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52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说得也是”

    尽管如此,司机还是放松不下来。他知道曹祖瑜不是什么善茬,眼下陆离还没有出来,万一她们两人发生了什么争执,他又该怎么办?

    谭惜是陆离放在心尖尖上的人,万一她有什么事,陆先生一定会怪到他的身上。

    正在为难着,曹祖瑜已经走到了车前。

    她在车窗外招了招手,笑眯眯地,示意谭惜下来。

    谭惜拉开车门走下去。

    “谭惜姐,好久不见。”她眉眼温顺地打着招呼。

    “好久不见。”

    “听说你刚死了丈夫,最近正在忙着争夺丈夫的财产。”曹祖瑜言笑晏晏,脸上的表情仍是一派天真可爱。

    谭惜眸色不变,只清清淡淡地笑:“你以前就是这幅样子的吗?”

    “是,也不是。”曹祖瑜漫不经心地环视着风景,“我是什么样子,取决于我面对的是什么样的人,对那些礼让三分的,我就礼让六分,对于那些妄图抢走属于我的东西的,我的脸色就好看不起来了。”

    “我从来不想抢谁的东西。”

    曹祖瑜笑了一下,“可是你已经在抢了。”

    “你们年轻人总是这么活力无限吗?”谭惜反讽,“且不说我根本什么都没做,单是你把什么都当做属于自己的这件事,就已经足够引人发笑了。”

    曹祖瑜还是笑,双眸弯弯,看起来十分甜美。

    “引人发笑吗?那就笑吧,反正你也没几天可以笑了。”曹祖瑜面上是势在必得的坚定,“我爱陆离,我一定要得到他!我在大学的时候,你知道我的那些同学看到陆离开着上千万的跑车来接我,羡慕成了什么样吗?像他这样优秀的男人,除了我,没人配得起!我知道你以前也是个豪门千金,但那又怎么样?你现在不过就是一个家道中落的中年妇女罢了!”

    “那些新闻,就是你爱他的方式吗?”

    曹祖瑜毫不在意地笑,“你已经知道了?那些事的确是我让我爸做的,这就是官大一级压死人的道理呀!他既然招惹了我,就断然没有半途而废的自由了,如果我得不到,那大家就谁也不要好过吧。”

    “这或许就是你得不到爱的原因。”谭惜的语气像是在教育一个任性的孩子。

    “拜托你了,离他远一些,你这人真的是挺晦气的,家里破产,丈夫早夭,接下来会不会落到孩子身上么我不知道。”曹祖瑜坏心地笑,“但是你千万离陆离远些,丧门星。”

    听到她说话这般难听,谭惜的脸色白了一些。

    她怎么说她都无所谓,可她为什么要诅咒与她无冤无仇的无辜孩子?

    “阿离出来了。”曹祖瑜笑眯眯地和刚走出陆家的陆离招手。

    陆离见了她,眼神冷得像是能结出冰碴。

    “等等很可爱,长得也很像阿离。”曹祖瑜压低了声音对谭惜说,“也幸亏是长得像,不然他野种的称号,可是摘不下去了。”

    谭惜的脸色越来越白。

    “你在和她说什么?”陆离拉着等等快步走到谭惜面前,寒着声去问曹祖瑜。

    “没说什么呀,这么凶干嘛?”曹祖瑜亲亲热热地上前挽了陆离的手臂,“阿离,我好不容易才鼓足了勇气来见你呢,爸爸也来c市了,他说他想和你好好谈一谈”

    “没什么可谈。”陆离近乎粗暴地挣开她,嫌恶似的掸了几下方才被她挽住的地方。

    曹祖瑜的笑脸挂不住了,“阿离,你这是准备撞破南墙不回头了?”

    “就是因为不想再撞南墙,所以才要取消婚礼。”陆离冷冷地说。

    “你一定要在外人面前说这些伤害我的话吗?”

    陆离拖了谭惜的手臂,“没有必要,我和你根本无话可说。”

    “陆离你会后悔的!难道你还没看到吗,这个女人的心里根本没有你!你现在为了一个根本不爱你的女人来和我作对,你是不是真的被这个女人灌了迷魂汤!”曹祖瑜红了眼圈。

    她到底哪里不如这个女人?可为什么,无论她怎样努力,都换不来他一丝一毫的爱!

    曹祖瑜冷静下来。她不想在这种情况下失态,尤其是在谭惜的面前。

    “阿离,我们的时间还有很多,我相信,你早晚会认清你真正想要的是什么。”曹祖瑜强笑了一下,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不是让你在车上等我么?”她走后,陆离把目光转向谭惜。

    “我又不是听话的机器人。”谭惜抱过了一直怔怔看她的等等。

    大半个月没见,等等圆润的小脸瘦了一圈,大眼睛也不似之前明亮。

    “麻麻”等等把脑袋埋进谭惜的怀里,声音沉闷,“虞瑞粑粑,他回来了吗?”

    谭惜不知该如何回答。

    等等在她的怀里,眼泪慢慢浸湿她的衣裳。

    尽管这段时间里,所有人都坦言说出了虞瑞离开的事实,电视上报纸上也都在报道卡伊总裁心脏病去世的新闻,但他还是不相信,他总觉得这一切不过是一场闹得比较大的玩笑,而向来疼爱他的虞瑞,一定会在某天突然出现,仍会笑眯眯地抱他去吃麦当劳。

    “虞瑞爸爸他,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谭惜抚着等等的头顶,轻声说。

    等等头也没抬,在她怀里点了点头。

    “那个地方,远得再也回不来啦。”他呜咽着说。

    谭惜的心,好像又碎了一次。

    “我送你们回去。”陆离亲自开车,对坐在副驾驶的谭惜说。

    “不,我还不想回去。”谭惜制止他,身体斜斜地靠在椅背上,疲惫地按压着太阳穴。

    陆离偏着头盯了她半天,才一转方向盘,掉头开往相反的方向。

    一路无言。

    谭惜没问他要去哪里,他也没有说。

    他和谭惜之间,好像隔了许多许多的事,一桩桩一件件,都在他们之间建立起一层层的围墙,一道道的沟壑,想要不费功夫地就跨越过去,绝无可能。

    踩下刹车的时候,名贵轿跑的车身小幅度地震动了一下。

    “到了。”陆离解开安全带。

    谭惜缓缓睁开眼。

    眼前的独栋别墅,赫然是她记忆里,那个从没有过半分温暖可言的,家。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