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45章 悔婚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爸,妈,现在正是谭惜情绪不稳定的时候,我不能在这个时候丢下她不管。”陆离眼神坚持。

    谭父笑了一下,“你早就已经丢下她了,不是吗?”

    看着陆离抿起的唇,谭母到底不忍,偷偷扯了一把谭父的衣角,给他使了个“不要再管”的眼色。

    谭父也自知这些事情他管不了,年轻人的那些情情爱爱可不像他们那时候简单纯粹,一个个肚子里弯弯绕绕百转千回,心思复杂得很,他老了,是跟不上节奏了。

    “算了,你好自为之罢。”谭父摇摇头,拉着谭母走了。

    在他们身后,陆离微弯了腰行礼,直到他们的身影彻底消失在楼层里。

    从病房的门窗向里看,谭惜正裹紧了被子,双目无神地望着天花板发呆。只不过一个晚上的时间,她就已经憔悴得不成样子,眼眶深陷,脸色和向来红润的唇也苍白得不似人色。

    陆离心疼得恨不能抹去她脑子里那些不好的记忆,他知道,虞瑞的突然离开对她的打击很大,她心里一定恨极了她自己。

    病房的门被他无声推开,谭惜的余光里看到有人影,眼珠都不转一下,只是漠然说:“出去。”

    陆离拉开椅子,在她病床边坐下,想去拉她纤细到了极点的手腕,却被她先一步躲开。

    “你就准备一辈子都这么对我?”陆离深深凝视她。

    “我现在不想和你吵,我甚至连话也不想说,请你出去。”谭惜仰着头,静默了半晌后,又补上一句,“算我求你。”

    陆离还是稳稳当当地坐在那里,对她的话选择性无视。

    “你不想说话,那就不要说了,安静地听我说就好。”

    谭惜狠皱了一下眉,声音抬高了几度:“我也不想听你说话,出去!”

    “我知道,你暂时还接受不了虞瑞离开的事实。”陆离深吸了一口气,至少,他要当着她的面把他想说的话说完。

    “你对他的感情,或许是爱,也或许只是亲情,但是这些我都不会在意,我现在希望的,只是你能养好你自己的身体,也不要拒绝我的关心,我想看到的,是从前那个活蹦乱跳的谭惜,而不是现在躺在病床上,病怏怏一点生气也看不见的人。”

    谭惜眨了一下眼睛。

    “陆离,你想我怎么样呢?”她忽然平静地反问,“难道我应该买几挂鞭炮放一放,吃个大餐再去ktv喝酒唱歌?况且,我没觉得我这样哪里有问题,我的身体很好,我的精神也很好,我满脑子都是我和虞瑞在一起开心的那些回忆,只要想着那些,我心里就特开心,特满足,真的。”

    陆离张了张嘴,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打断。

    “出去接。”谭惜又紧了紧被子,好似冷得不行,浑身上下只露出了一个脑袋在外面。

    陆离看她一眼,起身走出病房接了电话。

    “陆离,你在哪儿呢?我听祖瑜说,你昨天就和什么人出去了,一夜都没回来!”陆母的语气有些不好,“你是不是忘了昨天是什么日子?中国的情人节!你和祖瑜的婚事就在眼前了,你怎么还不注意一下这些特殊节日呢?”

    “注意了,我和别人一起过的。”陆离冷冷地说。

    陆母被他气得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气喘了半天,才震惊地说:“你你你,你是不是不想好了!祖瑜今早眼睛都哭肿了,你可好!你这还没和祖瑜结婚呢,就在外面和那些女人乱来,你现在赶紧回家!婚后你想怎么样我是管不着,但是婚礼之前,你必须给我老老实实的!”

    “谁说我要结婚了?”陆离漫不经心地踩着脚下不知谁丢的一粒烟头,“婚礼取消了吧,告诉祖瑜,我恐怕没办法实现约定了。”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陆母的声音顿时提高了八度。

    陆离停了脚下碾烟头的动作,一字一句:“我说,婚礼取消。”

    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陆母像是不堪打击,声音蔫了下来,几乎是恳求地说:“儿子,你都这么大的人了,就别再想一出,是一出了行吗?上次你放了季家的鸽子也就算了,咱家闹掰了一个世交也认了,但是这次不一样,祖瑜的背景咱们家得罪不起,你若是真的决定悔婚,你就是在把咱们家往死路上推!”

    “咱家没做什么亏心事,曹家官职再大也没用,要是咱家真做了亏心事,那就是咱家自己在往死路上走,无需任何人推。”陆离眼神冷清,眸底没有一丝犹豫,似是已经下定了早该下定的决心。

    “儿子,你没有从政,你不懂政界的险恶复杂”电话那头的陆母似是哭了,“你爸爸这些年当官当得太舒坦,难免会有疏忽的地方,看不惯咱家、手上抓着咱们家把柄的人也不少,只缺一个出头的人来推咱们家一把,咱家要是真被人推了那么一下子,虽然倒不了,可那些人都是盼坏不盼好的主儿,到时人人都来推咱们家,咱家不就完了么!”

    陆离再也听不下去,走到楼层里静谧无人的楼梯间。

    “妈,这些年我事事为咱们家着想,你从小就教导我,我的出生与寻常人不同,身上背负的也比寻常人多得多,您仔细想这些年,我可有哪件事给咱家抹黑了么?”

    当初陆父让他与谭惜结婚,他虽然百般不愿,却也知道那桩婚事关乎陆家的信誉和颜面,于是他结了。

    第二桩婚事,也是陆家人默许了的,毕竟那时陆家人以为顾之韵肚里的孩子还在,即便是在婚后,也全力掩盖顾之韵的身世,只让媒体给她编排一个初恋情人重归于好的故事。

    这第三桩婚事,陆家人又要让他牺牲掉自己的选择,去维护那所谓的家庭荣辱、官场地位。

    陆母在电话里泣不成声,“可是这一次,真的由不得你任性,儿子!祖瑜是你从a市带回来的,也是你当着咱家人的面和祖瑜求了婚,你现在要出尔反尔,是要将咱们家置于何地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