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18章 离别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感觉到被子底下虞瑞握了她的手,黑暗中的谭惜闪烁了一下眼睛。

    半晌,还是开了口:“今天,陆离来找我了。”

    虞瑞的声音很轻很平静,“说了些什么?”

    “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我都没有放在心上,我现在同你说起,也不过是觉得我不该隐瞒。”谭惜反握了虞瑞的手,他的手暖暖的,纤细修长,很像是女孩子的手,可偏生握着的时候,仿佛能给予她无限的勇气。

    “他也是个心思重的人,你与他说话的时候语气还是不要那么冲了。”虞瑞想起他们相约喝酒的那一晚,陆离强掩伤痛的眼神。

    谭惜沉默了一下,瞳孔暗沉得不知是想起了什么。

    随后,她浅浅应了一声。

    “你就安心在家等我回来,卡伊珠宝一旦上了市,你就是风光无限的卡伊总裁夫人。”虞瑞说着,凑近了她,在她额上印下一个极致轻柔的吻,“这样,你嫁了我,才不算亏。”

    “怎么会亏呢?我总觉得我此生遇到你,都是用我从前的那些糟心和难过换来的,上天给了我那么黑暗绝望的一段日子,但是又给我派来了一个这么好的你,我觉得特别值,赚到了,不亏。”

    虞瑞被她逗笑,笑声低沉,饱含宠溺。

    谭惜的小手在他手背上无意识地划拉着,陷入回忆中。

    他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儿,借着窗外透过窗帘的朦胧光亮,隐隐绰绰,只能看出一个大致轮廓,和她晶亮着的眸子。

    “在想什么?”他终于开口。

    “我在想我们相遇的时候,如果那时有个人跳出来对我说,你以后会是我的丈夫,我一定死也不信,死一百次也不信。”黑暗中的谭惜似乎勾了唇,连声音都带了活泼的笑。

    虞瑞被噎了一下,歪着头思索了一会儿,然后轻笑:“我那时候大概也不会相信,你会是我今生最爱的女人。”

    “为什么?”谭惜好奇。

    虞瑞窒了一下,没说话。

    这下谭惜更好奇了,眼睛炯炯亮着,扑腾着爬起来,趴在他身上一叠声问:“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换来虞瑞的几声低笑。

    “因为我那时候喜欢胸大的美女。”

    之后房间里没了动静。

    谭惜已经气到不想说话,把手伸进被子里去掐他腰上的肉。

    她当然舍不得真的掐下去,几根手指在他腰上轻扯慢拽的,倒像是在给他挠痒痒,没过一会儿,虞瑞就笑着讨饶了。

    “服不服?”谭惜威风了。

    “服服服,小的服了,女侠。”虞瑞连忙说。

    谭惜被他逗得不行,乐得差点从他身上翻下去。

    虞瑞又要忍着腰上的痒意,又要伸臂抱着她防止她摔下去,心里又是无奈,又是甜成了一片。

    真想一辈子都抱着这个小女人,他想。

    过了一会儿,谭惜的笑还是没停,他看着身上笑得“咯咯咯”的小女人,内心补上一句,他已经可以一辈子抱着这个小女人啦。

    每每意识到这点,他就止不住地开心。

    等到谭惜笑累了,发现虞瑞的反应有些怪,像是喘不过气似的,呼吸短促,最后已经到了张嘴呼吸的程度。

    谭惜顿时就有些慌,问他:“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虞瑞憋了半天,喘着气笑说:“你太重了,压得我喘不过气。”

    谭惜“啊”了一声,立刻从他身上下来,一边打开床头的灯,一边抚着他胸口帮他顺气,表情有些哭笑不得:“我有那么重吗?我生了之后染染是不是真的胖了很多?”

    “你说呢?”虞瑞逗弄她。

    听着他稍有缓解的呼吸声,谭惜有些担心。

    “真的只是被我压得喘不过气吗?不然明天我陪你去医院查一查”

    “你对你的体重这么有自信?”虞瑞笑着逗她,“放心吧,真的是被你压得,别想太多。”

    谭惜又打量了一下他的脸色,见他果然已经慢慢平静下来,她才悻悻地摸了摸鼻子,“看来我是该减肥了。”

    “好啦,睡觉。”虞瑞随手关了灯,抱过她,闻着她身上清新好闻的香气,闭了上眼。

    “好,你明天起床了要叫我,我亲手做早餐给你吃。”谭惜在他怀里说了几句,然后也沉溺在他舒适温暖的怀抱中,没一会儿,就呼吸均匀地睡着了。

    虞瑞给她紧了紧被子,又在她额上亲了一下,才闭目入睡。

    第二天谭惜醒来的时候,枕侧已经没了人,摸了摸被褥,已经没有了余温。

    她穿上拖鞋走出房间,看到正在客厅里打扫的萍阿姨,问:“虞瑞呢?”

    “虞先生啊,一大早就出去了!”

    谭惜找到手机,拨通了虞瑞的电话。

    “醒了?”虞瑞的声音带着笑。

    “醒了。”谭惜微带不满,“不是让你叫我起来的吗?你是不是又没吃早餐就跑出去。”

    “冰箱里有八宝粥和火腿,我吃过了的。”

    谭惜瞪大了眼,“那么凉的东西,你加热了没?”

    “加热了,把八宝粥从易拉罐里倒出来放到碗里,然后送到微波炉里加热十五分钟,火腿也是。”虞瑞瞥了一眼身旁开着车偷笑的司机。

    “你确定吗?有没有证人?”谭惜半信半疑地问。

    “证人没有,不过如果你现在去厨房打开微波炉,应该可以闻到里面八宝粥和火腿混合在一起的味道。”虞瑞无奈地说。

    身旁的司机肩膀抖得更厉害。

    谭惜闻言,立刻向厨房走去,打开微波炉的小门,把鼻子伸进去闻了闻,果然是有些粥和火腿的香气。

    谭惜这下满意了,“算你识相。”

    “是是是。”虞瑞回答得无奈,可眸子里的神色,分明已经柔得可以化出水来。

    “到机场了吗?昨天给你收拾的行李,有没有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忘带什么?”

    别说虞瑞,连谭惜自己都觉得自己像个老妈子。

    “都检查好了,该带的证件都带了。”

    谭惜“嗯”了一声,尾音拉长,以示自己十分满意。

    虞瑞脸上蕴着笑,声音柔和:“你在家里乖乖等我,到了美国,我可能不会有那么多时间联系你,你想我了,可以给我发邮件给我,上面记得附上你和两个小家伙的照片。”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