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44章 我想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陆离忍着心里的涩,强自定了心神,走过去扶了谭惜,声音低哑:“谭惜,你别这样,如果虞瑞他还在,他一定不想看到你为他这么伤心”

    “和你有什么干系了?”谭惜一把推开他,喉里发出痛苦的呜咽,“不要碰我!在虞瑞面前,你离我越远越好!”

    alice恢复了些许理智,她上前拉起谭惜的手臂,呵斥着:“你这样是做给谁看?我告诉你,虞瑞他死了,他看不到了!你没必要这样!”

    “走开!”谭惜捂住耳朵,“他没有死,今天不是情人节,是愚人节对不对?你们一定是在合起伙来骗我!”

    陆离长睫垂下,掩了眸底的情绪,不管不顾地去拉谭惜的手。

    “谭惜,你一定要这样吗?现在虞瑞已经死了,你要让他躺在这里被人参观是不是?”

    一句话,让谭惜的身体抖如筛糠。

    陆离趁着她呆住的空档,对护士使了眼色,如梦初醒的护士们立刻想起自己的职责所在,慌慌张张地拉着担架进了电梯。

    “呜”谭惜几乎快要站不住。

    若非是陆离强有力的手臂承担了她的大部分的体重,她此时应该早就跌坐在了地上。

    “没事了,一切都会没事的”陆离将她揽在怀里,声音极尽轻柔地哄着她。

    等了许久也没有等到他想象中的挣扎或是哭喊,陆离怔然低头,才发现她早已再次昏厥了过去。

    这一觉睡得很不舒服,身体的每一处都像是铁锤敲过似的疼。

    谭惜缓慢地睁开眼,入目是一片白色的天花板。

    “虞瑞”她下意识地轻叫。

    守在病床旁的谭母连忙抹了脸上的泪,焦声问道:“女儿,你感觉怎么样了?”

    谭惜偏头瞧了她半天,半晌才迷茫着眼神,低唤:“妈?”

    “妈在呢。”谭母原不想在女儿的面前落泪,可看到女儿没有血色的小脸,和干涩苍白的唇,她的心都像是被刀子一下一下地割。

    “虞瑞呢?”谭惜想起什么,挣扎着就要起身。

    谭母连忙制止住她,“别起来!医生说你有些低血压,再加上总之你现在不能起来!”

    谭惜的眼泪大颗大颗地涌出来,声音哽咽,“妈,我得起来,虞瑞他还在等我。”

    “傻孩子!”谭母握了她的手,泪眼朦胧,“你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命苦虞瑞他已经被送走了,现在估计还在回c市的路上。”

    病房里沉寂了半晌,谭惜双目失神地望着天花板上那一粒不知是什么东西的小黑点,似乎在想着什么,也似乎什么都没想。

    “女儿,你也别太难过了,医生都说了,像虞瑞这种情况,即便不是现在这个结果,也活不过四十岁的”

    “怎么说话呢!”谭父从门口走进来,闻言立刻呵斥了一句。

    谭母自知失言,又将头转到一边偷哭去了。

    “小惜,你先养好你自己的身体,其余的事情我们慢慢来。”谭父坐下来,心疼地看着谭惜。

    “爸,妈,我没事。”谭惜的眼珠向谭父转了转,问,“我什么时候才可以起来?我想回去等着虞瑞。”

    谭母顿时哭得更凶了,她不顾谭父严厉的眼色,一迭声道:“我的傻女儿,你还等什么啊!虞瑞他已经不在了,你等一辈子都等不来了!”

    “能的。”谭惜晃了一下头,“能等来的,他答应过我,会从美国回来,之后再也不离开我。”

    谭父咬了牙,从他带来的袋子里拿出一个苹果。

    “爸爸给你削苹果,等吃完了这个苹果,我们就回家。”

    谭惜轻轻点头。

    苹果吃到一半,谭惜又想起陆离。

    “爸,妈,陆离他”

    谭母抬眼看了看她,“陆离还在走廊里等着,他想确认你平安无事了再回去”

    说完,谭父和谭母同时静默下来,而谭母,在悄悄地观察着她的神色。

    谭惜的表情漠然且平静,声音温婉,可吐出的话却是拒人于千里之外。

    “妈,你让他走吧,就和他说,无论我是死了还是活着,都跟他没关系。”

    见她是这幅反应,谭母的脸上有些失落,又有些急切。

    “女儿,妈看得出陆离是真的担心你,就算你已经对他没有了感情,可咱也不能把事情做得那么”

    “我只是累了。”在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之前,谭惜就已经开口截断,“我暂时不想见到那些人,我现在整个人都很烦,我想死。”

    谭父和谭母都被她这一句“我想死”吓得不轻。

    “但是你们放心,我也只是想想而已了。”谭惜勾唇笑起来,说不清是什么意味,“我还有等等和染染,他们还小,需要我照顾。”

    谭母松了一口气,可到底还是不放心,劝慰道:“女儿,你就不要想那么多了,这些事情总归是会过去的,你向来都是个坚强的孩子,妈妈希望你这次也能快些从这件事里走出来”

    “我知道。”谭惜点头。

    看她忽然就一副听话懂事的模样,谭母反倒不知该怎么继续话题。

    “爸,妈,我有点头晕,想一个人待会。”

    谭母犹豫地看了谭父一眼。

    在接收到谭父的眼色后,谭母勉强点了头,对谭惜说:“你要是有什么需要,就按床头的铃,爸爸妈妈就不在这里打扰你休息了。”

    “好。”谭惜点头。

    谭父和谭母走出了病房,还顺手将门给带上。二人刚走了没几步,谭母又觉得不放心,偷偷折回去从房门的小窗口往里看。

    谭惜已经坐起来,倚靠着床头,正在发呆。

    “走吧。”谭父没好气地扯了一把谭母。

    “我还是不放心”谭母愁得眉头深深皱起,“我们就这么将孩子一个人留在病房里,她要是胡思乱想些有的没的,再患上什么抑郁症可怎么办?”

    “能怎么办?”谭父也重重地叹气,“这道坎,谁也不能给她平,只能她一个人跨。”

    谭母听着就又要流下泪来,“我女儿这是什么命啊”

    “爸,妈。”陆离走过来,叫了他们一声。

    谭父回头望他一眼,也没有去深究那句“爸妈”,只是淡淡地说:“你先回去吧,谭惜她现在心情不好,谁也不想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