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08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谭惜反握住安佳的手:“安佳姐,在我最迷茫的那段日子,是你接纳了我,你心肠好,也会有好福报的。”

    安佳看她这幅严肃正经的样子,噗嗤一笑,“傻丫头,我心肠好吗?我破坏了那么多家庭,逼得那么多女人离婚,甚至有的还打了孩子,像我这种人,不遭到报应已经是谢天谢地。”

    谭惜嘴里发苦,“不管怎样,你永远是我的安佳姐,我会在c市住上一段时日,我们互通个电话,有什么事我能帮得上忙的,你尽管开口。”

    “行,有你这句话我就知道,我没看错人。”安佳掐了烟,扔到一旁的垃圾桶里,随后抱了抱谭惜。

    她身上的香水味和烟草味混合在一起,闻起来味道怪异。

    “老男人不喜欢我抽烟,我还得用香水盖一盖。”安佳说着,从兜里翻出一支迷你香水小样,在颈上手腕上喷了几下。

    谭惜看得越发不是滋味。

    “行了,别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儿,做我们这行的,满足金主的要求是职业素养,只不过做得再好,也没人给我发敬业表彰而已。”安佳哈哈笑了几声,拍拍谭惜的手,“有事就打给我。”

    谭惜点点头。

    “那我就先回去了,不然等会老男人又要不高兴。”安佳匆匆走了,一边走一边回头冲谭惜扬手机,“常联系啊!”

    等到谭惜回了包厢,谭父已经醉得差不多了,栽栽歪歪地靠在谭母身上,压得谭母一直骂他。

    谭惜扫了虞瑞一眼,笑起来,“能耐啊,能把我爸给喝倒了。”

    “还行。”虞瑞眼中蕴着温柔笑意,“去哪儿了?身上有股烟味,还有股香水味。”

    “这你都能闻出来?”谭惜嗅嗅自己的衣服,“我怎么闻不到。”

    “你笨呗。”

    谭惜叹了口气,“你才笨,我刚才遇到一个好些年不见的朋友。”

    “女的?”

    “嗯。”谭惜点头,“曾经她对我特别照顾,今天听说了我要结婚的消息,还很惊讶来着,我想邀请她来做我的伴娘,只是我不知道你会不会介意。”

    虞瑞摸摸她的头发,“不会,你只管邀请她来就好。”

    谭惜点头,“安佳姐对我真的很好,就算别人再怎么对她有意见,咱们家都不能,我征求你的意见,只是因为这不是我一人的婚礼,是我们两个的。”

    “我知道,你的朋友,当然就是我的朋友。”虞瑞继续揉着她的发。

    “你是不是刚才吃了满手的油,故意往我头发上蹭?”谭惜忽然反应过来。

    “啊。”虞瑞不紧不慢地收回手,“居然被你发现了。”

    “你!”

    接下来就是婚礼前的准备,谭母为了她的婚事跑前跑后,忙得不亦乐乎,谭惜也乐得清闲,给月嫂放了几天的假,独自在家带着两个娃。

    婚礼的这一天,很快就到了。

    谭惜一大早就被谭母给拎起来,梳洗,上妆,穿上一身火红的凤冠霞帔,坐在床上等新郎带人来接亲。

    接亲的过程也有讲究,要给红包才让进门,进门后还要新郎新娘共吃一个饺子,意味“交子”。谭惜被这些繁琐的步骤搞得直发懵,到最后,完全是听从谭母的摆弄,谭母让做什么,她就做什么。

    当年她与陆离的婚礼,远远没有这么复杂,甚至连接新娘的这一步都省了,直接穿着婚纱赶到礼堂,念几句结婚誓词,互相交换个戒指,之后换身衣服敬酒,就算完事。

    看着谭惜迷茫的表情,几位伴娘都在一旁笑得东倒西歪,尤其是宁甜,笑得最为夸张。

    “人家新娘子都是貌美端庄,你这一脸懵相算是怎么回事啊?”谭母也气得哭笑不得。

    谭惜坐在高档豪华的房车里,想摸摸鼻尖,都被谭母拦住,“别蹭,等会把妆蹭花了,让人家笑话!”

    这下,谭惜是彻底无奈了。

    好不容易赶到了酒店,谭惜穿着那身坠着碎钻的婚纱悄悄进场。虞瑞远远看到她,目光像是粘到了她脸上似的,一刻也舍不得移开眼。

    底下不知是谁呼了一声“新娘子来了”,宾客们立刻起了一阵小骚动。

    陆离也抬眼望过去。

    被人群簇拥着的谭惜提着婚纱匆匆入场,看到有这么些人注视着她,唇畔勾了一个略带羞涩的笑。这一笑,当真是明艳得连这礼堂里所有璀璨的灯光都及不上,真正诠释了什么叫“艳若桃李”。

    陆离低下头,又为自己的酒杯里续上一杯白酒。

    红酒喝得多了,他反倒对辛辣浓烈的白酒起了兴趣。一杯下肚,感觉连五脏六腑都热腾腾的,浑身上下都是暖意。

    他一杯接一杯地喝着,像是深怕自己一旦停下来,那好不容易暖起来的心肺就会重新冰冻,冷得他满心绝望。

    “哥,你别喝了。”一旁的陆晟夺过他的酒杯,表情亦是不好,“现在你知道在乎了么?当初你对小惜冷暴力的时候,你有想过今天么?”

    “小惜?”陆离眼神冷清,重复了陆晟口中的这个称呼,忍不住想笑。

    就连陆晟都可以光明正大地称呼她为“小惜”了。

    “是,小惜,从前我叫她大嫂,你知道我叫得有多憋屈吗?明明喜欢着她的人是我,可她的心里眼里全是你,我只有叫她大嫂的份!现在我终于不用了,我叫她小惜,你都不知道,因为这一个亲密的称呼,我心里有多畅快。”陆晟捏紧了手中陆离的酒杯。

    就算她最终还是不属于他,可这一句“小惜”,就能压下他心中所有的不平。

    那些年里,他亲眼看着她嫁入陆家,从一开始的满怀期待,再到无尽的难过憔悴,他最渴望的,难道不就是亲亲密密地唤她一声“小惜”吗?

    总比那一声极不情愿的“大嫂”,要好得太多。

    随着司仪宣布婚礼正式开始后,环绕在整个礼堂的音乐也换成了浪漫激昂的婚礼进行曲,陆离忍不住抬头去看,在红毯的一侧,谭惜挽着谭父的手臂,庄重严肃地一步步走着红毯。

    而红毯的另一侧,虞瑞就等在那里,面容俊朗,眼里带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