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16章 绝情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从那天以后,陆离就真的没有再来找过她。

    像是一阵令她心烦至极的风,刮着刮着就散了。那风散去的时候,她还有些许的不自在。

    她想,人就是贱吧。

    之后,谭惜又给等等在幼儿园报了名,因为国籍的原因,她交了不少赞助费才得以插班进去。看着每月只出不进的银行账单,谭惜有些犯愁,最后她还是决定,重新回到学校做心理教师。

    和虞瑞商议之后,她向学校递交了一系列的资料证件,学校那边马上审批下来,一切都十分顺利。

    似乎一切都在逐渐步入正轨。

    这一天,谭惜同往常一样,下了课之后从学校东门离开,因为那是离地铁站最近的路线。

    一边走,她一边想着虞瑞对她说的话。他让她去找一家驾校学车,等驾驶证到手了,家里那么多车随便她开哪一辆,上下班也不用赶挤死人不偿命的地铁。

    她仔细斟酌着这个提议,没留神,差点撞到了一个人身上。

    “啊,对不起!”谭惜头也没抬,道歉后绕开那个人继续走。

    “谭惜。”身后一个微沉的男声叫住她。

    她的心被这声音轻轻一叩,忍不住回头望过去。

    陆离站在她身后,穿着一身整洁的黑色西装,脸上却是胡子拉碴,青色的胡须在他下巴上冒出一圈,眼窝也有些深陷了进去,看上去十分憔悴。

    谭惜对他的这幅样子并不陌生,上次她想要带着等等跑回美国时,他赶到的时候,也是这幅尊容。

    “有事?”谭惜皱眉,想起了上一次她在电话中和他说的。

    “无论你活着还是死了都不要再来找我。”

    陆离眼神淡淡地看着她,走到她面前,似乎想拉一拉她的手,却被她快一步闪身躲开。

    “有事说事,不要动手动脚的!”谭惜呵斥。

    “谭惜,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这么绝情?你让我摸摸看,你的身体是不是没有温度的,你的心是不是石头做的!”陆离眼中浮现一丝浅淡的痛苦光芒。

    谭惜握紧了拳,指甲深深掐进掌心的嫩肉里。

    “陆离,你还有完没完?执着过去就那么有趣吗?”

    陆离将她推到旁边的墙上,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是!执着过去很有趣!有趣到我的心都痛到我想剜掉它!我这段时间在国外出差,白天忙得像一台工作机器,晚上闭了眼,脑子里出现的又全都是你!可你呢?你除了不断地和我划清界限,用言语刺激我,你还会什么?你的心有没有半点为我疼过?”

    谭惜怔了半天。

    或许是陆离的怒气里带了浓重的痛苦,以至于谭惜一时半刻都没有缓过神来,她不断在脑内梳理着陆离的这一番话,揣测他的用意。

    他这是在向她乞求体贴?

    谭惜试图推开他挡住她退路的两条手臂,嘴上说着:“你来同我说这些做什么?我们之间的界限早就划清了,是你一次次地越界!你现在来和我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你是不是就盼着我背叛虞瑞,重新回归你的怀抱?陆离你别做梦了!”

    “我知道你恨我,你讨厌我,可你能不能不要那么快就判我的死刑?你到底还要我怎么做才能明白我的心意?”陆离红着眼睛,死也不放开禁锢住谭惜的手。

    谭惜挣也挣不开,只能忍着眼角眉梢的酸涩,压着声音的颤,说:“算了吧,陆离,我们之间就这么算了,好不好?你到底还要再纠缠多久呢?我以为你这一次消失就永不会再出现在我面前,可你怎么又回来了?你还想扰乱我、扰乱我的生活多久!”

    陆离紧抿着薄唇,半晌吐出一句话:

    “谭惜,你是不是爱上虞瑞了?”

    谭惜抹掉眼角滑落下来的泪,冷冷微笑,“不然呢?我若不爱他,我又怎么会同他结婚?”

    “我不信。”陆离竭力维持着平静。

    “我管你信不信!陆离,我实话跟你说了吧,染染的确是你的孩子,就是因为这个孩子,所以我才那么恨你!你知不知道,那时候我都已经满心欢喜地打算同虞瑞结婚,是这个孩子的突然出现,让我没了勇气面对他!我对他一直都有感激和愧疚,我只是一个离了婚的女人,凭什么值得虞瑞那么好的男人爱我护我?而这个孩子更是无疑在我脸上打了一巴掌,也在虞瑞的脸上打了一巴掌!”

    陆离听着都觉得心冷得战栗不止,可他却像是一个溺水的人,拼了命地想要抓住触手可及的救命稻草。

    “所以,你对他的感情只是感激和愧疚对不对?那不是爱,谭惜”

    “我爱他!”谭惜截断了他的话,“他陪伴了我那么多年,我就算是铁石心肠,也该被他打动了!”

    陆离如坠冰窖。

    “陆离,我们不是早就说好了要好聚好散吗?你为什么要让我这么恨你算我求求你,给我们彼此都留一点余地吧,我不想我们都活得那么难堪。”谭惜流着泪说。

    两人不知僵持了多久,直到过往的学生都向这边看过来,目光不解,诧异。

    “陆离你放开”

    “是不是我结婚了,你就不会再这么排斥我?”陆离平静着问。

    谭惜摇头,“你怎么就不明白,我们之间早已是毫无关联的两个人,无论怎么样,我们都不应该再有什么交集。”

    “最深情的是你,最绝情的也是你。”陆离忽然笑了,弧度冷冷的,“如你所愿,我今后不会再来找你。”

    说完,放下一直禁锢在她两侧的手臂,人也像是失了所有的力气,转身走了。

    谭惜一直紧绷着的身体,在他的背影越来越远后,才逐渐放松下来。

    她从包里取出纸巾和贴身小镜,仔细擦净脸上的泪痕,随后又用随身携带的几样化妆品遮掩了一下哭过的痕迹。

    看着镜中的自己,她深吸一口气,将一些都收拾妥当,重新走向地铁站。

    最近虞瑞的公司不是很忙了,就算是忙,他也要忙里偷闲地溜回家,看看家里两个小家伙。

    “等等有没有乖?”虞瑞温柔着眼神逗弄。

    “有!”等等一幅老大不耐烦的样子,似乎对他这样的问答感觉幼稚极了。

    “那妹妹有没有乖?”遭到等等的白眼,虞瑞笑意更深。

    “尿裤子了!”说起妹妹的事,他倒是十分上心,“妹妹早上喝奶之后啃手指,萍阿姨不让她啃,她还是啃,我见她啃得那么高兴,也啃了她的手指,结果她‘哇’地就哭了,最后被萍阿姨抱去洗澡澡,洗好了又喝了点奶,之后就睡着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