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11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当晚,洞房花烛夜。

    本该是一夜春宵,可谭惜累了一整天,一沾床就睡得熟熟的,虞瑞又是好笑,又是无奈。看着她安静好看的睡颜,他怎么也不忍心叫醒她。

    他的手机响起来,是一串陌生号码。

    这串号码,他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

    “喂?”虞瑞走出了房间。

    “要不要出来喝一杯?”

    虞瑞怎么也想不到,他一直憧憬着的洞房花烛夜,竟然是和陆离坐在路边烧烤摊子上,吃烧烤。

    “老板,再来十串羊腰。”陆离头也不回地和老板喊了一句。

    “好嘞,五号桌十串羊腰!”

    虞瑞问他:“你常来这里?”

    “自从试过一次之后,就常来了。”陆离左手烤串,右手啤酒。

    “这些东西很不卫生,谭惜也喜欢吃,但我每次都会说她。”想到谭惜,虞瑞的目光顿时柔和了几倍不止。

    陆离笑了一下,“不卫生又怎样了?我开心就好。”

    这是上一次谭惜回敬给他的话,现在,他用来回敬虞瑞。

    “我每次和谭惜说这些东西的坏话时,她从来都是乖巧听着的,有时见我脸色实在不好,还会讨好地跟着点头。”虞瑞说着就忍俊不禁,“她知道我是关心她,所以从来都不反驳,可她也从来都不会改,还是会偷偷吃。”

    陆离将手中的啤酒瓶捏得紧紧的,声音冷得像结了一层冰:“你是来和我炫耀的?”

    “你可以这么想。”虞瑞吊儿郎当地用手托着下巴,“今天我和你说的谢谢,你大概知道我是谢你什么吧?我谢你当初眼瞎,爱个小姐不爱她,不然的话,我和她也就不会有今天了。”

    陆离额上的青筋爆出来。

    “你应该知道我今天叫你来,不是想听你说这些。”陆离寒着脸说。

    “那你是想听什么?”虞瑞换了个坐姿。

    陆离拿起服务生新上的烤串,咬了一口之后,说:“染染是我的女儿,你知道吧?”

    “看来你已经知道了。”虞瑞的表情立刻戒备起来,“你想带走染染?”

    陆离冷笑一声,“我如果真的想带走染染,我有一百种方法。”

    “那你想做什么?”

    “我已经收购了通灵,我会把通灵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分别划给等等和染染名下,这是我一年前就已经在准备了的礼物。”陆离说。

    “你早就知道谭惜怀了你的孩子?”虞瑞暗自心惊。

    陆离漠然,“当然,我之所以不动声色,是因为我知道,一旦她发现我知道这个孩子是我的,她就一定会想方设法打掉,她恨我,不是吗?”

    “难道你不可恨?你在出现就已经打乱了她生活的所有节奏,她去国外的那三年,好不容易才恢复一些,而一年前,你的强暴又一次打乱了她内心的平静。”虞瑞说着,就已经忍不住寒声。

    “那就让她恨着吧。”陆离觉得口中的烤串已经了无滋味,喝了一大口啤酒,才说,“总比忘了好。”

    “陆离,有时候我真的很不明白你,你的人生向来都这么可笑吗?开始的时候谭惜喜欢你喜欢得要命,你却不要她,宁愿要一个心肠歹毒面目可憎的女人,现在你又亲手将那女人推进了地狱,反过来爱着谭惜,你说你可笑不可笑?”虞瑞不留情面地讥讽着他。

    “可笑。”陆离居然很赞同。

    虞瑞难得哑然了一次,他若是反驳还好,可他这样坦诚地承认,微带自嘲,他反倒不知道怎么接腔了。

    “你一定要好好待她,如果哪天你对她不好,或是她有一点的不如意,我都会不择手段地把她抢过来。”陆离没什么表情地说。

    “她是我好不容易得到的宝贝,我怎么会待她不好?如果真是那样,我自己都原谅不了我自己。”虞瑞轻声笑着。

    陆离将一瓶刚打开的啤酒递到他面前,“喝点?”

    “喝点吧。”虞瑞也没那么讲究了,直接对瓶牛饮。

    “今天是你们的洞房花烛夜,你竟然还真舍得出来。”陆离平静着说。

    “她睡着了,今天累了一天,舍不得叫醒她。”

    陆离嘴角抽了抽,感觉心里的五味瓶翻了个彻底。

    虞瑞没有去注意他的表情,有些絮叨地说着:“你知道吗,我和她领证之后,我觉得特别没有真实感,毕竟那只是两张结婚证书而已,可今天她爸爸亲手把她送到我手上,我瞬间就觉得踏实了,婚礼真的很奇妙,把那么一群人聚到一起,见证我们两个人的结合,从今以后共同走余生的路。”

    余生的路?陆离想起来,谭惜也曾和她说过一句,余生请你指教。

    骗子,她的余生根本不需要他来指教。

    或许是啤酒喝得太多,他嘴里已经满是苦涩,连吃多辣的肉串都压不下那让他皱眉的苦,他想,这啤酒,一定是过期的吧。

    “我该回去了,她今夜不一定会醒,两个孩子在家我不放心。”虞瑞起了身。

    “你待他们很好。”不是疑问,是肯定。

    虞瑞“嗯”了一声,“虽然等等和染染都是你的孩子,可他们也都是我看着长大的,虽然等等聪明,之前一直不叫我爸爸,可他与我的关系,早就是父子那个程度了,我也一直把他当做我的亲生儿子。”

    陆离没什么表情地听着。

    “如果你想来看两个孩子,我们家随时欢迎。”

    临走前,虞瑞丢下了这样一句话。

    陆离又从盘子里拿出一根烤串,咬了一口之后,就重新放回盘子里。

    “凉了。”

    付完了烤串的钱,他驱车回到了那个冰冷的家。还没进门,就看到豪华精美的独栋别墅内灯火通明。

    陆离的脸立刻冷了来,因为他知道,他不在家的时候,佣人从来都不会这样开着整栋房子的灯,而能够进来这栋房子的,只有陆家人。

    果不其然,客厅里热闹极了。陆父和陆母,季浅薇和她的父母,都在。

    “你也总算是知道回来?”陆母一见到他就气得不行。

    陆离却没有看她,目光像蕴着冰,冷冷地注视着季家的三口人,薄唇里吐出讥诮的话:

    “这里是我家,是我买的房子,我的父母来这里也就算了,怎么还有外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