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47章 遗嘱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你瞪我也没用,先养好身体吧。”陆离轻飘飘地说。

    谭惜闷声,对于陆离,她无论说什么做什么都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他不痛不痒的,好像经历了太多已经免疫。

    而且这坨棉花里偶尔还有粒石子,硌得她手疼。

    谭惜就这么在医院被陆离照顾了一天一夜,买饭端水,就连她下床上个厕所他都要跟到门外守着,她在里面待得久了,他还要紧张兮兮地喊两声她的名字。

    期间谭父和谭母来过一次,老两口见她和陆离相处得暂且算是和谐,也识趣地没坐多久就走了。

    二人除了必要的交流外,基本不怎么说话。谭惜一直郁郁,陆离也知道她心里难受,那种失去亲人的感觉她体验过,爷爷去世的时候,他也是这样一副状态。

    既需要有人陪,又期望能够安静地自己发呆。

    到了晚上,护士来拔了挂水的针之后,谭惜就躺好蒙了被子,静悄悄地跟睡熟了似的。

    陆离睡在她病床边的陪护床上,一直不放心地望着她那里。

    关了灯有一会儿,陆离看到她轻手轻脚地钻出了被子,似乎在被子里被捂得够呛,出来透气了,再细看,她正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发呆,大眼睛清灵,哪里有一丝睡意?

    她发呆,陆离也发呆。

    陆离觉得自己心里住进了一只魔鬼。

    在他得知虞瑞出事后,他第一时间的感觉,竟然不是为那个年轻有为的企业家遗憾惋惜。

    即便是作为一个路人,在那种情景下也该由衷哀叹一声,可他心里,竟然有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好似一根始终扎在他心头的刺儿,某天终于连根拔起,既轻快,又敞亮。

    他再也不用日日端详着那一根刺儿,疼,却无可奈何。

    但不过片刻,他就被自己几近冷血的想法给吓了一跳。

    他心知什么是应该,什么是不应该,基本的道德观和更深一层的道德观,受过高等教育的他统统都了然于心。

    所以,他很快就掐灭了那个想法,同时,心中也流荡起淡淡的苍凉。

    本以为那只魔鬼也该偃旗息鼓,悄无声息地隐匿,可在这一刻,在他借着走廊的灯光凝视谭惜弧度美好的侧脸时,魔鬼又在张牙舞爪,蠢蠢欲动。

    想占有她,无论是她的人,还是她的心。

    连同这几年丢失了的那些爱意和亲密,他都想一并找回。让她从此眼里再无旁人,只余他的脸或是他的背影。

    ——不会有背影。

    陆离默默在心里说。

    哪料想,病床上的谭惜忽然侧过头来。

    视线交接的那一刻,他们彼此都是一怔。

    “你还没睡?”谭惜很快缓过神来。

    陆离偏开视线,心虚似的,只轻应了一声。

    “其实你不用在这里陪我。”谭惜淡声说,“我刚才就在想,我或许是个扫把星,谁沾谁倒霉。”

    陆离很不喜欢她现在这幅消极的模样,敛了眉呵斥她一声,“乱想什么?”

    “没乱想,只是逻辑突然捋清了。”谭惜自嘲地笑了一下,“你看啊,我爹妈养我,所以我家破了产,我和虞瑞结了婚,他又遇到这种事情,你要是再跟我走近些,恐怕也好不了。”

    “我不怕。”陆离连表情都没变一下,“我只知道,不管你是扫把星还是拖把星,你现在都应该睡觉了。”

    时钟的指针已经跳到了“12”。

    “嗯,是该睡了,明天我就出院回c市。”谭惜吸了一下鼻子,“谁也别拦我,虞瑞他只有我这么一个亲人,他那个只知道捞金泡妞的老爸,有或没有,有什么区别呢?所以我得回去操办他的后事,他的最后一面我没见上,到这个节骨眼了,我得多陪陪他。”

    陆离要说的话梗在了喉里,他喉结上下滚动了几下,终于还是将阻拦的话给咽了回去。

    第二天一早,陆离就去给谭惜办理了出院手续。

    在返程的路上,谭惜对驾驶位上开车的陆离说了声谢谢。

    陆离的心头忽然就涌起巨大的酸。

    他为谭惜做过不少事,可她最由衷的一句谢谢,竟是在他放她奔向别的男人葬礼的时候而说。

    谭父和谭母没有同他们一道回去。陆离的双门跑车太不方便,后排再坐上两个成年人也太过勉强,他们就索性订了两张车票,都是时间最近的,抵达c市的速度也慢不了多少。

    车子疾驰了几个小时,谭惜赶到虞瑞所在的殡仪场时,那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在那些面孔中,谭惜唯一能认出的,就只有虞威一个。

    “你就是谭惜?”一个穿着彩裙,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来到谭惜面前,傲慢地开了口。

    “我是,请问您是哪位?”

    那女人翻翻白眼,“我是虞威的小姑,我身后的这些人,也都是虞家的亲戚。”

    谭惜点点头。

    好一群嘴脸丑恶的亲戚,平时连他们的人影都找不见一个,现在虞家出了事,一个个都脑袋削尖了往这里赶,就怕落下什么热闹没赶上。

    人群里又走出一个人,戴着黑边框眼镜,手上提着公文包,举止和气质都斯斯文文的。

    “虞太太您好,我是虞先生公司里律师团队的首席律师,崔行文。”他在谭惜的面前自我介绍。

    “您好。”谭惜点了一下头。

    对于虞瑞手底下的人,她都倍感亲切。

    “借一步说话。”崔行文的身体虚让了一下。

    谭惜跟着他走到了空旷僻静的地方,站定后说:“您有什么话,请讲。”

    崔行文也不啰嗦,直接从公文包的夹层里翻出一只小巧精致的金属材质u盘。

    谭惜一眼就认出,这是虞瑞的东西。

    “在我知道虞先生出事后,我擅自动了虞先生的办公桌,我很抱歉。”崔行文致歉后,又直奔了主题,“我发现,虞先生似乎对这一天早有预料,在这只u盘里,有一个记载了他所有私人财产的明细文档,以及他公立的一封遗嘱,和一封单独写给您的信。”

    谭惜的身体忍不住颤抖起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