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25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你还小。”

    “我已经成年了!甚至已经到了法定的结婚年龄!”曹祖瑜驳回陆离的理由。

    陆离皱了眉,显然有些不耐,“我都快四十岁了,你在我眼里就是小孩子。”

    “你会和小孩子结婚吗?还是说这是你唯一能想到的拒绝我的理由!”曹祖瑜红了眼眶。

    “听话,回你自己的房间。”陆离拉了她手腕,向二楼她的房间处走去。

    曹祖瑜顺从地跟着他走,等到了房间门口,她又拉住陆离不放。

    “我今晚一定要和你睡。”

    她说话的声音不小,惹得陆离眉头皱得更紧。

    “你是个女孩子,这样怎么行?”陆离不悦地说,言下之意,已是在责怪她不知羞耻。

    “我就是不知羞耻,我不要脸!我那么老远跟你到c市来,你却连碰我都不愿意,我到底是有多廉价啊!”曹祖瑜捂住脸,哭出了声。

    陆离的眼皮突突地跳着,这段时间仿佛所有事情都不顺利到了极点。

    他是在a市遇到的曹祖瑜,他在一家私人会管的包厢里谈生意,而曹祖瑜,就是在那个时候无意中闯入了包厢。

    接下来两个人的相识顺理成章,她爱慕他的成熟与优雅,他迷恋她身上谭惜的影子。

    在即将返程回c市的时候,曹祖瑜拎着行李箱出现在了机场,要跟他一起走。

    想到谭惜之前说的那些绝情话,他没有拒绝。

    “你怎么不说话?我到底哪里不好了,要让你这么嫌弃!”曹祖瑜抽噎着,一张俏脸哭得梨花带雨。

    像极了谭惜二十几岁的时候,站在他和顾之韵面前哭泣的模样。

    他凭地心软。

    “我们今后还有很多时间,我说过我会娶你。”陆离从兜里翻出一条手帕,递到她手上,“别哭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怎么欺负你了呢。”

    曹祖瑜听出他的语气软下来,哭声也小了些,泪眼朦胧地看他,说:“你可不就是欺负我么?我现在为了你背井离乡,你还要这么对我!”

    陆离也懒得去跟她较真,哄了几句,将她送进了房间里。

    这次曹祖瑜倒是没有再不依不饶,乖乖地躺下,看着陆离给她盖上被子,睫毛上挂着泪珠。

    “睡吧。”陆离说。

    曹祖瑜扑闪了两下睫毛,闭上了眼。

    她听到陆离帮她关掉了床头的灯,脚步轻缓地走了出去,还帮她带上了门。

    直到什么声响都消失后,曹祖瑜才睁开了眼,借着窗外朦胧的光亮,看着吊在天花板上的水晶灯发呆。

    像陆离这样久居上位的男人,她一定要掌握好节奏,循序渐进,那样才能成功俘获他的心。对旁人管用的撒娇扮可怜那一套,在陆离这里起不到任何效果,想要攻克他,是一道复杂而不容错的题。

    她喜欢他,从见他的他第一眼就喜欢,她曾以为这世上所有的一见钟情都是胡扯,可等到她真的遇到了陆离,她就什么都不会算了,连同自己从前的那一套理论也都推得一干二净。

    一见钟情,再倾心。

    她发誓要拥有。

    第二天谭惜就办理了出院手续。

    陆晟一整晚都没有回病房,在走廊的长椅上坐了一夜。

    看着他深重的黑眼圈和下巴上隐隐冒出的青色,谭惜心存感激,又觉得愧疚。

    “陆晟哥,谢谢你照顾我。”谭惜站在医院门口,旁边宁甜的车在等候着她。

    “你还是要和我生分。”陆晟的语气发苦,脸上的笑也透着无奈的感觉。

    谭惜不知道该怎么接这个话茬。

    好在陆晟也没打算听她继续礼貌疏离地道谢,上前几步打开了宁甜的车门。

    “上车吧,回家之后注意饮食,你的胃也该养养了。”陆晟嘱咐她。

    “好。”谭惜心里蕴着暖意。

    “有事的话就打我电话。”

    “好。”

    陆晟还想再说点什么,却发现也没什么可嘱咐了,只能冲着驾驶位上的宁甜说:“帮我照顾好她。”

    宁甜点了下头。

    车子开出了老远,谭惜从倒车镜里面看,发现陆晟还站在原地,修长挺拔,只是看不清了脸。

    “陆晟他对你挺好的。”宁甜颇为感慨,“当初你在陆家苦苦撑了那么些年,唯一待你好的就只有他吧?我曾经觉得,就算你和陆离走不到一起,但如果能和他弟弟在一起,那倒也不错,可他到底还是太怂了,让虞瑞给抢了先。”

    谭惜不赞同,“那我还要不要做人了?外人会怎么说我啊,勾搭哥哥失败,就和弟弟将就着?”

    宁甜从后视镜里瞪了谭惜一眼,“你想太多了吧,当初你们家在c市不说是数一数二的豪门,那也是有头有脸吧?攀豪门这件事肯定不会有人说,倒是攀帅哥有很大可能,你最多也就是背个花痴的骂名,怎么就不能做人了?”

    “恕我不能接受。”谭惜翻着白眼。

    叔嫂就是叔嫂,离婚之后可以变成兄妹,也可以变为朋友,可如果直接成了夫妻,那她恐怕很难接受得了。

    “醒醒,大清已经亡了。”宁甜嘲笑谭惜的封建传统。

    “孩子怎么样?”谭惜问她。

    宁甜一想起自己的那一双干儿女就头疼。等等倒还好,虽然年纪小,可成熟得跟个小大人似的,又乖又懂事。

    可染染还不满一岁,夜里隔一两个小时就哭,让她紧张了一个晚上,又是换尿布又是冲奶粉,等到天亮之后萍阿姨来上班,她才终于合眼睡上一会儿。

    她这个人连婚都没结过的人,提前体验了一次当妈的糟心生活。

    看宁甜的表情就知道她被折腾得不像样,谭惜笑得不行,还逗她:“怎么样,这个干妈当得开不开心?”

    “不开心!逢年过节要给两个孩子塞红包,偶尔还要被孩子的亲妈指使,我心里苦啊。”宁甜哀怨地说。

    谭惜笑得更开怀。

    “对了,你见过陆离的新女友了吧?长什么样?”宁甜想起了这件重大八卦,连忙问道。

    “一个鼻子两只眼。”

    “废话,我也知道一个鼻子两只眼,长三只眼的那是二郎神!我问你她漂不漂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