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43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病人还在抢救,你们不能进去。”两名护士拦住心急想要闯入的谭惜。

    “他怎么样?”谭惜颤动着瞳孔,恨不能现在就冲进去。

    “呵呵。”谭惜身后的alice倚着墙壁,闻言冷笑,“这话你现在才问不觉得假惺惺吗?虞先生为了给你一个惊喜,不惜熬了几个通宵提前处理完这几天的事情,又不顾身体日夜兼程地赶回国,可你在做什么?身为有妇之夫,竟然在和别的男人一起过七夕,真是浪漫啊。”

    陆离忍不住上前一步,面若寒霜:“你在胡说些什么?你只是来这里说风凉话的吗?”

    “说风凉话的是你才对。”面对陆离的锐利视线,alice毫无退意,“堂堂梦烧集团的总裁,在七夕时节和其他男人的妻子纠缠在一起,事到如今竟然还敢来医院探望,你巴不得虞先生抢救失败才好吧?”

    “够了!”谭惜冷静下来,敛去眉眼中的痛色,声音寡淡,“alice,在美国的时候我见过你几次,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喜欢虞瑞吧?”

    alice微微一惊,片刻后抿紧了唇,没有否认。

    “如果你的喜欢就是在他危急的时候站在这里斗嘴,那么我能不能以虞瑞妻子的身份,请你离开?”

    “你在说什么梦话?”alice带着恼意走到谭惜面前,咬牙切齿,“如果不是虞先生他一直挂念着你,昏迷后短暂醒来的时刻也不停地喊着你的名字,如果不是这样,我才不会打那一通电话通知你!因为,你在我眼里,根本不配!”

    谭惜垂在身体两侧的手指,捏紧了衣角。

    alice说得没错,她不配。

    在虞瑞身体不适的时候,她没有察觉出他的状况,轻轻松松就被他一个玩笑给糊弄过去。就连他在美国的这一个月里,她也很少与他联系,因为怕自己会打扰到他,也没有过多去关心他的日常起居。

    本以为只要熬过这忙碌的一个月,他们就又能和从前一样好好的在一起。

    可他现在躺在抢救室里生死成谜,这一切,都是因为她的疏忽。

    陆离来到谭惜身边,看着她迷茫着脸,眼泪不断从眼眶中流出,心像是被她的泪灼伤。

    滋滋地冒着烟,不致命,那疼痛的滋味却难以言喻。

    手术室的登,忽然变了个颜色。

    厚重的铁门被打开,几名医生率先走出来,对她们摇了摇头。

    谭惜如遭雷击,身体僵在原地,连开口说话都变得艰难。

    “什么意思?”

    为首的医生眼神遗憾,“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病人患有遗传性心脏病,病发的时候是在机场,送来的时候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抢救时机,而且即便是抢救成功,也要通过手术换一颗心才可以。”

    谭惜已经完全呆住。

    alice迅速上前几步,涂着淡粉色甲油的手指紧抓住了医生的胳膊,声音尖利。

    “你们这是什么破医院?把病人还给我们!我们转去其他医院治疗!”

    医生似乎见惯了这种场面,摇头叹息一声,“节哀,我们也很遗憾。”

    陆离震惊得说不出话,下意识地去看谭惜的反应。

    她像是突然被什么定了身,不会说话也不会动,只茫然睁着一双眼,眸子里层层阴霾笼罩着,没有任何光彩。

    又过了一会儿,收拾妥当的护士们从手术室中走出来,推着一个白布覆盖着的担架车。

    谭惜一眼就认出那双露在白布外的皮鞋,那是虞瑞在去美国前,她打了鞋油精心擦得锃亮的那一双。

    她两眼一翻,晕倒在地上。

    “谭惜!”陆离瞳孔骤紧,迅速走过去扶了她起来。

    alice满面的泪痕,呜咽着掀了白布一角去看底下躺着的那人。

    虞瑞的容颜很安静,除去已经没有了血色的脸,其余的都与平时没什么不同,就像只是睡着了一样。

    只晕厥了短短一分钟,谭惜就清醒了过来。

    “你怎么样?”陆离皱眉望着挣扎站起来的谭惜。

    谭惜跌跌撞撞地追着被护士推走的担架。

    “还给我,还给我!”她声音凄厉,引得过往路人无不露出同情的眼神。

    有护士从旁走过来,试图阻拦她:“这些女士,您痛失亲人的心情我们能够理解,但请您节哀。”

    “理解?你们怎么能理解!”谭惜哭嚎着推开那名护士,跑到尚未推到电梯里的担架前,死死拽住了不放手。

    “谭惜”紧随其后的陆离将唇抿成了一条线。

    “都怪我,都怪我!要是我能早一点发现早一点发现他就不会这样!无论是换心还是换命,我都有!用我的来换啊!”谭惜歇斯底里地哭喊,“遗传性心脏病什么的,怎么没人早点告诉我?怎么没人早点告诉我!”

    alice的眼泪流得更凶,“你现在做出这幅样子有什么用?你指望谁来告诉你他的病情?你是他唯一的亲人!在他认识你之前,他一直都是无依无靠地生活了那么多年啊!”

    “虞瑞”谭惜已经跌坐在了担架旁,眼泪一颗颗如同珠子般滚落。

    推着担架车的护士不忍地偏过头,但是碍于电梯门前已经聚集了越来越多围观的人,她们不得不上前搀扶了谭惜,为难地说:“请您节哀,也请您配合一下我们的工作。”

    谭惜顺着她们的搀扶站起来,不顾劝阻,掀开了白布的一角,露出底下虞瑞安详的容颜。

    接下来谭惜的动作,让所有人都震撼到无以复加。

    她先是摸了摸虞瑞已经没有了温度的脸。

    “好冰”

    随后,她将自己的脸贴了上去。

    “这样会不会好一些?”谭惜卧在虞瑞的身上,声音轻缓着问。

    久久听不到回答,谭惜又红了一圈眼眶。

    “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气?”谭惜微微抬起脑袋,在所有人的惊愕注视下,在虞瑞的唇上印下了一个最轻柔的吻。

    陆离的身体晃了一下,想上前将她拉开,可脚步,到底僵在了原地。

    谭惜又去握了白布底下虞瑞的手,声音带着丝丝缕缕的绝望。

    “你不是说过,你这双手,就算是死,也不会再放开我了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