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36章 心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照顾好自己,否则我要飞过去监督你了。”谭惜半是玩笑半是严肃地对虞瑞说。

    “放心,我好着呢。”虞瑞唇畔带笑。

    “我现在要乘地铁回去了,我会发邮件给你,但是现在,你该睡觉了。”

    虞瑞低笑,望着桌上电脑用她照片做的屏保图片,语气里颇有些无赖的意味:“没有你陪我睡,我都没办法好好合眼了。”

    “不要这么一本正经地耍流氓,虞先生。”谭惜也笑。

    “好了,我马上睡了,你乘地铁的时候小心些——我都差点忘了,我留给你的司机你怎么不用?那可是我花了重金请的,你就这么让他白拿薪水吗?”虞瑞直了直身体,却又很快伏下去。

    谭惜没有听出异样,一边刷卡进了地铁站,一边说:“我早就和你说过不必留司机给我的,我每天乘地铁上下班很自在,要步行的那段路也全当是锻炼身体,自从我生完了染染,身材可是走样了很多呢!”

    虞瑞含糊“嗯”了一声,谭惜终于听出了异样。

    “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谭惜避开地铁上拥堵在一起的人群,来到一处相对人少的地方。

    电话那头久久没有回音,谭惜的心紧绷起来,声音高了几个分贝:“虞瑞,你有在听吗?你怎么了?”

    “没事,可能是太困了,头有些晕。”

    虞瑞懒懒的声音从话筒里传出。

    听着他拖长了的尾音,谭惜这才放松下来,没了好气:“你吓死我了。”

    “放心,我没那么容易出事,我还要看着等等娶媳妇,帮染染打跑欺负她的坏小子呢。”虞瑞温温柔柔地笑,连声音都被熨烫出了绵柔暖意。

    谭惜无端端心涩,轻声哄他:“那你就该马上休息,把身体养得得健健康康的。”

    “是。”虞瑞应声。

    怕耽误他的休息时间,谭惜没有多嘱咐什么就挂断了电话,其实她心里有很多问题,比如卡伊事件的解决处理方案,比如他在美国的行程怎样安排,比如他有没有准点吃饭,这些问题都梗在她喉里呼之欲出,可每次他要么就是在忙,要么就是累得不成样子。

    她长长叹息一声,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规划着下午下课后的时间安排。

    陆宅里,曹祖瑜端着果盘走进陆离的房间,见他在窗前凝眸望着什么,不禁好奇地走过去,顺着他的视线搜寻着。

    外面只有陆家的大院,暖色的灯都开了,喷泉一刻不停地循环喷洒着水。

    “在看什么?”曹祖瑜问。

    “没有。”陆离索然偏开视线,扫了一眼桌上已经切好并配了牙签的各式水果。

    曹祖瑜不甚在意,开开心心地扯了他的衣袖将他拉到桌前,甜笑着说:“这几样水果是谭惜姐拿来的,我看了包装,是国外进口的,应该味道很不错。”

    “国外的东西就一定不错?”陆离微皱了眉,冷声反问。

    “国外的好不好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只要是谭惜姐带来的,那就好。”曹祖瑜弯着唇笑,用牙签穿起一片奇异果,递到陆离的嘴边。

    陆离探究地注视了她一会儿,最后在她一派清纯天真的笑容里偏了头。

    “我不喜欢吃。”

    曹祖瑜“啊”了一声,低下头又给他穿起一块苹果,却见他还是偏着头。

    “总要吃一些的吧,这毕竟是谭惜姐带来的。”

    “我不想吃。”陆离冷漠着声音。

    曹祖瑜静默了一会儿,就施施然坐下,自己吃了起来。

    “阿离,你是不是很讨厌谭惜姐?”她忽然出声问。

    “没有。”

    曹祖瑜墨黑的瞳仁里闪过复杂的神色,浅淡开口:“既然不讨厌,那就是喜欢咯?”

    “我没兴趣和你玩文字游戏。”陆离重新走到窗前,背对着她说。

    “不是文字游戏,我说的,恐怕就是你心里想的,你很恼怒我今天邀请了谭惜姐过来是不是?”曹祖瑜放下果盘,觉得口中本该甜蜜的水果汁液也变得无味。

    陆离没有说话,身体完完全全背对着她,看不清他的表情。

    “阿离,今天是个好日子。”曹祖瑜起身走过去,自身后一把拥住了他,声音轻缓,“我爸妈都很满意你,婚礼的日期也已经定好,再过几天,我们便要去选婚纱,拍婚纱照,做最幸福的一对。无论之前发生过什么,我统统不看,我只要你今后对我一心一意,心里只装着我一个人,你会做到的,对吗?”

    “人可以控制自己的心吗?”陆离反问了一句。

    曹祖瑜一怔,伏在他背上的小脸也变了些颜色。但听他语气,又不像是故意嘲讽,倒像是真心实意疑惑的提问。

    “能的。”

    她回答他。

    陆离的眸子被窗外的盛烈阳光晃出通透的颜色,他不躲不避,任由那光照进了他的眼底。

    他在心里否认,不能。

    曹家人只在c市住了两晚便订了返程的机票。

    这一趟来他们原本就是为把关女婿,现在见也见了,谈也谈了,也没什么可挑剔不满意的地方,自然就要回去了。

    婚礼的事情就由陆家全权操办,等到了日子,他们还会再来一趟。

    两家人皆大欢喜,眼看婚期一日一日近了,曹祖瑜也心情甚好。

    只是挑选婚纱和拍婚纱这些事,陆离并不怎么上心,想了借口打发陆母去陪同她挑选婚纱,至于婚纱照,更是一再推脱。

    像陆离这样的人,他若爱一个人,就是全心全意去爱了,若是不爱,也定然吝啬付出,哪怕只是一丁点时间。

    这一次的婚姻,就像是与谭惜结婚的那次,只是迫于家庭压力,上一次是为了帮陆父兑现那句戏言,而这次,是为了结婚而结婚。

    梦烧集团的总裁,不可能一直单身,上流社会里赫赫有名的陆家,儿子也需要有一个美满的家庭。

    陆离坐在烤串摊子上,吃着签子都烤成黑色的烤羊腰,心想:她们想让他结婚,那就结好了。至于结婚的对象,既然总要有这么一个人,他不妨选一个稍稍顺眼的。

    能在对方身上看出谭惜影子的,最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