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37章 生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眼看快到了七夕,虞瑞在美国赶不回来,那一天又是等等的旧历生日,谭惜原本是想带着等等出去玩一玩,可陆家事先打来了电话,称要让等等在陆家过这个生日。

    谭惜心里一千一万个不舍,她即便再大大咧咧,也绝无可能忍受自己的孩子和后妈一起过生。

    “伯母不怕祖瑜会知道我和你的那段过去了么?”谭惜和陆离通了电话。

    “祖瑜知道我有个孩子,只是接来的话,并没有什么,她也不是那样小气的人。”陆离平静地说。

    “是,你的女人,自然都是温柔大度善解人意。”谭惜讥嘲了一句,想到他曾经也说顾之韵不是那样小肚鸡肠的人。

    陆离面无表情,将手里的一叠文件递给助理,打发他出去之后,才冷然道:“谭惜,等等今年四岁了,他连一个生日都没有和我一起过,你真的觉得这样合适吗?”

    “那你觉得我同意你把等等接过去,让他认了祖瑜这个后妈,合适吗?”

    她的话让他微窒了片刻,显然,“后妈”两个字扎痛了他。

    “陆离,我们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关系,最好连等等这个联系都断了吧。”谭惜软下了语气,思虑着说,“像曹家那样的家庭,眼里必定容不得沙子,他们对你和我过去的事情也不是一点都没有察觉吧?若是让他们知道了我们依然藕断丝连”

    “谭惜,你的心是不是在美国丢掉喂狗了?”陆离声声冷笑。

    谭惜默然,她这也是在为他考虑。以曹父的官职地位,陆家虽说不惧,可也到底不能过多得罪。

    但他好像并不领情。

    “我真的很怀疑,我从前认识的那个谭惜是不是早就死在了美国,现在的谭惜,只是一个长得和她一模一样的冒牌货。”陆离一字一句,每一个字都吐得咬牙切齿,“而且,还是个没有心的冒牌货。”

    即便他从前犯下再多过错,可他到底还要被她判多久的无期徒刑?这样不杀不放地任由他心里的疯狂与日俱增,他真怕自己哪天会真的疯掉。

    事实上,他已经疯了。纵使在商场上再怎么杀伐决断,可在面对她的时候,大脑都在不断放空,心也像是患了隐疾,不消她说什么往人心窝子捅刀的话,就已经在殷殷地痛。

    “陆离,你神经病。”谭惜语气平缓地骂他,“只许你往巅峰上攀,就不许我成长吗?”

    “巅峰?”陆离反问了一遍这个词。

    看来她还在以为他过得很好。

    的确,表面上确实是这样的。他的生意越来越大,在全球大多数发达国家都有分公司和酒庄,集团名下的企业也遍布了全国各地。

    那些不懂他的人,看他的眼神都带着惊羡,懂他的人,却寥寥无几。

    真应了那句话,旁人只关注他飞得高不高,至于他心里有什么伤又受过什么痛,没有人在意。

    或许在他们眼中,伤痛都被成功的表象所覆盖,掩得严严实实。也或是,根本无人想去揭开看一看。

    “陆离,我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无论你是什么原因选择了祖瑜,你都要负责到底。”谭惜压了压梗在喉咙的涩意,问他,“难道你又想像当初对我那样,再次用冷暴力逼一个全心全意爱你的女人离开吗?”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陆离皱眉。

    她说的话真的令他厌烦到了极点。

    无论何时,他只想对自己心爱的女人好。当初他用冷暴力逼迫她离婚,这种做法的确卑鄙可耻,可他那时对她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所以残忍起来,不留余地。

    但现在到底不同,他心里的女人是她,让他情窦初开般喜悦开怀的人是他,让他冰冷着心行尸走肉般活了三年的人也是她,他早已丧失爱上别人的能力,她的名字,早就已经深烙在了他心上,即便刀子削掉那一片肉,里面也是明明白白地装着她。

    “等等我不会让你接走。”谭惜冷了语气,“你要是真的想陪他过一次生日,七夕那天,我给你一个下午的时间,你可以带他去任何地方,唯独不能进陆家。”

    等等是个聪明的孩子,她不想让他小小年纪就接受那样错综复杂的家庭关系。

    陆离还是答应了。

    谈好之后,他们彼此匆匆挂断了电话。他们之间除了等等这个不断的联系之外,也再没有别的话题可谈。

    一个心理负担过重,一个心里灼得太痛。

    今天是周末,她没有课,也就给月嫂放了一天假。谭惜在客厅里静坐了一会儿后,起身上楼去给染染换尿布。

    染染是她的第二个孩子,却无法像等等那样被她饱含热情爱意地对待。

    她的到来本就不受期待,甚至她一度想要扼杀。

    只因她是陆离的孩子。在她身边守着一个那样痴情的男人,她已经决心踏进眼前的光明幸福时,意外到来的孩子。

    像是印证着此生离不开陆离的魔咒,也再度戳破了她即将结痂愈合的旧伤疤,她不是不喜欢,而是不知该如何面对。

    她对陆离,到底还是存有恨意。

    等等生日的这天,一大早就有人敲门,谭惜收到了配送来的蛋糕。

    “肯定是粑粑订的。”等等踩着小拖鞋走出来,惺忪着眼睛去拿蛋糕盒子夹层里的贺卡。

    他说的粑粑,是虞瑞。

    “果然是粑粑。”等等一屁股坐下,费力地认着贺卡上的字。

    谭惜凑过去看了一眼,“是你爸爸没错。”

    “我认识‘生日快’这三个字,可最后一个字怎么读啊?”等等困惑地抬起小脑袋问谭惜,“明明应该是‘生日快乐’,这最后一个字是什么情况啦?”

    谭惜弯起唇,宠溺笑着:“这个字也是快乐的乐,可它是‘乐’的繁体,我们祖先用的版本,嗯当然,现在也有很多人在用,等你长大之后就能认得了。”

    “我就说嘛。”等等释怀,亲了一口贺卡末端虞瑞的名字,“谢谢粑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