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49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谭惜已经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默然了半晌,直到楼上染染的哭声传来,谭惜借了这个机会,几乎是落荒而逃般地往楼上跑去,好像跑慢一些,身后就会有吞噬人心的鬼怪追上来。

    染染应是饿了,在婴儿床里四肢并用地扑腾着,嘴里发出响亮的哭嚎。

    月嫂忙得不可开交,一面安抚着染染,一面看着奶粉和水的比例,偶尔用脸贴一下奶瓶试着水温。

    “我来吧。”谭惜上前抱过染染,轻轻摇晃她小小的身子。

    “好。”月嫂见谭惜上来,放心地舒了一口气。

    谭惜抱着染染就要往房间外面走,没成想,与紧随着她上来的陆离遇了个正着。

    “你怎么上来了?”谭惜淡淡颦眉。

    陆离抬手揉了揉眉心。他要怎么心平气和地面对这幅软硬不吃、不温不火的谭惜?

    “我想看看孩子。”陆离瞄一眼她怀里那个小小软软的人儿,心像是被什么撞了一下,颤得厉害。

    谭惜沉默,只因她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外界的人,包括月嫂,他们都还以为染染是虞瑞的孩子。只有她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所以她无法拒绝,况且他提出的要求也不过分,他原本就是染染的生父。

    “陆先生会抱孩子吗?”月嫂转头看了一眼陆离,将奶冲好放在一旁晾凉的空档,她直接从谭惜的怀里抱过染染进行示范,“要像这样,轻一些托着孩子的后脑。”

    陆离双目紧盯着她的动作,学得十分用心。

    “你来试试。”月嫂笑着将染染递到身前。

    陆离双手接过,像捧了什么稀世宝贝,比任何时候都要认真虔诚。

    “孩子的骨骼还没长开,比大人的脆多了,千万不能摔了!”月嫂在一旁紧张兮兮。

    染染到了陆离的怀里,奇迹般地,停止了嚎啕。

    她用湿漉漉的大眼好奇地盯着陆离看,嘴里还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小手也不老实地去摸陆离的脸。

    陆离的心跳得很厉害,身体紧绷着放松不下来。他手上这个小得一只手就能拎起的小家伙是他的孩子,她与等等一样,身体里都流着他的血。

    “哎,真是奇了,这孩子我和太太谁都哄不好,到了陆先生手里就安静得跟小猫似的!”月嫂连连称奇,眼神在陆离的脸上滞了几秒。

    是她的错觉吗?她总觉得,染染长得与陆先生有些相像

    月嫂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虽然她知道谭惜和陆离过去那段关系,但那都已经是很遥远的事了,染染是在太太和虞先生在一起时怀上的,应该不可能

    “抱够了没?染染该吃奶了。”谭惜提醒陆离。

    “哦,对!”月嫂如梦初醒,转身去拿放在一旁的奶瓶。

    陆离将染染递回给谭惜,感觉到那小小的身子离开了他,连同他的心也空落下来。

    谭惜给染染喂完了奶,抱着她哄了一会儿,小孩子觉多,没一会儿,染染就半张着小嘴睡着了。

    孩子一睡,月嫂就觉得房间里的气氛尴尬起来。陆离始终站在一旁,眼神在谭惜和染染间来回转换,情绪深沉得让人看不真切。

    “那个你们聊,我去楼下坐一会。”月嫂和谭惜打了个招呼,转身就要离开。

    “不了,染染睡着了,您在这里看一会儿吧。”谭惜淡淡地说。

    陆离跟着谭惜下了楼。

    “你还有别的事吗?”谭惜翻开一本杂志。

    “有。”陆离在她身边的位置坐下,语气微凛,“现在媒体已经报道了虞瑞的事情,同时也在猜疑卡伊的未来方向,我知道虞瑞把他名下卡伊的股份都转到了等等和染染的名下,你作为两个孩子的监护人,有权在他们成年之前代为监管。”

    “你到底想说什么?”谭惜扔下杂志,抬眼望着陆离。

    陆离十指交叉,轻轻旋了几个圈。

    “也就是说,你现在是卡伊的最大股东,拥有卡伊百分之四十三的股份,你想怎么处理?”

    谭惜微弯了唇,笑容冷然。

    “我这几天有看电视,你说的这些我都已经知道了。”谭惜重新翻开那本杂志,里面有一页,是虞瑞的专访。

    陆离的视线在那页虞瑞的采访图上停留了许久。

    “不过是一个星期的时间,我的手机就快要被那些人给打爆了,有虞瑞的家人,有陌生的企业号码,我都没有接,但我知道他们的目的。”谭惜的手指轻轻摩挲着杂志页面上虞瑞的脸,“想让我交出股份,或者低价收购。”

    客厅里很静,除了他们交谈的声音,再无其他声响。

    陆离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有些惊讶。他原以为谭惜是对这些一窍不通的,可没想到,她竟也钻研了这些。

    “虞威若是一个正常的父亲,这些股份我一定半点不留地交到他手上。”谭惜提起虞威,眸底带了些许恨意,“可他根本不在乎虞瑞的死活,在他心里,虞瑞不过是他寄托了全部期望,用来支使的,微不足道的一个儿子。”

    枉她在美国时还满心认为虞威心里是装着虞瑞的,现在想来,简直可笑到了极点。

    “卡伊的股份我不会交出去,更不会卖给别人,那是虞瑞的全部心血,也是我唯一能够为他守住的东西。”谭惜垂眼,凝视杂志上虞瑞的面容。

    他弯着一双动人心魄的桃花眼,笑得仿佛一介风流贵公子,哪里有半分成功人士的模样。

    当初她也是被他这幅轻浮的表象所蒙蔽,哪成想,他专情到让她心突突地揪着痛。

    陆离“嗯”了一声,声音淡淡的:“需要我为你做什么?”

    话才说完,他又纠正:“我能为两个孩子做什么?”

    只有用孩子作为借口,才能跨过谭惜心里设下的那道防线。

    谭惜本不想麻烦他,不想麻烦任何人,可她懂的那些东西,到底只是临时抱佛脚,要想打消那些虎视眈眈盯着卡伊股份的饿狼的念头,就必须要借助陆离的实力。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