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34章 心迹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陆晟哥,你”谭惜错愕,又将身子往后退了退,避开那暧昧的距离。

    “你就那么信任我吗?和从前一样,毫无戒心。”陆晟笑了笑,恢复了常态。

    谭惜凝视他的眼眸,“因为我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

    “为什么听起来有点讽刺?”陆晟眉眼苦涩。

    若是他真是那样的人,恐怕也就不会将什么都压在心里不讲,他们二人,也不会如现在一般亲不亲,疏不疏。

    “陆晟哥,我们也该出去了。”谭惜起身。

    “好像是有人来找你了。”陆晟说罢,房门外就传来阵阵匆促脚步声。

    陆离猛地推开房门,目光冷冽看着屋内好整以暇的人,上前一把扯了谭惜的手腕,寒声:“你好歹也是结了婚的人,怎么就敢和别的男人共处一个房间?现在你就忘了你是有妇之夫了么?”

    谭惜白了一张脸,只因他握着她的力道太大,像是要将她纤细的手腕都捏碎。

    “陆离你神经病!放开我!我和谁共处一个房间关你什么事?”谭惜用另一只手去掰他的手指。

    可无论她怎样挣扎打骂,陆离就是不放开她的手,转身拖着她向外走去,眼已猩红到了极致。

    谭惜被他拖着,虽然恨愤,却也不敢喊出太大声音,就这么一直被他拖到了一个房间内。

    她认出,这是陆离的房间。

    陆离将她重重甩进了房间,还未等她惊叫出声,陆离就已欺身上来,灼烫的唇贴上她的,换来她睁大了眼奋力挣扎。

    唇与唇的辗转厮磨,属于陆离的气息瞬间席卷,犹如最狂烈的风暴,让她惊慌失措,只能仓皇流泪,喉间哽咽。

    半晌,陆离覆在她唇上的唇瓣不动了,入侵的舌尖也停下来。

    “哭什么?你在陆晟的房间里就无所谓,到我这里就不行么?”陆离眸中残虐,黑压压的阴霾底下是翻涌着的痛意。

    “陆离,你现在什么都有了,就不要再夺走我的了,好么?”谭惜揩掉眼泪,微颤着说。

    陆离自喉里发出一声冷到极致的笑音,“我有什么了?我又要夺走你什么了?”

    谭惜抱着臂膀,退到一个安全的距离。

    “你已经有了喜欢的女孩,你很快会有一段十全十美的婚姻,而我也已经结婚了,请你不要再来招惹我”

    “我不爱她。”陆离忽然说,眸子里满是翻覆的情绪,“我不爱曹祖瑜,我爱的是你,这算什么十全十美的婚姻?你能不能不要说这种话来气我?”

    谭惜似乎被“爱”这个字眼灼了一下,轻颤了一下睫毛,忍着心底说不出的奇异感觉,“那是你自己的选择。”

    “不是。”陆离冷冷否认。

    在谭惜的怔然下,他勾唇冷笑,“这不是我自己的选择,是你逼我的。”

    一字一句,都像是烙在了谭惜的心上,她不想再听下去,深怕再听下去,那心里压了数年的洪水猛兽就要挣脱牢笼,奔腾嘶吼着将她吞没似的。

    她跌跌撞撞就要向房门外走去。

    陆离却更快一步上前,反锁了房门,将她压在门板上,抬起她的下巴迫使她听着:

    “怎么,不敢听下去了?你在害怕什么?怕我说出这个选择是我不情愿,还是怕我的话会扰乱你的心?”

    “陆离,我求你别活在过去”谭惜像一只明明已受了伤,却还要逞强倔强的小兽。

    “我没有活在过去。”陆离松开她,转身背对,“我就是爱你,不是你认为的得不到就不甘心的那一种。我原以为我可以祝福你,可我刚才看到你在陆晟房间,我的心痛得像是拧了几个圈。”

    谭惜懵在原地,只有眼泪一颗一颗往下掉。

    谁知道,现在这种情况该怎么解?

    他们已是毫不相干的两个人,他怎么可以这样,三番五次地来触她的心弦?

    “以后不要再躲着我。”陆离深吸了口气,转身看她,“不要不接我的电话,见了我也别装作不认识,和我说话的措辞也尽量委婉,不然我的心再痛下去,我不确定我自己是不是会发疯毁掉一切。”

    想把什么都毁掉,他的人生,她的幸福,都亲手打碎,然后不顾一切地将她占有。

    谭惜怔怔地,不言不语。

    “擦干眼泪,你想等会被她们看到你这幅模样么?”陆离皱眉,从桌上的盒子里抽出几张纸巾,动作粗暴地擦着她的脸。

    疼痛让谭惜瑟缩了一下。

    陆离眉头皱得更紧,可动作,到底轻柔了下来。

    “陆离,你会和祖瑜结婚的,对吗?”谭惜轻声问。

    他的动作顿住,问她:“你希望我和她结婚?”

    “嗯。”谭惜点头。

    只有他结了婚,她才能不再时时戒备,也只有她结了婚,才能让她心里蛰伏的洪水猛兽彻底消退。

    “那就结吧。”陆离笑笑,没有任何温度地。

    他将纸巾攥在手心揉成一团,随后扔进垃圾桶。

    “走吧,她们也该吃完了。”

    回到客厅,才刚刚坐下,陆母她们就从饭厅里走了出来,谈笑甚欢,只有曹祖瑜,眼神有些急地在谭惜和陆离的脸上不断搜寻,似乎想看出一点蛛丝马迹。

    谭惜淡着表情,陆离亦是不动声色地看着电视。

    曹祖瑜有些放心了,欢笑着走过来,“谭惜姐也喜欢看我们约会吧?”

    “嗯,和以前的非诚勿扰很像。”谭惜答。

    “这么巧?阿离也喜欢看呢!谭惜姐你都不知道,他每次都特别专注地看这种节目却不理我,我都要气死了!”曹祖瑜娇嗔地瞪了一眼陆离。

    谭惜勉强笑了笑,心里酸酸涩涩的不是滋味。

    陆离他不是最瞧不上这种节目么?从什么时候起,他竟然也会看得那么认真了。

    又过了一会儿,曹祖瑜嫌弃曹母她们寒暄起来太啰嗦,拉着谭惜就要带她去参观她的房间。

    “谭惜姐,我的房间怎么样?这是伯母特地为我装饰过的,她知道我爱粉色,所以就全都换成了粉色系!”曹祖瑜欢快说着,坐在床上,忽地笑得意味不明。

    “谭惜姐,我知道一些你和阿离过去的那些事,他都同我说过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