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14章 约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陆母走后,虞瑞去房间里拿了拖鞋给她,嘴上轻斥着:“地板这么凉,你到底还要不要爱惜自己的身体了?”

    谭惜浑不在意,她倒是对等等心不在焉的小样子有些担心。

    等等虽说只是个四岁孩子,可他从小就聪明,懂事,他一定是听了陆母刚才的那一番话,心里不高兴了。

    她抱过来等等,抚着他的脑袋,缓声问他:“等等,是不是不高兴了?”

    等等犹豫着小脸,点点头。

    “为什么不高兴?”谭惜心疼地抱着他,“跟妈妈说,怎么不高兴了呢?”

    等等小脸上一片郁郁之色,闷声说:“奶奶刚才说,粑粑要结婚了”

    谭惜心里一跳,面上却不动声色:“那等等为什么会不高兴呢?爸爸结婚了,就有人照顾爸爸,关心爸爸,这是多好的事情?”

    “就是不高兴,才走了一个顾阿姨,又来一个!”

    虞瑞在一旁听着都觉得哭笑不得,等等才多大点一个小人儿,就知道争风吃醋了,还不满意爸爸被别的女人霸占。

    谭惜的脸上也有了清浅笑意,她摸了摸他的脑袋,“等等乖,爸爸他也是人,也需要有人陪伴的,你总不能让爸爸自己一个人过一辈子吧?”

    “粑粑结婚之后,就不会喜欢我了!”等等抹着眼泪,“虽然粑粑让麻麻伤心,可等等还是爱粑粑,不想粑粑不喜欢”

    这一下,是真把谭惜的心给哭疼了。

    她连忙拍着他的背,心里也无端端地梗起来,哄着他说:“爸爸才不会不喜欢等等,等等那么可爱,爸爸怎么会不喜欢呢?”

    等等却根本听不进,眼泪还是大颗大颗地往外冒。

    “我来吧。”虞瑞站在她面前,弯着唇,“男人的心事,还是得男人分忧才行。”

    虞瑞将等等抱进了房间,也不知道和他说了些什么,过会儿就没了抽抽搭搭的哭声。

    谭惜称奇,同时也在心里对虞瑞更添一份感激。

    又过了会儿,月嫂小心翼翼地抱着染染从二楼下来,笑着说:“虞太太,染染这孩子可真是乖得很,洗澡的时候不哭不叫,喂奶也是乖乖地喝,还要自己抱着奶瓶,看着她啊,我就想起了我闺女小时候的样子。”

    谭惜笑了笑,上前接过染染,看着她睁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见了她,还“嗬嗬”地伸着小手抓她的头发。

    “虞太太真是好福气,有个这么优秀又懂得疼人的老公,还有两个这么可爱的孩子,真让人羡慕啊。”月嫂感慨着。

    “萍阿姨,您就别夸了,人都不经夸的。”谭惜弯着唇说。

    萍阿姨立刻摇头,“您说谁不经夸啊?虞先生?”

    谭惜故意朝着虞瑞所在的那个方向说,“现在这个社会,那么多男人在婚姻路上出轨,你现在把他夸得好,以后说不定要尴尬喽。”

    话语之间,眼里唇畔都带了笑,分明就是故意逗虞瑞的俏皮话。

    萍阿姨也知道他们年轻夫妻的情趣,笑呵呵地说:“虞先生不会,我看人很准,现在不是有那个词吗,什么至死不驴?反正就是到死也不会改变心意的意思吧!我也是从我女儿那学的词,我觉得用在虞先生身上一点不夸张!”

    谭惜故作生气,“让您别夸别夸,您还夸!”

    同时又有些忍俊不禁,明明那个词是“至死不渝”,可萍阿姨却说成了“至死不驴”

    房间里似乎传出了虞瑞的笑声。

    夏天一晃就过去,就连秋天,也是不知不觉就快要过去一半。

    这一天,谭惜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是谭惜吗?”电话那头是个年轻娇嫩的女声。

    “是我。”谭惜沉稳着说。

    “我是季浅薇,七月的时候我们在商场外头见过的,我想和你谈一谈。”

    谭惜赶到了季浅薇在电话里说的地点,一间雅致极了的咖啡厅。

    “这里!”穿着一身碎花连衣裙的季浅薇在靠窗的位置向她招手。

    等到谭惜稳稳当当地坐在她对面后,季浅薇才问她:“想喝点什么?我听说你从前是在美国的,那就美式咖啡好吗?”

    谭惜一怔,随后点头。

    她没有说,她其实并不喜欢美式咖啡寡淡的味道。

    “正式地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季浅薇,是陆离的未婚妻。”

    季浅薇笑得很甜美,二十出头的年纪,正是青春洋溢的时候,看到她的笑,谭惜就那么一瞬间的晃神。

    她在季浅薇这个年纪的时候,也是这样欢快笑着的。

    “我叫谭惜。”她礼貌微笑。

    “嗯,我知道你。”季浅薇的双手交叠在一起,高贵优雅的样子,“我从很多地方打听过你。”

    谭惜微一点头,这是她早就料到了的。

    “如果不是我的渠道实在很多,我恐怕还不会知道你和陆离的那一段过去。”季浅薇还是笑着,一派天真无邪的模样,“我还知道你有两个孩子,一儿一女,都是陆离的。”

    谭惜眸底深处起了一点细微变化,但她毕竟经历得多了,遇事也镇定,早就练就了不动声色的功夫。

    “嗯,请继续讲。”

    “继续讲的话,我能讲的事情就太多了,有关于你的事,并不难查,我已经知道了很大一部分。”季浅薇挽了挽鬓角的碎发,“我今天来找你谈,并不是想和你一一列举我知道的这些事,也并非是炫耀我的这些手段,我是想和你谈一谈陆离的事情。”

    谭惜对呈上咖啡的服务生道了一声谢,同时转头对季浅薇说:“季小姐,我想你可能找错了人,既然你查过我,你就应该知道我和陆离的关系,我和他是有过一段婚姻,可早在四年前,那层关系就已经断了。”

    “没断有没断的谈法,断了也有断了的谈法,你说是不是?”季浅薇扯着唇笑,露出嘴角一颗尖利可爱的小牙。

    谭惜点头,“是,那季小姐想谈什么呢?”

    “你大概不知道吧,在上个月的二十号,那一天,是你的婚礼日期,同时也是我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