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53章 想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带我来这里做什么?”谭惜皱着眉。

    “想不到还有什么别的地方能有我们两个共同的回忆。”陆离拉开车门下了车。

    谭惜唇畔勾起讥嘲的笑。

    “很值得怀念吗?”

    “对我来说是。”

    “真遗憾,对我来说不是。”

    无论是结婚前还是离婚后,这里带给她的,无疑都是些痛苦的回忆。

    “对不起。”陆离忽然定定注视了她。

    谭惜平静地与他对视。

    “没能给你留下什么美好的回忆。”

    谭惜又勾了一个笑,教人看不清眸底的神色,“无所谓,我早想通了,在这个世界上,除却生死无大事。”

    “恭喜你大彻大悟?”陆离敛眉。

    车里一时间安静下来。

    后排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谭惜回头一看,原来是等等哭累睡着了。

    系着安全带的小身体歪歪斜斜地靠着椅背,小脸上还挂着晶莹泪痕,长长的睫毛也被打湿,看着让人心揪着般疼。

    “等等不是个爱哭的孩子。”谭惜低声,“这是他哭得最伤心的一次。”

    陆离沉默半天,才偏头问她:“不进去看看吗?”

    “进去吧。”谭惜笑笑,“来都来了,该想起的回忆也都想起来了,也没什么好逃避。”

    陆离先下了车,轻手轻脚地把等等从车上抱下来。

    走进别墅里面,一切都还是没有变模样,仿佛时空回溯到了五年前的某一天。

    “没有想过卖掉吗?”谭惜抚着玄关处摆放的精致瓷瓶,问。

    “不卖。”陆离面无表情。

    陆离将等等安置在了谭惜曾经住的房间里,然后回到客厅脱掉了外套。

    “还没吃饭吧?我给你煮碗面垫垫肚子。”

    谭惜没有拒绝,飞机上的东西她吃不惯,所以到现在还饿着肚子。

    她安静在沙发上坐下,用遥控器打开了客厅的电视,几乎是习惯性地,打开了曾经她最喜欢看的频道,看一看有没有什么新的综艺节目。

    陆离在厨房门口回首望她,心抽抽拉拉地疼。

    五年前的某天,那个坐在沙发上漫不经心看电视的人是他,而谭惜,穿着一身松松垮垮的居家服,腰上裹了一条围裙,笑着问他有没有吃东西,给他煮的面里要不要放些丸子。

    “要放些丸子吗?”陆离忽然开口。

    谭惜诧异看他一眼,“还有丸子吗?”

    “有,我前段时间买来放进去的,应该不会过期。”

    谭惜点点头,“那就放一些吧。”

    说完,就继续转过头看电视,似乎根本没有去细想为什么陆离会买了菜放到这里。

    陆离走进厨房,先把煮面的小锅洗了一遍,然后添水进去,开了大火烧水。在这个空档,他打开了冰箱,从里面满满登登的速冻水饺里找出一包开了封的墨鱼丸。

    水热一些的时候,他把切好的墨鱼丸扔进锅里。看着水里冒着的小簇小簇气泡,他居然从煮面这件小事里咂摸出了一点甜味。

    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他还能亲手为谭惜煮一次面。

    眼前的这幅场景,多像他这几年里来来回回梦到的那个场面。

    孩子在房间里睡着,谭惜还在看百般无趣的相亲节目,而他也不再端着架子,裹上围裙,洗洗手,煮一碗热气腾腾端着烫手的面。

    等到陆离从厨房走出来时,客厅的电视还在放着,只是谭惜,已经靠着沙发背上睡熟了。

    她应该是很累了,即便是那样不舒适的睡姿,她也呼吸均匀,睡得又绵又香。

    陆离把面端到饭桌上,想了想,又旋身回去,拿了只锅盖出来,把面碗扣住。

    大概一个多小时,谭惜迷迷蒙蒙地睁眼。

    映目的,是陆离线条完美的下巴。

    她大脑放空了几秒,随后猛地坐起来。

    “醒了吗?”陆离淡淡看她一眼,“面已经凉了,我再重新给你煮一碗吧。”

    谭惜摸了摸自己的后脑。

    她竟是睡在陆离的腿上。

    “怎么不早点叫醒我?”谭惜起身,走到饭桌前掀开盖子看了一眼,“还没凉,只是融成一坨了,不过还可以吃。”

    陆离“嗯”了一声。

    谭惜吃着面,眉眼低垂,“股东大会就快开了,我希望你能跟我一起去。”

    “好。”陆离直接应下来。

    谭惜挑面的动作顿了一下。

    “我知道你在卡伊有百分之八的股份,如果你这个时候去法院起诉要回等等和染染两个孩子,你的股份加上他们两个的股份,以你的实力,足够吞并卡伊。”

    陆离点头:“是个不错的主意。”

    谭惜笑了一下,“下个星期五,提前订好机票。”

    “好。”

    吃完了面,谭惜去厨房洗了碗。

    出来的时候,等等已经醒了,正坐在陆离的腿上看谍战剧。

    “等等,我们该走了。”谭惜招呼着。

    “现在吗?”等等扭过头。

    早知道他该再多睡一会儿。

    “嗯,姥姥和姥爷这几天就要回美国了,你和妹妹跟着她们回去玩一段时间,好不好?”谭惜说。

    陆离瞳孔一闪,“要把他们送走吗?”

    “是,我照顾不到他们,放在我爸妈那里我还放心些。”

    陆离不再说话。

    “好呀,正好我也舍不得姥姥和姥爷。”等等笑起来。

    望着他脸上哭过的痕迹,谭惜的心蓦地一酸。

    等等懂事得让人心疼。

    “跟妈妈回家吧。”谭惜从陆离的怀里把他抱出来。

    陆离也起了身:“我送你们。”

    谭惜点点头。

    这地方太偏远,根本打不到车,反正陆离也是要离开这里的,不如就顺路载她们一程。

    “手机别关机。”陆离在车上说。

    “嗯,一直开着。”

    “如果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尽管来求我好了。”

    “嗯,会的。”

    “我很想你。”

    “”

    谭惜怔忡。

    这个人,怎么能突然就说这样让人尴尬的话,现在叫她怎么办?

    “很困扰吧?我说这样的话。”陆离唇角勾起一个自嘲的弧度,“但我从刚才见你的时候开始,心里就一直在叫嚣着要说出这句话,如果我今天不说,恐怕一个晚上都不能睡好了,所以,原谅我吧。”

    谭惜望着窗外不断倒退的风景,沉默不语。

    等等在后座捂住耳朵。

    谁让他是个非礼勿听的君子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