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17章 浓情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那妹妹睡着之后,等等在做什么呢?”虞瑞笑吟吟地问他。

    “我听说麻麻给我报了幼儿园,可是我已经有妹妹了,我不想去幼儿园。”等等耷拉着小脑袋,之后抬起眼,像是找到救星似的,“粑粑,你和麻麻说,就让我在家陪妹妹玩好不好?”

    虞瑞摸摸他的头,“等等就这么喜欢妹妹吗?”

    “嗯!”等等点头,“虽然妹妹现在还不会说话,可她真的好可爱喔。”

    “可是,麻麻已经给你报了名,而且还交了很多很多的钱,等等确定不要去吗?”

    “很多很多钱?”这下等等犯了愁,坐在地毯上托腮思索。

    虞瑞就知道这个小财迷会是这幅反应。

    正在爷俩掰着手指数到了交了多少钱的时候,谭惜回来了。

    “麻麻!”等等跑过去,小眉头皱得紧紧的,“粑粑说你给我报名幼儿园交了很多的钱,是不是啊?”

    谭惜不解地看虞瑞一眼,在他带着笑意的眼神下问等等:“怎么啦?等等不想去幼儿园吗?”

    等等叹着气,“我是想在家陪妹妹,可是不去幼儿园又浪费钱钱。”

    听他小小年纪就学大人叹气,谭惜哭笑不得地将他抱到沙发上。

    “等等不想去,咱们晚一些去也是可以的。”反正那些赞助费交都交了,拖些个时日也没有问题。

    这下等等开心了,屁颠屁颠地跑去楼上看妹妹去了。

    “怎么回来这么晚?”虞瑞一边帮她倒水,一边问。

    谭惜眼神飘忽了一下,犹豫再三,也不知道该怎么和虞瑞开口陆离找过她的事情。

    虞瑞却好似只是随口问了一句,并没有再往下追问,只是告诉她:“卡伊珠宝快要上市了,现在法务已经在走程序,上市期间我恐怕得去美国忙一阵子了。”

    “要多久?”

    “一个月左右,最慢。”虞瑞将茶几上的笔记本电脑屏幕转到谭惜的方向,“公司已经在宣传了,在美国的影响力很大,我不去坐镇不行的。”

    完完全全是一副委屈无奈的语气。

    “你把我当成什么了?任性不懂事的小女孩吗?”谭惜失笑,想了想,还是添上一句,“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去?”

    虞瑞摇头,“你的工作好不容易稳定下来,再请那么长的假,校领导恐怕要疯掉了。”

    又顿了顿,他伸臂轻轻抱住她:“再说,我怕你去了,我就没有心思工作了。”

    “肉麻!”谭惜表情嫌弃着,却没有躲开,盈盈笑着,任他将她抱了个满怀。

    “我这一去,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再一次这么肉麻。”虞瑞把头埋进她脖颈,嗅着她身上好闻的香气。

    听到他不断地抽鼻子闻味道,谭惜无奈地推开他一些,“你是小狗吗?”

    虞瑞颇为感慨:“温香软玉,舍不得走啊。”

    “智障!”谭惜笑骂他,随后为他正了正衣领,“什么时候走?”

    “明天的飞机。”

    “这么急?”谭惜吃了一惊。

    “现在是关键时刻,我必须得出现在美国媒体的报纸杂志上,用我帅气的脸征服一大票股民。”虞瑞又开始自恋起来。

    谭惜故作不满,“怎么,你还想给我带回个小三小四小五回来?”

    “怎么会?她们哪里比得上你一根头发丝。”虞瑞摸摸她的头发。

    “少来!”谭惜哼了一声,蕴着笑意去给他收拾行李了。

    当晚,等等和染染都睡在萍阿姨的房间里,主卧里,就只有谭惜和虞瑞两个人。

    谭惜有些紧张,毕竟二人自结婚以来,因着各种原因,都还没有圆房,现在“障碍”已经扫清,是不是就意味着,要动真格的了?

    身侧的虞瑞抱着她略微僵硬的身体,心下好笑。

    这个小女人平时那么嚣张,等真到了这种时候,连动都不敢动一下了。

    “紧张?害怕?”虞瑞在她耳边吐着气。

    耳朵是谭惜的敏感处,被虞瑞温温热热的气息一拂,异样的感觉迅速席卷了她的全身,激得她忍不住一个战栗,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她的细微变化,让虞瑞的眸色更深了些。

    谭惜听着枕边越来越短促的呼吸声,心跳如鼓。幸好房间里没有开灯,否则他一定能看到,她的脸已经红得像熟透的番茄。

    黑暗中,虞瑞的手在被子底下拥着她。虽然他已经有了欲望,可那双手分明还是规规矩矩,没有半点要“兽性大发”的意思。

    谭惜等了半天,也没有等来他的下一步动作。

    她忍不住微微偏头,诧异地望过去。

    黑暗里,一双亮如星耀的眸子正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谭惜”

    “嗯?”

    “我真想现在就吃了你。”

    谭惜的脸热得更厉害,话都说不利索了:“什、什么啊,你这么一本正经的,就是要和我说这个?”

    “是啊。”虞瑞忍不住唇角上翘,“看你害羞的样子,真的特别滑稽。”

    谭惜差点被他气晕过去,也顾不上羞不羞了,直接怒道:“滑稽是什么意思?有你这么唔!”

    还未说完的话,就这样被他用吻封在了喉中。

    他的唇瓣炽热,带了足以燃烧她的温度,近乎疯狂地贴上她的唇,长舌撬开齿关,侵入口腔。

    这猝不及防的一吻,让谭惜睁大了眼,在看到虞瑞近在咫尺的长睫后,她才完全反应过来,乖顺地配合着,小舌也不再一味闪躲,而是俏皮地去勾弄他的。

    二人滚烫的呼吸尽数喷洒在彼此的脸上。

    长吻过后,谭惜已经有些气喘吁吁,虞瑞的大手放在她的睡裙下摆,只要轻轻撩起,她就再也无处可逃。

    谭惜闭着眼睛,心里已经做好了准备。

    他是她的丈夫,是将陪她走完这一生的良人,她还有什么可顾虑的呢?

    同样是等了半天,虞瑞那侧静悄悄的,一点动静都没了。就放在她裙摆处的手也老老实实地放在那里。

    谭惜忍了半天,才偏头侧目,“虞瑞,你跟我说实话哈”

    “慢着,你是不是又要说我不行?”虞瑞颇有先见之明地打断了她。

    谭惜憋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其他理由。她与虞瑞也算是同住了一年多,怎么每次他都只是亲吻,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动作?

    虞瑞郁闷到不行,叹着气,给她掖了掖被角。

    “我这趟去美国的时间不长,可对我来说,太难熬了。我怕我今晚开心了,到了美国就糟心,万一我夜里睡不着,脑子里全都是你,那又该如何是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