的公司,我手底下还有几家店铺,让你吃香喝辣穿金戴玉绰绰有余啦,别整天愁眉苦脸,好像我们吃了这顿,下一顿就要出去喝西北风似的。”虞瑞伸手揉乱她的头发。

    谭惜还处在那一长串数字带给她的震惊里。虽然她不认为帝听传媒的儿子会有多穷,可也从来没想到虞瑞的存款会有那么多,她现在是彻底明白为什么虞瑞走到哪里都是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

    因为财大,所以气粗!

    “我要嫁入豪门走上人生巅峰了么?”谭惜抬眼看他。

    虞瑞曲起两根手指,在她脑门上轻轻弹了一下。

    “你已经嫁入豪门了,至于巅峰嘛,这个还得在洞房花烛夜的时候才能知道。”虞瑞一本正经地说。

    谭惜怔了一下,随后刚缓下一点的脸色又“腾”地烧起来。

    “流氓!”

    c市的机场,谭父和谭母相携走出来,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漂亮抢眼的谭惜,谭惜显然也看到了他们,眼里迅速涌上泪意。

    虽然在来之前她就已经告诉过自己,重逢的时刻要开开心心的,可她难以抑制自己的情绪。她和父母的一别,已有四年有余,这些年里他们互相不敢联系,深怕听到了电话里熟悉的亲人声音,会忍不住泪如泉涌。

    “小惜”谭母快步走到她面前,一把拥住了她。

    谭父在谭母的身后,表情也是激动不已,眼底有泪。

    “爸,妈,女儿不孝,这些年让你们受苦了”谭惜伏在谭母的肩头悲伤呜咽。

    “傻孩子,说什么傻话?”谭母细细打量着她,眼中有了一丝欣慰,“女儿,你现在的气色真好,不像从前你和陆离在一起的时候,每次回家都能看到你瘦得不成样子”

    谭父在后面扯了扯谭母,“都这时候了,还和孩子说这些做什么?”

    “哦,对,我们一家人团聚,不说这些。”谭母拉了谭惜的手,问她,“小惜,你真的想好了要和虞瑞结婚吗?妈妈知道有这么一号人物,是帝听传媒虞威的儿子是吧?可妈妈在电视上看见,他和那些小明星走得很近”

    谭惜轻轻笑起来,“妈你放心吧,看人不能只看表面的。”

    “也对,就比如说那个陆离,外表看起来一本正经的,其实心里那些个弯弯绕绕”谭母说着,又愤怒地拐到陆离身上去了。

    “好了,妈,我带你和爸回家了。”谭惜神秘地弯着唇。

    谭父和谭母还以为谭惜说的回家是指她现在的住所,等到谭惜带他们来到曾经的旧居时,他们怔住了。

    “怎么,不认识了?”谭惜俏皮地笑笑,一左一右地拉了谭父和谭母的手,“我带你们进去看看。”

    等到进去之后,谭父和谭母都是满面怔忡,连嘴唇都在发抖。

    “小惜,这、这”谭母不可置信地看着谭惜。

    这处独栋别墅早在谭氏集团破产的时候就被银行拍卖了出去,他们根本不敢想有朝一日还能再回到这个地方,可现在,这房子分明好好地摆在这里,钥匙在谭惜的手上,就连里面的装修摆设,也与从前没有多大变化,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谭惜弯着唇,“爸,妈,这是你们的女婿送你们的礼物。”

    在谭父和谭母即将回国的这几天里,虞瑞瞒着谭惜找到了这栋别墅的买主,花了好大一番力气才从买主的手上重新买下了这栋别墅,作为送给岳父岳母的见面礼。

    谭惜知道之后,又是感动又是复杂。这栋房子对她意义非常,她连对虞瑞感谢的话都说不出了。

    感动过后,谭惜也决定出一份力,努力将这栋房子恢复到曾经的样子。

    家具、地板、窗帘、花盆,这栋房子里的一切,都是她跑了很多个地方,精心挑选出与从前家具最相似的款式。

    “哎,哎,你说这孩子也真是有心了。”谭母动容地看了一眼谭父,眼中晶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