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30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季父倒没有过多心虚,只是季母和季浅薇的脸色变了又变。

    她们的慌乱过于明显,以至于季父看出了端倪,眼神惊愕地看着季家母子,抖着嘴唇:“你们该不会”

    季母已经尴尬得不敢对上任何人的眼睛。

    “你们到底隐瞒了什么啊!”季父重重地一拍桌子。

    季浅薇白着脸,目光定定地看着陆离。

    陆离漠然与她对视。

    “陆离,你是算计好的对不对?你办公室里明明有针孔摄像头,你却一直都没有拿出这个证据,你就是想看我们季家像个跳梁小丑一样滑稽可笑的样子对不对!”

    “你可以这么想。”陆离换了个更为舒适的坐姿,双手交握,优雅镇定得像个高高在上的王。

    季浅薇立刻就红了一双眼。

    哪有什么酒后乱性,哪有什么逃避责任,这件事根本就是她自导自演。可这剧本实在低劣到了极点,她分明早就露了馅,却还要死死咬定,如一个被人揭穿却还在拼命掩饰的骗子。

    那个所谓的他的孩子,也不过是她和前男友一夜忘情的产物。

    可她对他的爱慕是真的,一心想要成为他妻子的心意也是真的。很早很早以前,她就从报纸杂志上看到他,尽管他不接受任何专访,可他对那些媒体发表的造势文章并不抗拒,她就那样看着报纸上他的照片,看着他成为媒体笔下的传说,心,也像是被报纸上那个不会动不会笑的俊朗面孔勾走。

    她在国外留学的时候,她身边的同学也都惊叹着陆离这样的人物。

    于是在那次家里安排的相亲后,她一次次地纠缠,一次次地试图打动,可是后来她发现,无论她怎样在他的眼前晃,他的眼里都不会有她。

    他的眼里,似乎只有那一张皮夹透明卡槽里的三人大头贴。

    她不想败给一张旧了的照片,所以她自导自演了一出怀孕戏码,想借此嫁给他,手段是被卑鄙的,可她的心是真的,她不想错过任何可以和他在一起的机会。

    “好可笑啊!”陆母见他们占据了上风,立刻皱着眉讥讽,“这果然是你们家一手编排的烂戏,搞了半天你们家女儿肚子里怀着不知道是谁的野种,想让我们家陆离来当这个大头爹是吧?”

    季母虽然尴尬,却也不愿看到陆母这幅小人得志的模样,当即回讽:“你们家之前的儿媳妇不也是被曝出了和男人偷情,那孩子还说不好是谁的呢!该不会也是个小野种,才被你们家亲手送进去的吧?”

    陆母立刻涨红了脸,却也不慌神,冷笑着说:“你终于愿意承认你女儿是个贱货了?我们家之前是运气不好,摊上那么个儿媳妇,可我家现在有了个这么好的准儿媳,比你家女儿强了不知多少倍!”

    “够了!”季父听不下去,一声怒吼,“你们还嫌丢人丢得不够?先前是因为我不知道你们娘俩的坏心思,现在我算是明白了,你们根本就是太可笑!尤其是浅薇,你一个好好的姑娘,怎么就这么不知廉耻啊!”

    季浅薇哭得眼睛都肿起来,被季父这么一骂,她反倒镇定了,她原本,就已经预先想到了事情败露的可能。

    “爸,你别骂我了,我是贱,我给咱家丢人了。”

    说完,她就起身,脚步带着踉跄离开了陆家。

    见季父是真的发怒,季母也在一旁不敢吭声了,听着季父羞愧地同陆家致歉。

    “实在是对不住了,我真的不知道她们娘俩竟然会唉。”

    “罢了罢了。”陆父的脸色和缓下来,摆摆手,示意他不必再说下去。

    若是没有这件事,陆家和季家也算是世交,可就因为这些儿女情长,将两家多年的交情毁于一旦。

    “我是没脸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了。”季父冷冷看了一眼季母,又同陆离说了几声“对不住”,才拉着季母离开了陆家。

    这件事总算是告一段落,陆家人都轻松了不少。可陆母却存了些疑惑,问陆离:

    “儿子,你的办公室里什么时候装了针孔摄像头啊?我怎么不知道。”

    “根本就没有针孔摄像头。”陆离说了一句,就起身上楼休息去了。

    陆母一脸惊诧地看向曹祖瑜,“祖瑜,难道是你编了针孔摄像头的事,诓骗季家的?”

    曹祖瑜略带歉意地点头,“伯父伯母,不好意思啊,当时情况那么紧急,季家人一副随时要叫门外记者进来的样子,我也是不得已”

    她的声音越来越低,似乎怕此举会惹了陆家人的反感。

    “哎哟,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啊?”陆母抿嘴笑起来,只觉得这个准儿媳是越看越招人喜欢,“你为我们家摆平了这么大一件事,我们要谢你还来不及!虽说我们是不怕他季家,可你伯父的身份到底是敏感,若是传出去影响也不好,所以我们家真得谢谢你了!”

    曹祖瑜红着小脸,讷讷摇头:“其实没什么的”

    陆母满意地看着低着头的曹祖瑜,这姑娘既有计谋,又有那股子镇定劲儿,看她刚才不紧不慢和季家人说出针孔摄像头的事,好像还真有那么一回事似的,一点儿看不出破绽。

    若是这事放到旁人身上,陆母定会觉得这人心有城府,可放到了曹祖瑜身上,她就觉得这个准儿媳足智多谋,临危不乱,是个配得上陆离的出色女孩。

    “不管怎么说,我和你伯父还是要谢谢你!”陆母拉着曹祖瑜的手,眼睛笑成了一条缝。

    “伯母,咱们一家人,就不要说两家话了。”曹祖瑜说完这句,头垂得更低,睫毛颤得厉害,露在头发外面的耳朵也渐渐红了。

    这句话成功让陆父陆母都笑出了声,面上都是欢喜至极的神色。

    “好好,咱们一家人,就不说那些客套话了。”陆母笑得嘴都合不拢,“晚上我让刘婶多做几个菜,好好犒劳一下我的好儿媳!”

    曹祖瑜羞得快要钻到地板缝里去了。

    “你悠着点,祖瑜小姑娘家家的,禁不起你这么逗。”陆父笑着撞了一下陆母。

    先前还是剑拔弩张的气氛,因着曹祖瑜的原因,瞬间变得欢乐起来。

    陆离关了房门,听不到楼下她们的欢声笑语,他静坐在椅子上,手中握着一个黑色皮夹,轻轻翻开,透明卡槽里有些旧了的大头贴安静压在那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