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35章 心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谭惜心里一紧,随后垂眼看着一脸天真可爱的曹祖瑜。

    “阿离说你们之前有过一段,可是那一段对他来说只是错误的开始,错误的结束。”

    既然是错误,那刚才将她堵在房间角落里炽热拥吻着她的人又是谁?谭惜连礼貌微笑都勾不出一个,只是面色寡淡地看着她。

    曹祖瑜见她不说话,偏了话题说:“谭惜姐,改天把你的两个孩子带出来玩吧,我很喜欢小孩子。”

    “好。”谭惜应声。

    “不知道是长得像你,还是长得像阿离呢。”曹祖瑜掩了唇,笑得一派无邪。

    谭惜勉强笑了一下,强忍内心的巨大波动。

    这些话绝无可能是陆离同她说的,那就只能说明,曹祖瑜果然已经查过她。

    而且还查得很清楚,以至于连两个孩子也都顺藤摸瓜查了出来。

    既然她可以查到,那曹家父母会查不到吗?他们该不会也早就知道她的过去吧?

    似乎看出她顾虑,曹祖瑜的声音轻轻地,“谭惜姐,你放心,你和阿离的事情暂时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而且不出意外的话,我应该一辈子都不会让他们知道。”

    谭惜启唇了半晌,最终还是吐出两个字:“谢谢。”

    “你谢我什么呢?谭惜姐,即便是我的父母知道那些事,那又如何了?你们之间早就是过去式了,不是吗?”曹祖瑜又笑起来。

    谭惜对她的笑容生起厌恶。这个女孩子,表面看着天真无邪,实际肚子里有那么多的弯弯绕绕,表里不一,连眼底的情绪都掩饰得巧妙,让人分不清虚实,辨不清意味。

    “我只想过平静的生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谭惜冷淡了语气。

    “也是,谭惜姐现在是一名贤妻良母呢。”

    不想再听她这些让人猜忌的话,谭惜又坐了一会儿,就起身说:“我下午两点要上班,就不在这里打扰了。”

    “哦,对,差点都忘了,谭惜姐还是一名大学老师。”曹祖瑜起身送她,边拉开门边笑着说,“我上次还在阿离的书房里翻到了你的书,里面内容很深奥,也不知他看不看得懂就买回来。”

    谭惜在心里淡笑,就她写的那些浅显内容,他怎么会看不懂呢?纵使她是小他三届的学妹,也是在学校里久闻他的大名,既帅气又智商超群的风云人物,每年单是学校颁发的奖学金数额就足够让人羡慕嫉妒了。

    将谭惜送到了楼下,曹祖瑜和她们说了谭惜有事要先走,陆母象征性地挽留一番,眼神却狐疑看着谭惜。

    谭惜知道,陆母这是在担心她是不是和曹祖瑜说了些什么话。

    看她眼底紧张又怀疑的神色,谭惜连叹息都懒得叹一声。她自以为能够瞒天过海什么都不让曹祖瑜知道,可笑的是,她才是那个被蒙蔽欺骗了的人。

    曹祖瑜为了保持最完美的形象嫁进陆家,实在很费了一番苦心。

    “伯母,我改天再来拜访您。”谭惜说着客套话。

    陆离从一旁走过来,“我让司机送你。”

    “不用了,谢谢,我叫了车。”谭惜礼貌微笑。

    “嗯。”陆离再没说什么,长腿一迈,坐回沙发神情冷漠地看电视去了。

    曹祖瑜帮她理着衣摆压出的小褶皱,“谭惜姐,别忘了我们约好的啊,下次带小宝宝出来玩。”

    “好。”

    又和曹家人告了别,谭惜才走出陆家。

    呼吸着外界的空气,她一直紧绷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她到底不喜欢应对这种时刻要说体面话的场合,尤其对方是陆家人和曹家人,和她们共处在同一屋檐下,她连呼吸都短促不已。

    手机铃声响起来,谭惜扫了一眼屏幕,眼底终于染了抹暖色。

    “在做什么?”虞瑞声音低沉温柔。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谭惜回头望了一眼陆宅,却不经意对上二楼陆离的脸,骇了一跳。

    虞瑞低笑起来,“你不说,怎么就知道我会不信?”

    谭惜连忙转了头,快走几步,然后转弯走到绿化带后面,不让二楼的那道视线追随她的身影。

    “我今天见了陆离的未婚妻,和他未婚妻的家人。”谭惜幽幽地说,“你相信吗?”

    电话那端的虞瑞似乎怔了怔,过了几秒才开口:“你去了陆家?”

    “嗯。”谭惜颇有些心虚,“你生气了吗?”

    “我为什么生气?我可不会吃一个即将结婚的老男人的醋。”虞瑞声音带笑。

    谭惜松一口气,随后又讶异:“你怎么不好奇他突然要结婚的事?”

    “他那样的家庭,能够拖到现在才结婚已经是他很硬气了。”

    “你不是也在这个圈子里?莫非你深有感触?”谭惜逗他。

    “我本该深有感触的那几年,都在你身边度过了,所以我很幸运。”

    听着他忽然一本正经地说情话,谭惜红了脸,想到他们在美国相濡以沫的那三年,她又止不住感动。

    “有生之年遇到你,也是我的幸运。”她悄声说。

    “在外面吗?声音小得跟做贼似的。”虞瑞逗她。

    谭惜顿时没了好气,“你这人怎么这样的?画风转变这么快,我大脑都快跟不上了!”

    “笨。”虞瑞笑着嘲弄她,“我今天打电话来是提醒你,别忘记给我发邮件。”

    谭惜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日期,恍然:“你不说我真就忘了。”

    虞瑞顿时无奈:“就知道。”

    “好啦,既然你这个时间打过来,那就要好好和我解释一下了,为什么会在凌晨打给我?你是不是又想通宵处理工作?”谭惜微蹙了眉,显然有些生气。

    “其实我是按照国内时间工作的。”虞瑞回答得严肃。

    “鬼才信。”谭惜马上拆穿他,“我在新闻上看到‘卡伊专柜事件’,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这对公司的上市会有很大影响吧?”

    “是,这头已经全力去压这件事,可是还是被竞争对手买了媒体进行报道。”说起这事,虞瑞的声音里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疲惫。

    谭惜忍不住焦灼,却在这时听到虞瑞的安慰:“不过没关系,那件事还有余地,只要我们妥善处理,不会造成太大影响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