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32章 尴尬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好。”曹父微微颔首,随后将目光转向陆离,视线凌厉,“陆离是吗?久闻大名,在来时的路上我女儿也和我说过你了。”

    陆离点头。

    “听说你之前有过两次婚姻,我很好奇,你为什么在有过两次失败的婚姻后,还这么心急地向我女儿求婚?你确定你不会像前两段婚姻一样,草率决定,失败告终吗?”

    曹祖瑜听着就黑了脸,想要偷偷扯一把曹父,却被陆母在桌子底下制止住。

    陆家人的脸色也都不太好看。

    被这样一句并不算友好,甚至可以说是刻薄的问题给问住,陆离的眸色暗沉得让人看不出他心中所想。

    “抱歉,我可能有些过于直白了。”曹父毫无诚意地笑笑。

    “没有。”陆离回以一个没什么温度的笑,“两段失败的婚姻,难免会让人猜忌,您的问话并没有什么问题,同时我也可以回答您,那两段婚姻失败的原因的确在我,可人生不就是在一次次的失败中总结经验,为了之后更加谨慎完美的人生吗?我认为,我经历过前两次的婚姻过后,已经积累了足够的人生经验,我知道该如何珍惜这一段感情,也更加确信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一旁的陆晟脸色舒缓下来,是啊,他又在担心什么呢?以陆离的理智和口才,他当然不会让自己被人羞辱了去,他知道怎样扳回一局,并且让大家的脸色都不至于太难看。

    曹祖瑜满心的幸福,和曹母对视了一眼,都从彼此看出了欣喜和赞赏。

    曹父的脸上也有了真心实意的笑容。

    “不愧是全球知名的企业家,能言善辩。”这次是没有了恶意的调侃。

    “过奖。”陆离颔首。

    陆父和陆母脸上露出骄傲的颜色。

    就在这时候,外面的门铃声又响了起来。

    “会是谁啊?”陆母纳闷。

    因为今天是曹家人过来的日子,陆家早在之前就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在这一天谢绝一切来客,可在这个即将饭点的时刻到来的人,又会是谁呢?

    “可能是谭惜姐到了!”曹祖瑜笑眯眯地说。

    在场的人,除了不知情的曹家父母以外,俱都变了脸色。

    “上次我和谭惜姐一见如故,想着哪天请她到家里来玩,可我又想,这次刚好我爸妈都来了c市,人多一点热热闹闹的才好,就择日不如撞日,擅自就把她请过来了,伯父伯母,你们不会介意吧?”曹祖瑜眨巴着眼睛,可怜兮兮地说。

    “不会,不会。”陆母强自镇定地说。

    曹祖瑜顿时眉开眼笑,将目光转向陆父,似在确认。

    陆父轻咳一声,“不介意,可是咱们家里人聚餐,带了一个外人总归是不好。”

    “伯父,谭惜姐不是外人,她还是陆晟哥的朋友呢。”曹祖瑜言笑晏晏着说。

    陆离方才震惊的表情也只是一刹那,这会儿面上不动声色,让人看不出情绪。

    刘婶看着陆母的眼色,前去开了门。

    谭惜拎着几个礼袋进了门,在看到客厅里坐满了人后,眼里晃过一抹惊异,将礼袋递到刘婶的手上,说:“我是不是来得不巧?抱歉,祖瑜,我还是改天再来吧。”

    “哪有不巧?明明是我约了你来的!”曹祖瑜过去,亲亲热热地挽了谭惜的手臂,对曹家父母说,“爸妈,这就是我一见如故的谭惜姐,她很漂亮对不对?”

    谭惜略显尴尬,尤其是视线与陆离对上的那一瞬间。

    她明白了,曹祖瑜所谓的请她到家里聊天,就是为了让她亲眼看到这个场合。在经历了那么多之后,她已经不会天真到以为曹祖瑜对她和陆离从前的关系毫不知情。

    “祖瑜,我忽然想起我还有事。”谭惜就要丢个借口遁逃。

    “有什么事啊?能‘忽然想起’的,肯定不是什么要紧事,不然你怎么会忘?”曹祖瑜笑嘻嘻地,“热情”地将她拉到沙发上,紧挨着她坐下。

    聪明如曹父,怎么会看不出个中端倪?他敛了脸上的笑容,一直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谭惜。

    陆离对曹父审视谭惜的目光感到极为不舒服,若是放到从前,他可能不会在意,可谭惜现在是他心尖上的人,即便是他不能捧在手心的珍宝,他也想去珍藏保护,哪里会舍得她这样被别人审视?

    他眼神如霜地扫了一眼笑得桃花般灿烂的曹祖瑜。

    “伯父伯母好。”谭惜和陆父陆母打了招呼,又向曹家父母点头致意。

    “谭惜姐,我爸妈在和伯父伯母谈我和阿离的婚事,我在这里很不好意思,幸好有你过来救我的场呢!”曹祖瑜俏皮地笑,始终挽着谭惜的手臂不放。

    谭惜有些不自在,尤其是陆母带了威胁的目光,让她心里扎了根刺般,好似她会说些什么不该说的话,砸了场似的。

    “谭小姐是未婚吗?到时可以来做祖瑜的伴娘。”曹母微笑着说。

    “我已婚。”谭惜礼貌笑笑。

    曹祖瑜也在一旁笑着:“妈,谭惜姐早就结婚啦,还有两个宝宝呢!”

    “看不出,谭小姐很年轻,我以为是和祖瑜一个年纪。”曹母说。

    陆离在一旁忽然开了口,他望了望笑容不自在的谭惜,说:“她的确与祖瑜年纪相仿,她也不过才三十岁而已。”

    这一句将陆母给吓了个半死,深怕曹家人会发现什么,连忙在茶几底下踢了陆离一脚。

    曹父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陆母担心他们会在谭惜身上展开话题,连忙说:“那祖瑜和陆离的婚礼就定在九月初七那一天吧,我已经找人算过,那天是个宜嫁娶的好日子。”

    “我们没有意见。”曹母笑说。

    “还有一个多月呢。”曹祖瑜脱口而出。

    她的可爱反应让两家人俱是欢笑起来。

    曹母宠溺地用食指点她的脑袋,“怎么,这就急着嫁人了?之前还说要一辈子不嫁,就陪着爸爸妈妈呢。”

    曹祖瑜红着一张脸,偷瞄几眼陆离,声音小得快要让人听不清:“这不是计划没有变化快么。”

    陆离冷冷看着她,丝毫没有被客厅里一派融洽的气氛所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