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33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坐在这样的气氛里,谭惜越发觉得尴尬。她应该早就猜出曹祖瑜不会无缘无故地邀请她过来,她们之间的关系可没有好到那种程度,可她到底还是来了,为的就想见识一下,曹祖瑜的手段。

    她是在担心她会抢走陆离吗?还是想让她亲眼看到这种场面,好教她从此以后彻底死心?

    无论哪一种,都是出于小孩子的敏感多疑,再怎么试探,也不过是多此一举而已。

    即便如此,她还是觉得坐如针毡。

    这算什么?来参加前夫婚礼前的会话?太可笑了。

    好在她们也没有聊多久,订下了婚礼的日子,又调侃了一番曹祖瑜,刘婶就来通知可以开饭了。

    “伯父伯母,祖瑜,你们吃,我在家吃过了的,我就先在客厅等你们。”谭惜微弯了腰说。

    “再吃一些吧。”曹母的神情关切。

    谭惜笑着婉拒,“抱歉了,我的肠胃不太好,需要谨遵医嘱,不能多吃。”

    听她这么说了,曹母也就不再劝她。

    但她很快奇怪地看了陆母一眼。

    陆母怎么说也是陆家的女主人,这劝饭的体面话,总归还是要说一些的,可她从刚才到现在都没怎么和谭惜说过话,陆家不是那种没素养的家庭,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陆母似是察觉到她怪异的目光,立刻绽了一张笑脸,上前拉住谭惜的手。

    “年纪轻轻的,怎么就肠胃不好呢?平时还是要多吃一些养身体的食物才好,不是说‘食补不如药补’么,等会我就让我们家的阿姨煲些养生汤给你。”

    “谢谢伯母。”谭惜温顺低头。

    陆母见她配合,暗自松一口气,笑道:“谢什么?你是我家祖瑜的朋友,以后祖瑜和陆离结了婚,若是有了孩子,我们老一辈不好多说,还是要你这个与祖瑜年纪相仿的过来人多多提点着。”

    曹祖瑜又在一旁红了脸。

    “开饭吧。”陆离冷声说。

    两家人去了饭厅,留谭惜一个人在客厅里,闲下来的佣人们百无聊赖,有些是谭惜认识的老面孔,她们似乎有话想对谭惜说,却碍于身份,始终在原地踟蹰望着她。

    谭惜主动走了过去,将她们给吓了一跳。

    “大少奶”刘婶就要脱口而出。

    “刘婶,这个称谓,以后都不要再提起了。”谭惜善意提醒,“尤其是在这个家里,你知道的,有时无心之言会带来多大的麻烦。”

    见谭惜仍是过去温和的态度,和不曾改变的亲切口吻,刘婶蓦地红了眼睛。

    “对不起,这么些年了,我还是没有改过来。”刘婶低声说,“这家里的佣人换了一拨又一拨,现在还剩下我们几个认识您的,我记得那时候您还在厨房里学做大少爷爱吃的东西可现在什么都变了。”

    房子还是曾经的房子,可里面的人却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谭惜到顾之韵,从顾之韵再到曹祖瑜,她们最喜欢、最怀念的,还是要属当年看似弱不禁风,实则独自忍下那么多悲伤还能坚强笑着的谭惜。

    “不用为我难过,我现在过得很好。”谭惜安抚地笑笑。

    刘婶却因着这句话,更加心酸。

    从前的谭惜,也喜欢用这样的句子来安慰别人。

    “大少谭小姐,您不该来。”刘婶摇着头说。

    “是啊。”谭惜自嘲地笑笑,“可惜,是在来了之后才意识到的呢。”

    刘婶在陆家做佣人十年多,看人眼色很有一套,她偷偷凑近了谭惜的耳侧,说:“大少奶奶,您还是走吧,在这个家里,不单是陆老夫人不会让你好过,就连那个曹小姐,都不是什么简单角色。”

    “怎么说?”谭惜微敛了眉眼。

    刘婶咬了咬下唇,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我上次路过浴室,见浴室的灯亮着,门却没有关严,就好奇往里面看了一眼我看到曹小姐脱光了衣裳,在浴缸外勾引着大少爷。”

    谭惜心里的那根刺好似扎得更深了,她后退一步,与刘婶拉开了距离。

    “刘婶,这些你不该告诉我的,虽然我是很好奇曹祖瑜的手段,可是这些真的不用说的。”谭惜缓声说。

    “大少奶奶,你心里还有大少爷对不对?我知道你已经结婚,可是你真的能放得下吗?”刘婶有些急了。

    谭惜不想再听,转身就要离开。

    却在侧头时,对上陆晟平静如水的眼神。

    “说说吧。”陆晟将她带到了一个装修典雅的房间,给她倒了一杯温水,“刚才刘婶的问题,也正是我想问的。”

    “陆晟哥,够了,你们是不是都在盼着我红杏出墙?”谭惜并没有去接那一杯水,拧着脸说。

    陆晟将那杯水放到了她面前的桌上,轻叹了一口气:“没人那么想,只是希望你不再逃避而已,至少,要好好确认一下自己的心意。”

    “我已经结婚一年多了,我每天都在确认我自己的心意,我很确信我现在爱的人只有虞瑞。”

    “人总是很奇怪,尤其是女人。”陆晟在她身旁坐下,“一旦一个女人认定了自己喜欢一个人,那么接下来的日子就会在脑海里不断加深这个想法,日复一日,到最后固执己见。”

    那是人在潜意识里为自己选择的最佳出路,一条最合适,能避免很多荆棘的路,一旦踏上那条路,就不必再担心路上是否有人跳出阻拦,是否会有扎进血肉的遍地荆棘,是否会有更多难以预知的危险。

    安逸,平静,幸福。

    可那不是爱。

    “陆晟哥,你说再多也无法改变什么,就算你说的没错,可那怎么样呢?我不是十八岁,我现在只有这一点安于现状的勇气了。”谭惜难以抑制有些乱了的呼吸。

    “时间真的会改变一个人。”陆晟笑笑。

    “是。”谭惜没有反驳。

    陆晟的目光逼紧了谭惜,身体微微前倾,与谭惜的脸相隔咫尺。

    在喷洒在脸上的呼吸变灼热之前,谭惜向后退了身体,皱眉说:“陆晟哥,你有什么话就说,不用靠那么近。”

    “我在想,时间既然改变了你,可你为什么能够和从前一样,那么毫无防备地就进入我的房间呢?尤其是在,知道我对你的心意之后?”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