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20章 祖瑜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进去吧。”陆离冷声开口,对待身后活泼可爱的曹祖瑜没有半分好颜色。

    曹祖瑜似乎根本不在意,又或是早就习惯了陆离的冷漠,并不放在心上,笑眯眯地挽了陆离的胳膊,一边对谭惜说:“谭惜姐,我可以这样叫你吗?你真的好漂亮好有气质。”

    谭惜的目光在她放在陆离手臂上的那只手处聚焦了一下,随后嫣然微笑:“谢谢,你也很可爱。”

    陆离和曹祖瑜坐在圆桌的对面,也不知陆晟是怎么想的,订了这么一间足以装下十几个人的包厢。

    “阿离,我早就听说这家餐厅的东西很好吃的,今天终于借了你的光,来这里吃好吃的!”曹祖瑜旁若无人地对陆离撒娇,脸上的表情天真娇媚到了极点。

    “嗯。”陆离觉得手臂上的那只手使他不舒服极了。

    “陆晟哥,你今天怎么想到请我和阿离吃饭呢?”曹祖瑜笑盈盈地,将目光转向了陆晟。

    陆晟笑得礼貌温和,“你和我哥也有一段时间了,再说你不远千里地从a市过来,我怎么也要盛情招待一下。”

    曹祖瑜听着就笑弯了眼睛,“是啊,我大学还没毕业呢,原本我都已经准备好好学习下学期的课程,拿一次奖学金的,可我遇到了阿离就什么都顾不得了。”

    说完,她俏丽的小脸上已然飞起了两片红霞,不胜娇羞,一副浸在爱河中小女人的样子。

    陆晟只是笑,隐去了眼中的复杂神色。

    “对了,谭惜姐,你是陆晟哥的女朋友吗?我看你们好般配的样子!”曹祖瑜一脸八卦地问。

    陆离皱了皱眉,轻声呵斥:“祖瑜,不要乱讲话。”

    “没关系的,我不是陆晟哥的女朋友,我已经结婚了。”谭惜端着微笑。

    曹祖瑜对陆离吐了吐舌头,随后又转头对谭惜说:“原来你都已经结婚了吗?我还以为你跟我差不多大,还在读大学呢!”

    谭惜摇摇头,“我都已经三十多了。”

    “啊。”曹祖瑜惊讶了一下,把小脑袋摇得和拨浪鼓一样,“看不出来,绝对看不出来!”

    听着她们的对话,陆离早已不满,眉头拧得死紧,声音冷硬地对陆晟说:“点菜吧。”

    曹祖瑜奇怪地看了陆离一眼,又看了看谭惜,心底隐隐有种感觉,这其间一定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否则,陆离的脸色怎么会那般不好?

    “你们喜欢吃什么?”陆晟拿过桌上的菜品册子,先是滑到了陆离那边,说,“祖瑜刚来a市,我不知道她喜欢吃什么,哥,你来帮她点吧。”

    “好呀!”曹祖瑜眼睛弯弯的,期待地看着陆离。

    “我也不知道。”陆离随意翻了几页就递给曹祖瑜,“你自己点吧。”

    曹祖瑜小脸上立刻现出不悦,却还是不死心地问:“你真的不记得了?我们在一起住了那么些天,你怎么会连我吃什么都不知道呢?”

    陆离眼底一片淡漠。

    “你再好好想一想呀,你怎么会不记得?”曹祖瑜撒着娇,摇晃着陆离的手臂。

    “祖瑜,我真的不记得。”陆离受不住她的骚扰,有些无奈地开口。

    曹祖瑜轻轻“哼”了一声,虽然面上还是有些不甘,可到底这是在外面,更何况陆晟和谭惜就在对面,她总不能太过火,分寸这种事,她向来最会拿捏。

    “不记得就算了,作为报复,我也要忘掉你喜欢吃的东西!”曹祖瑜哼哼着,“说来你喜欢的东西也奇怪,那么多山珍海味你不喜欢,你偏钟爱洋葱!洋葱的味道好难吃的,你怎么会喜欢嘛!”

    谭惜握着陆晟为她倒的那杯茶,新沏的,隔着精致的玻璃,烫得她手心都在疼。

    “想吃什么?”陆晟低低地问谭惜。

    “随意,我不挑食。”谭惜笑笑。

    刚才在咖啡厅吃了些点心,肚子已经被垫了底,她并不饿。

    就算是饿,在这种场合下,她也应该不会有什么胃口。

    点完了菜,曹祖瑜又和谭惜聊起天来,她似乎对她有着无尽的兴趣。

    “谭惜姐,你刚刚说你结婚了,那你结婚多久啦?有宝宝了吗?”

    谭惜的声音不急不缓,颇有些风轻云淡的味道:“我前年结的婚,有两个孩子。”

    曹祖瑜张大了嘴,似乎不敢相信这么年轻漂亮的谭惜,居然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

    至于她为什么会前年结婚就有了两个孩子,她倒是没有再深问下去。一来可能会涉及到隐私,二来,当今社会里,未婚先孕是一件再稀松平常不过的事,一点也不奇怪。

    “谭惜姐这么漂亮,两个宝宝肯定也很漂亮吧?好想见一见!”曹祖瑜眼中流露出憧憬和羡慕,一边说着,一边羞答答地偷眼瞧着陆离。

    若是她也能与陆离生上两个宝宝她及时打住了自己的想法,脸上已经烧得厉害,她绝不能让陆晟和谭惜看出了她的少女心思。

    可谭惜和陆晟哪里会注意不到?到底是个孩子,她脸上的含羞带怯再明显不过了,仿佛已经迫不及待地要与陆离生孩子似的。

    陆离的眼神倒是没有之前那样冷得快要生出冰碴,他轻缓了语气,“祖瑜,不要乱讲话。”

    曹祖瑜早就注意到他的眼神已不在似先前那般冰冷,心里乐开了花,现下听到陆离这样的话,非但没有不高兴,反而喜上眉梢。

    这话在她耳中,是陆离将她视为“自己人”的信号。

    尤其是他缓下来的语气和声音,那样磁性好听,无论从那双唇里吐出什么话语,都像是听到最好听的情话。

    过了会儿,一队服务生鱼贯而入,每人手上都端着两个四方大盘,盘子中央的食物做得无比精致,放到桌上,更像是放上了一桌的艺术品,让人舍不得动筷去破坏那份美好。

    “吃吧。”陆离说。

    曹祖瑜对他喜欢至极,他每说一句话,她恨不能接上十几、二十句来,年轻的面庞上笑容洋溢得犹如最灿烂的阳光。

    与从前的谭惜,太过相似。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