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27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我怎么敢?”秦商笑得跟狐狸似的,“前嫂子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幸福,我当然真心祝福。”

    宁甜不相信他的鬼话,“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陆离穿一条裤子的,你和他都巴不得谭惜这辈子都不再嫁,就一直围着陆离转吧?”

    “当然不是,我只是觉得,陆离这人挺倒霉催的,从前人家喜欢他的时候,他要装逼,现在人家找到自己的幸福了,他每天都拉着个别人欠他钱似的脸,好像活不下去了似的。”

    谭惜静默听着,也不做声。

    倒是宁甜反应很大,直接拍了桌子,“你少这里把陆离说得跟情圣似的,他现在过得好着呢,他的新女朋友你还没见过吧?省级大官的千金!我看现在最得意的人就是他了!”

    “我见过她,那姑娘叫曹祖瑜是吧,陆离走到哪儿她就跟到哪儿,我也没见陆离有多喜欢她。”

    “人家恩爱的时候还能让你见到了?”宁甜讥讽道。

    秦商摆摆手,“算了,我和你争这些做什么。”

    谭惜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这两人跟小孩子赌气似的,谁也不看谁,谁也不理谁。

    直到一排服务生端着料理走过来,宁甜才破了功。这地方的东西随便哪一样都贵得离谱,她要狠命地吃,最好是把秦商吃得只剩一条裤衩走出去!

    她脑补了一下秦商穿着裤衩惨兮兮的画面,一时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秦商顿时挖苦她:“不就是吃个法国料理吗,你至于笑成这样?”

    换来宁甜的一记狠瞪。

    料理吃到中旬,秦商来了一个电话,他看着来电显示就诡笑不已。

    “是陆离。”

    谭惜的心一颤,继续吃着碗里的牛奶玉米粥。

    宁甜一脸的不爽,“你要接就快接,和我们说什么?”

    秦商意味深长地看了谭惜一眼,随后接起了电话。

    “我在和你前前老婆吃饭。”

    电话那头的陆离声音一梗,问他:“你们在哪儿?”

    “崇德路上的这家法国餐厅,怎么,你要过来么?”

    陆离还未来得及说话,就听到那边有个活泼俏皮的声音,“秦商哥哥在哪儿?我们去找他玩!”

    秦商低低笑起来,说:“劝你最好不要,因为你前前老婆的闺蜜也在这里,她的脸色很不好。”

    若是陆离真的带了曹祖瑜过来,保不齐宁甜要怎么讥讽他们。

    “是祖瑜说想找你玩,我也只是帮她打个电话问问而已。”

    “改天吧。”

    陆离走到了阳台,他有很多话想问,可都梗在了喉里,像是一根鱼刺,吞不下去,也吐不出来。

    “还有什么事?”秦商似乎听出陆离的欲言又止。

    “她的身体怎么样了?”

    这个她,自然指的是谭惜。

    “她怎么了?没看出什么异常,吃嘛嘛香。”秦商扫了一眼谭惜说。

    “那就好。”

    陆离仍然不想挂断电话,他知道卡伊珠宝即将上市,虞瑞已经赶往美国处理相关事宜,那这段时间里,谁来照顾谭惜?

    “还有什么事?速度说,别耽误我和美女共进午餐的时间。”秦商吊儿郎当地说。

    “算了。”

    陆离直接挂断了电话。

    好在秦商已经习惯,不甚在意地放下手机,拿过那一瓶矜贵的拉菲,自顾自地斟了一杯。

    “你怎么不让陆离带着那女的过来?我还真想见一见大官的女儿长什么样。”宁甜说。

    谭惜用胳膊肘撞了撞宁甜,示意她不要乱说话。

    “肯定比你好看。”秦商笑得很欠揍。

    宁甜破天荒地没有生气,不屑地说:“比我好看算什么?有本事和谭惜比啊,甩那女的一百条街够不够?”

    “是没有前嫂子好看。”秦商居然很赞同,“不过我觉得那姑娘想嫁进陆家也没那么容易,毕竟季家还巴巴地等着和陆家结亲呢,尤其是那个季浅薇,还号称怀了陆离的孩子,要是让她知道曹祖瑜的存在,她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也够陆家忙活一阵子了。”

    “活该。”宁甜幸灾乐祸。

    谭惜吃了几口牛奶玉米粥就觉得饱了,这粥甜腻腻的,不像是主食,倒像是甜品,她不大吃得惯。

    倒是宁甜,跟吃冤家似的,鹅肝和酱牛肉一盘接一盘地吃,还点了一盘蜗牛,不过这个她没敢吃,点了纯粹是因为价格贵。

    到后来她实在吃不下,还要再打包一些带走,吓得谭惜连忙拉住她。

    今天这一顿,单是瓶拉菲就七万多,再加上其他的,怎么也要八九万了,如果再打包一些,恐怕秦商真的要哭出来了。

    秦商此时还能笑得出来,“不愧是纯爷们,一顿能吃这么多。”

    买单之后,宁甜先去餐厅的车库拿车,谭惜和秦商一起走出餐厅。

    “前嫂子,我有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秦商偏头看着谭惜。

    谭惜轻笑,“一般要用这个句子开头的话,都是不当说的。”

    “那好吧,不当说。”秦商也笑了,“不过我还是要说。”

    “嗯,我听着。”

    秦商双手插兜,敛了脸上玩世不恭的笑。

    “我作为陆离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之一,也算是比较了解他,我看得出来,他不是真的喜欢曹祖瑜。”

    秦商说着,连自己都觉得滑稽,“我也不明白我和你说这些做什么,我一个大男人,充当什么知心姐姐不过,我也同样看得出,陆离他是真的爱你。”

    谭惜点点头,声音轻得像是一声长长的叹息。

    “谢谢你和我说这些,连你都看得出的事情,我又何尝看不出来呢?可那又怎样,我和他就像是一面摔得四分五裂的镜子,圆不了了,就算是我身边从未有过别的男人,我和他,也回不去了。”

    “你这个人,从前还是个满身正能量的小姑娘,怎么现在心思重得像个老太太。”秦商笑了一声,“这算什么比喻?感情就是感情,不是什么圆镜子碎镜子,回不回得到过去,也是看你怎么选择,就算真的回不去,也可以重新来过,对不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