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51章 悔婚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谭惜笑了一下,笑意未达眼底。她似乎已经不想再说话,于是偏了头靠在椅背上,阖上眼睛。

    几个小时后,飞机终于抵达中国的地界,谭惜被alice和空姐的交谈声吵醒,她掀了圆窗的遮挡,去看万尺高空下的壮丽景色。

    “等下我还有事,就不送你了,有什么事电话联系。”见她醒了,alice对她说。

    谭惜点点头。

    飞机在c市的机场落地,alice果真没再管她,打了声招呼就独自离开了。

    来机场接机的人很多,谭惜在人群中漫无目的地走着。比起机场所有人的匆忙,她的不紧不慢使她在人群中格外醒目。

    她不想那么早回家,手上的笨重行李箱也一刻不离手地拎着,那个家里已经没有虞瑞,好似她不回去,就可以不用想起虞瑞已经离开的事实。

    忽然,她感觉到行李箱增重了许多,拖着十分费力。

    她诧异地回望一眼。

    陆离穿着一身高订服装,正一只手握住了行李箱的拉杆,定定注视着她。

    “你怎么来了?”她好像没有和谁说过她的落地时间。

    “想来,就来了。”陆离微一用力,从她手中接过行李箱,走在了她前头。

    谭惜想起,陆离一直是个手眼通天的人,他若是想知道谁的行程,也就是一通电话的事情。

    “其实你不用特地赶来接我,这附近就有地铁站。”谭惜跟上他,没什么表情地说。

    “你看那些人。”陆离瞟了一眼前来机场举牌接机的众人,“他们难道不知道机场附近有地铁站么?”

    谭惜闪了一下眸光,转移了话题,问他:“等等怎么样?”

    临走前,她把等等从宁甜家接了出来,让陆离给带了回去。

    “他很好。”

    谭惜点头。陆离对等等是好的,陆母对等等也是真的疼爱,她也没什么不放心的。

    走出了机场,陆离的车就停在那里。

    “上车吧。”陆离打开了后备箱,把谭惜的行李箱放进去。

    谭惜也不矫情了,直接拉开车门坐到了后排。

    “先生,要送夫人回家吗?”司机低声询问。

    “不,我要去把等等接回来。”谭惜说。

    陆离微皱了一下眉,没有说话。

    车子一路疾驰,车内的气氛怪怪的,让人闷得慌。

    谭惜翻出手机,换上了国内的手机卡,开始刷近日来c市的新闻。

    她被一条占据了首页大部分位置的新闻标题给吸引住了视线:

    政委书记涉嫌受贿,现已停职查处。

    谭惜的心一紧,忍不住抬头望向副驾驶上靠着椅背闭目养神的陆离。

    政委书记,不就是陆离的父亲么?

    “陆伯父出了什么事?”谭惜忍不住出声问道。

    陆离睁开眼,声音寡淡:“你不用管。”

    “他毕竟是等等的爷爷,我想我总有过问的权利吧?”

    陆离始终沉默,还是司机忍不住插了嘴。

    “是曹小姐,先生提出要取消婚礼,并且说了一些话,曹小姐气愤之下,就”

    接下来的话,被陆离用冰冷眼神一瞄,没敢再说。

    谭惜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为什么要悔婚?在我印象里,你根本不是那种想一出是一出的人,难道是为了我吗?”谭惜声音严厉。

    “你想太多了。”陆离继续闭目养神。

    谭惜却不容他逃避话题,“曹家不是好相与的,你在这个节骨眼上悔婚,不就是在告诉曹家我们余情未了么?你这是在打她们的脸!”

    “余情未了?”陆离再次睁开眼,嘴里重复了一遍这个听来好笑的词汇。

    谭惜也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有些自恋了,稍缓了语气,说:“现在伯父还只是停止查处,你如果”

    “如果我现在挽回,事情就不会变得更糟,对么?”陆离冷下语气。

    “对。”

    陆离长吐了一口气,心里说不清是个什么滋味。

    这种被心爱的女人往别人那里推的感觉,他已经恶心透了。好像他小心翼翼捧着的一颗心,被人弃如敝屣地推开,打碎。

    尽管她也是为他着想。

    “这件事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我会处理,你管好你自己就好。”陆离冷声。

    谭惜坐在后座,唇慢慢抿成一条细线。

    她怎么就忙着忙着就忘了,陆离婚礼的日子,早就过去多日了呢?

    虞瑞出事的那几天,就是他原本约定好的婚礼日期啊。

    漫长的沉寂过后,车子终于在一处独栋别墅外停下来,司机的声音低低的:“到了。”

    “你在这里等我,我去接等等出来。”陆离说。

    “嗯。”谭惜垂着头应声。

    车里只剩下司机和谭惜两人。

    “那个,谭夫人。”司机有些尴尬地叫她。

    “有什么事吗?”

    司机斟酌了一番措辞,结结巴巴地开口:“我觉得您还是再劝劝先生吧,现在媒体都已经疯了,就连陆家的佣人出去买菜都会被路边窜出来的记者紧追着采访,陆家现在的情况很不好。”

    谭惜抬眼,“曹祖瑜现在在哪儿?”

    “我也不清楚,自从婚礼取消之后,曹祖瑜就不知去了哪里,紧接着,就曝出了那些新闻。”

    “好,我知道了。”谭惜颔首。

    在路上她已经快速浏览过了这段时间关于政委书记涉嫌受贿的一系列新闻,这件事的起因据说是有人匿名信举报,还放出了一些零零散散的证据,但还没有实锤。

    曹家应该是用此举来威逼陆家,目的,不过就是想陆离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乖乖地和曹祖瑜结婚而已。

    但如果陆离真的决心一条道走到黑,陆父,就绝不只是停职查处这么简单了。

    “曹小姐?”司机不可置信地看着迎面走来的曹祖瑜。

    谭惜也是微愕。

    “坏了,夫人你躲躲吧,如果让曹小姐看见了你,她和先生的关系就会更紧张了!”司机慌神地说。

    “躲不掉的,她已经看到我了。”谭惜一派镇定,望着目光锁定在她身上,径直走过来的曹祖瑜。

    “再说,曹家和陆家的关系已经到了这种程度,陆离会回头么?即便是他回头,又能挽回得了多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