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26章 偶遇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很漂亮,浑身上下都是青春的气息。”这是谭惜唯一能够想出形容曹祖瑜的句子。

    宁甜不屑地冷哼一声,“陆离宝贝得不行吧?那么年轻的一个小花瓶,再加上她大官女儿的身份,估计连整个陆家都要里三层外三层地把她保护起来。”

    “没那么夸张。”谭惜失笑着说。

    宁甜想起什么,脸上的厌恶都快溢出来了。

    “陆离他还有个朋友,叫秦商,你认识吗?”

    谭惜一怔,“认识,怎么了?”

    秦商是和陆离一届的同学,也是为数不多几个知道她和陆离那段婚姻的人。

    “别提了,上次我妈安排我相亲,也不知怎么就和他相到了一起,你说世界上怎么能有那么讨厌的人啊?他一脸的轻佻相,还说我不像个女人!老娘有胸有屁股,他是哪只眼睛看出我不像女人?!”

    谭惜听着就笑起来,这一对冤家凑到了一起,场面她是可以想象的。

    “之后那个臭男人还赖上我了,几次宴会他都在场,你说他是不是看上我了,所以千方百计地接近我啊?至于他每次都要羞辱我一通,肯定是想采用‘打压法’来吸引我的注意吧?”

    宁甜气到不行,居然开始意淫起来。

    “朋友,你可能是想太多了。”谭惜摇头笑。

    宁甜又从后视镜里狠狠瞪她,“怎么就是想太多呢?难道你也觉得我不像女人?”

    谭惜沉吟了一下:“自从我认识他以来,他好像一直没有过女朋友,他在国外的那几年我是不清楚,不过他在国内的时候,倒是真没见他身边有哪个女人。”

    “那是夜总会去得多了吧,小姐左右围着,身边当然不需要女人。”宁甜冷笑。

    谭惜微讶,“你怎么知道?”

    “我查过他,豪门公子,不愿继承家族企业,反倒去国外留学从医,这两年才回国,在c大医院里挂了个职位,看心情出勤。”

    谭惜看她一眼,“该不会是你看上人家了吧?”

    “你在逗我吗?那个男人简直就是我这辈子最讨厌的人!没有之一!如果他现在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一定开车从他身上碾过去!”宁甜恶狠狠地说。

    谭惜“啊”了一声,指了指前面超市门口的某个男人,声音带着笑,“你看那个,是不是秦商?”

    宁甜以为谭惜是在逗她,漫不经心地看过去,结果吓了一跳。

    “还真的是他?!”

    “看清楚了?那你可以开车碾过去了。”谭惜弯着唇说。

    宁甜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半晌踩了刹车,看到超市里出来了个女人,此时正亲昵地依偎在秦商身边。

    “你不是说他没有女友吗?”宁甜问。

    “我说的是从前!我都有两年没有见过他了,怎么知道他现在有没有女友啊?如果不是他那张脸太有标志性,我恐怕还认不出呢。”

    宁甜对她的说法很不满,“哪里有标志性了?还不就是一个鼻子两只眼?”

    谭惜偷笑,“是,那你要不要下去打个招呼?”

    “当然要!”宁甜眼中闪过阴险的光,“你在这里等我,我要去把他的女朋友给搅黄。”

    还未等谭惜阻止,她就跑下了车。

    也不知宁甜走过去和秦商说了什么,跟在秦商身边的女人先是一脸愕然,随后怒气冲冲地走了。

    秦商倒是没有生气,兴致盎然地看着宁甜,只说了几句话,就把宁甜气得浑身都在抖。

    谭惜怕他们真的起了矛盾,连忙也下了车,走过去拉了宁甜的手臂。

    “哟,瞧我看到了谁?嫂子好!”秦商亮着眼睛看谭惜。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谁是你嫂子?她现在已经和陆离没有任何关系!”宁甜立刻骂道。

    秦商摸摸下巴,一双桃花眼勾魂夺魄,“前嫂子也是嫂子,再说,就算现在没有任何关系,以后也不一定。”

    “秦商,你以后不要再开这种玩笑了,我和他不会有以后,我已经结婚了。”谭惜冷淡着说。

    “那好吧,既然你不愿意听,我不说就是。”秦商又将目光转向宁甜,“男人婆,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是不是跟踪我?”

    宁甜鼻子都快气歪了,“我跟踪你?你要不要脸啊!我是路过这里,看到你在祸害良家少女,于是路见不平!”

    “你管的还挺多。”秦商失笑。

    谭惜拉着宁甜的手臂,轻声说:“我们走吧,两个孩子还在家等着。”

    “走。”宁甜转身。

    “等等。”秦商叫住她们,看了眼时间,说,“都已经中午了,你的两个孩子应该有保姆在照看吧?既然遇见了,不如在一起吃个饭?”

    谭惜张口想要拒绝,却被宁甜用眼神制止。

    “好啊,你请客?”宁甜挑衅地问。

    “那当然,虽然你我都是男人,可我难得看到一次前嫂子,当然得是我请。”秦商含笑说。

    宁甜已经懒得和他打嘴仗,狠狠在他的皮鞋上踩了一脚。

    秦商的脸色一青,咬牙切齿地看着宁甜:“说你是男人,真是一点也没委屈你。”

    三人来到c市最昂贵的西餐厅,又包下了最大最豪华的包厢。

    “你可真会选地方。”秦商斜眼看着宁甜。

    宁甜冷笑,“你后悔也来不及了。”

    谭惜和宁甜坐在一起,秦商坐在她们对面,抬手唤过一旁恭敬等候的服务生,“让那两位美女先点。”

    宁甜毫不客气,点了几样价格惊人的菜品,又让服务生开了一瓶82年的拉菲。

    “该你了。”宁甜看向谭惜。

    “你点的这些就够了,我其实没什么胃口。”

    宁甜也没再坚持,转头又帮她点了些甜粥。

    “前嫂子,最近怎么样?”秦商双手交叠,优雅地与谭惜搭话。

    谭惜怎么听都觉得这句“前嫂子”太过别扭,于是说:“你还是叫我谭惜吧。”

    “哦,谭惜前嫂子,最近怎么样?”秦商笑眯眯地问。

    谭惜无奈,也懒得再去纠正他了。

    “还好。”

    “我听说了你结婚的消息,那几天c市的报纸杂志上,都是你和帝听传媒公子的婚讯。”秦商说。

    谭惜轻轻点头。

    “恭喜。”

    宁甜在一旁听着就觉得不对劲,皱眉问秦商:“这两个字从你嘴里吐出来,怎么阴阳怪气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