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15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谭惜默不作声地听着。

    “那一天是陆家和季家精心选出来的日子,安排在了最豪华浪漫的教堂,原本我可以有一场让人羡慕的婚礼,可是那一天,陆离却没有来。”季浅薇脸上的笑冰冷冷的,“你知道一个被逃婚的新娘,在大庭广众之下有多么屈辱,难熬吗?”

    “抱歉,我事先并不知情。”谭惜平静地说。

    “我知道你不知情,所以我现在来让你知情,那次的婚礼我们权当是一个意外,下一次,我们会有一场更加隆重的婚礼。”季浅薇抬了抬下巴,笑得高傲,“虽然你的两个孩子都是陆离的,可你已经结婚了,不是吗?他和你的那一段过去只是一场错误,希望你不要让这个错误再延续下去。”

    谭惜搅着咖啡的手指顿了一下,然后开口:“抱歉,虽然我这样说你可能会不高兴,但是——这些事情,你为什么不去找陆离谈呢?现在我已经有了全新的人生,断不会去重蹈覆辙。”

    “那可不好说。”季浅薇笑笑,“你从前不就是发了疯地缠着他吗?这才过了几年而已,你对他的旧情,真的已经忘干净了吗?若是哪天你觉得现在的丈夫完全不及陆离半分好,你确保你不会重新贴上去吗?”

    谭惜不紧不慢地搅着杯中的咖啡,慢声说:

    “你看这杯咖啡,杯盘精致,内里咖啡香浓,上面的拉花也十分精美。”

    季浅薇虽然有些不明所以,不过还是勾唇一笑,“当然,这家咖啡厅不仅是内里装修精美,就连这里的咖啡,也都是最美味、最纯正的。”

    谭惜低头浅尝一口,点点头。

    “美味是真的,可纯正——从何说起?美式咖啡讲究的是一个字,淡,可这一杯奶香馥郁,色泽偏棕,全无美式咖啡的那种寡淡滋味。”

    季浅薇脸上的笑容不见了,“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有的人就如同这咖啡一样,卖相好看,内里也不错,可它的致命伤就是——不纯。”谭惜漫不经心地搅着咖啡,“只这一个不纯,就足以让它跌价百倍,就算再怎么香甜浓郁,说到底,也只是个不伦不类的垃圾而已。”

    季浅薇的脸色骤变,“谭惜,你以为你在美国待过一段时间很了不起吗?还敢用这区区一杯咖啡来暗讽我,我也是在英国留学回来的高材生,就凭你在美国过得那种下等人生活,你会品什么咖啡?”

    “有些人过的是下等人的生活,可她的内里不下等,而有的人就像这杯咖啡,外表高端洋气,内里,不知道比下等还要下等了多少倍。”谭惜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季浅薇,“季小姐,如果你今天是想告诉我你要和陆离结婚了,那么我已经知道了,如果你还想让我以后离他远一些,我也知道了,同时我还感谢你让我知道了另外一件事。”

    季浅薇怒视着她,显然没有料到她是这样不好欺负的性子。

    “有些人,当真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谭惜丢下这一句话,转身就要离开,等走到了咖啡厅门口时,才回身对她一笑,“多谢你的不纯咖啡了。”

    这一句,几乎把季浅薇气得呕出血来。

    本以为她今天羞辱了她一通,她就可以安宁一段时间,可她还没有到家,就接到了陆离的电话。

    “季浅薇去找过你了?”

    谭惜冷笑一下,“这么快就去找你哭诉了?”

    站在落地窗前的陆离默不作声。

    刚才他的确接到了季浅薇的电话,电话里,季浅薇哭得好不可怜,说她本意是想找她谈一谈她们从前的那段感情,同时也了解一下他的喜好,可谭惜不仅不愿意和她谈,还明里暗里地讽刺她。

    听着电话那头没了声音,谭惜唇畔的笑冷得冰人。

    “怎么,想为你的未婚妻出头?那我告诉你,陆离,我现在过得好好的,请你以后不要再让我遇到这样的事情,我不想再接触任何与你有关的东西,甚至连你的名字也不想再听到,最好是从今往后我们像个陌生人一样,无论你活着还是死了都不要再来找我!”

    陆离被她这一番话轰得大脑一片空白。

    她说的这是什么话?他怎么会为了那个让人厌恶的女人出头?他只是接到了季浅薇的电话,下意识地担心她。

    从前她是个闷葫芦性子,纵使被顾之韵再怎么羞辱,也是含着眼泪默不作声。所以他怕季浅薇会说了什么不好的话,关心则乱之下,他甚至忘了谭惜已不在是从前好欺负的小姑娘。

    她这一连串的绝情话,像是在他胸口狠狠捅了几刀子,鲜血没有迸溅,却痛得他茫然不知所措。

    他向来无坚不摧百毒不侵的心,怎么偏就在她面前脆弱得不堪一击。

    等回过神时,谭惜已经挂断了电话。

    屏幕上只剩下通话记录的界面,一串号码上她的名字亲昵简洁。

    惜。

    看着这个名字,他额角的青筋都爆出来,他不明白,这个女人是怎么做到的那般绝情?

    他对她的心意,她是看不到,还是即便看到了,也要不屑一顾地踩在脚下?

    痛了一次又一次的心,到底何时才会麻木,心死?

    坐在地铁上的谭惜捏着手机,心里无法平静下来。

    她现在的生活很好,很平淡,很幸福。她太累了,以至于沉溺在这种平淡里的幸福里,不希望任何人来打扰,破坏。

    所以无论是季浅薇也好,陆离也好,只要是有关于曾经的那些,她都不想再沾染上一星半点的关系了。她深怕这两年好不容易安稳一些的生活,是生活给予她惊涛骇浪前的怜悯施舍。

    她怕稍有不备,就会被那巨浪狠狠拍过头顶。

    她患得患失,因为知道拥有不易,所以拼尽了全力去珍惜。

    可就在刚才陆离打给她的时候,她慌了。

    每当听到这个男人的声音,她总能想起些零零散散的回忆,她怕她好不容易坚硬起来的心,会在他一次次的攻防中,溃不成军。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