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46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妈,我实话跟您说了吧,我爱的人是谭惜,这一次,我不会再放开她了。”陆离从楼梯间里探头,望了一眼谭惜病房的方向,吐出了心声。

    这早在陆母的意料之中,她咬了牙说:“我就知道是那个女人!她现在都已经结婚了,她还和你纠缠不清,她到底还要不要脸啊!”

    “妈,您说话别那么难听。”陆离冷淡了语气,“我现在还有事,具体的我回去再和您解释,祖瑜那边我会亲自和她说取消婚礼的事,您什么都不用操心。”

    陆母微愠,“你这是摆明了要一意孤行吗?”

    “您这么理解也可以。”

    “真是我养的好儿子!”陆母正准备威逼他一番,却听到自话筒里传出的忙音——竟是陆离已经挂断了电话。

    收起手机后,陆离并没有急着回病房。他到了医院外的超市,挑选了一些印象里谭惜比较喜欢的水果,以及一些价格高昂的营养品,一股脑地拎了几大盒之后,他才重新回到医院。

    谭惜在病房里,声音疲惫地和什么人通着电话。

    “我很好,没什么事,等等怎么样?”

    宁甜望了一眼客厅里眼睛在看着电视,可表情却是一副心事重重样子的等等,心里泛着酸,“放心吧,小家伙特别懂事,昨晚跟我回来一直不哭不闹,乖乖地自己洗了澡睡了觉,今早也只是问了一句你有没有回来。”

    谭惜安心了,想到等等要是知道虞瑞的事情,该会怎样伤心,心就撕扯着疼。

    “先别告诉他虞瑞的事情他还小,这些本不应该让他承受。”

    宁甜低低“嗯”了一声,带着很重的哭音,“我知道,你现在要做的就是照顾好自己,我知道,现在你心里一定”

    崩溃了吧。

    后一句话,宁甜声音哽了半天,没说出来。

    “你不用担心我,我还撑得住。”

    听到这一句,宁甜的眼泪更是止不住地流下来。

    谭惜和虞瑞的相识相知,都是她眼看着的,他们的这一段婚姻,也可以说是她亲手促成,她万万没有想到,虞瑞竟然会患有遗传性心脏病,而且还是那么严重的情况。

    她现在伤心的,一面是虞瑞的突然离世,一面是多年的至交好友,这让人接受不了的多舛人生。

    从陆离到虞瑞,一个是她苦熬多年熬不到真心而黯然离去,另一个,是她已得到了一颗满装着她的真心,却还未来得及在掌心捧热,就猝不及防摔落在地。

    她的心,该是如何凄然,绝望。

    如果不是她还要留在c市照顾等等,她现在一定会赶往f市,冲到她的面前给她一个能够稍慰她心的拥抱。

    “陆离他在么?我知道伯母和伯母过去了,他们有没有和陆离照面?”

    “嗯。”谭惜偏头看了一眼门窗上映着的陆离的脸,漠然微笑,“他在门外,怎么赶都赶不走,真烦人。”

    好在有陆离守着,宁甜多多少少也放了点心。

    “你赶人家做什么?这次陆离做得没有任何问题,人家任劳任怨地给你当免费司机,还要看你脸色用热脸贴你的冷屁股,你对他不要再像从前那样了。”

    谭惜还是笑,笑得没什么温度。

    自从虞瑞出事后,好像所有人都把天枰倾斜到了陆离那一边。从前恨不能让她与陆离老死不相往来的家人、好友,此时都不反对陆离在她身边了。

    即使她心知肚明这天枰能够破天荒的倾斜都是为她好,但她也还是,不能接受。

    “好了,我不和你说了,这一两天就能回去,在那之前你帮我照顾好等等。”谭惜说。

    “你放一百个心。”

    挂断了电话,谭惜伸手去拿柜子上的水杯,陆离推门走进来,快步走过来拿了水杯递到她手里。

    “我要出院。”接过了水杯的谭惜没什么表情,平静地说。

    陆离如她想象一般地皱眉否决,“不行,医生说你血压很低,需要调养。”

    “只是低血压而已,又不是快死了。”

    “低血压是会死人的,你难道不清楚?”陆离微微严厉了声音。

    谭惜冷冷微笑,“那也是我的事情,你等是否操心得有些多了?”

    陆离定定瞧了她半晌,与她平静却没有退缩的眼神对视了片刻,随后才拉开椅子稳当坐下。

    “谭惜,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

    “我没有兴趣听那些无聊的比喻句。”谭惜漠然着脸色喝了点水,将水杯放下后就挪着身子重新躺下。

    “像一只浑身竖着刺的刺猬。”

    “说完了吗?我要休息了,请你出去。”谭惜拉上被子,盖住了脸。

    陆离仍坐在那里纹丝不动,“我要休息就休息吧,我就在旁边,不会出声。”

    谭惜终于被他激怒,一把掀了被子,顶着乱了的头发吼他:“陆离你是属狗皮膏药的吗?粘着我就不走了?还是说你在报复当初我每天粘着你啊?风水轮流转,今天他妈的到我家?”

    陆离听着她爆粗口,也只是轻皱了一下眉。他知道她现在的情绪不好,需要适当的发泄。

    “随你怎么想,我不会走。”陆离说。

    “那我走,我走行吗?”谭惜踢开被子就要下床。

    “躺着别动!”陆离起身呵斥她一声,将她已经荏弱到让人心惊的身体按住。

    谭惜手脚并用,拼尽了力气去挣扎。

    可她的力气怎么比得过陆离?再加上血压低的缘故,光是坐着就已经头晕目眩了,更别提是这样拼力气,没一会儿,她就涌了泪,被陆离重新塞回了被子里。

    “老实点。”陆离轻缓了声音,去帮她掖被角,“你如果真的看不惯我,就快些养好身体,也不至于被我按着不能下床,你爸妈也都在担心你,他们年纪大了,你别让他们伤心。”

    谭惜被他气得直哭,一边大颗大颗地掉眼泪,一边拿眼狠狠地瞪着他。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