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55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股东大会召开在即,谭惜日复一日地紧张等待。这几日有媒体断断续续地联系她,希望能够为她做一个专访。

    谭惜的本意是拒绝,可陆离听说之后,却一反常态地让她接受专访。

    “适当地炒作,会让舆论向你这边倾斜。”

    不过一个星期,报纸上、杂志上,以及各大新闻网首页,铺天盖地的都是谭惜憔悴哭红双眼的照片。

    曾经的学生,博客的粉丝,以及她的书迷,在这时候站出来表示支持。媒体为了造势,更是一边倒地宣扬她的精神。

    “死了老公还这么不安分。”陆母关掉谭惜专访的新闻节目,冷笑着说。

    陆父坐在一旁,静默得像是桩木头人。

    “你哑巴了?”陆母没好气地看他一眼,“咱们家能有今天这个下场都是怪你!如果当初你不和谭家人搞什么指腹为婚,谭惜这女的也就不会进咱家的门!你看现在,她都把咱们家祸害成了什么样子”

    陆父冷漠地瞥她一眼,“这又关人家什么事了?”

    “如果不是因为她,儿子又怎么会死活不答应和祖瑜的婚事呢!”陆母愁得连声叹气,“我现在担心的,就是万一他们两个真的死灰复燃咱们家已经在谭惜身上栽过一次跟头,如果再栽上一次,咱们家这辈子都别想再抬起头来了!”

    “还不是都是你养出来的好儿子,怪不了别人。”

    陆母正气着,客厅的电话就响起来。

    “接,看看是谁。”陆母指使着佣人接起电话。

    不一会儿,佣人就捂住了电话听筒,压低声音对陆母说:“太太,是曹小姐”

    陆父和陆母的脸色立刻就起了变化,阴晴不定。

    犹豫半晌,陆母还是亲自去接了电话。

    “伯母,我是祖瑜。”曹祖瑜的声音一如既往地甜美,“下午您有空吗?我想约您一起上街逛逛,我听说上周的米兰走秀新款已经到了本市。”

    陆母用眼神询问着陆父,却久久得不到回应,只好满面纠结:“啊?我下午有空但是我也不缺衣服,也不用”

    “有空的话您就陪我一起吧。”曹祖瑜在电话里笑得可爱无邪,“我好久没有和您一起逛街了呢。”

    “那好”

    挂断电话,陆母忧心忡忡地坐回陆父的身边。

    “祖瑜约我一起逛街,她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意味着这件事还有缓和的余地?”

    陆父闭了眼睛,无动于衷。

    即便是有缓和的余地,那又如何了?他的位置毕竟敏感特殊,被人曝出了这样的事情,到最后无论是误会还是有人刻意抹黑,这个污点怎么擦也都擦不掉了,最好的结局不过就是他寻个体面大方的借口,主动辞掉官位。

    “我累了。”陆父起身,向着一楼的房间走去。

    陆母在他身后大呼小叫:“你还是不是人?我为了你的事愁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你倒好,直接撒手不管了!你不管,我也不费那个劲了!”

    下午的时候,陆母还是精心打扮了一番出门。

    见到祖瑜的时候,她穿着一身鲜艳的红色小连衣裙,衬得她肤色白亮,面若桃花。

    “伯母!”曹祖瑜小跑着过来,挽住陆母的手臂。

    “诶!”陆母有些尴尬地应声。

    曹祖瑜却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亲亲热热地依偎着她:“伯母,我知道您喜欢欧美风的围巾,我提前在商场给您预定了几年秋季最新款,我现在带您去看看。”

    “不用,不用那么破费。”陆母的笑容僵硬。

    曹祖瑜抿着唇笑,“伯母,才几日不见,您就和我这么生分。”

    提起这个,陆母就感觉更加不自在。

    “伯母,我知道您是在意陆伯父那件事,或许我在您眼里只是一个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女孩。”曹祖瑜婉声,“但我是真心爱着阿离,从我看到他第一眼的时候我就爱他,如果我不能和他在一起,那我的余生就不会有什么幸福可言了,我相信您也能看得到我对阿离的心,虽然有些可笑,但我还是想取得您的谅解。”

    陆母瞳孔闪动了几下,随后手心覆上了曹祖瑜挽着她的那只手。

    “祖瑜,伯母明白你的心,但是你这一步,真的走错了。”

    曹祖瑜偏头听着。

    “陆离从小就是个表面听话,内里却比谁都要倔强的孩子,这些年他久居高位,更是如此,你这样做,反倒是在用力地把他往别人那里推啊!”

    曹祖瑜垂眸,声音轻缓里透着无尽的委屈。

    “我知道啊,但是我除了这样做,根本没有其他的选择,无论我怎样,他的心里始终都没有我,所以我才想搏一次,让我在他心里占据一个只属于我的位置。伯母,我没有他不行。”

    陆母听了,只是叹气。

    她能够理解祖瑜,却无法原谅。

    “孩子,你是在往我们家人、和往你自己的心上捅刀啊!”

    曹祖瑜红了一圈眼眶。

    “对不起,我知道我太过任性。”

    但是她,偏生就是那种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不管是心上捅刀还是怎样也好,即便她心里有愧疚,也丝毫妨碍不到她渴望得到自己心爱的东西的心情。

    陆母已经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她也看明白了,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件事非得陆离出面解决才行,别人谁也管不了。

    “走吧,不是要看围巾吗?”陆母使了个小动作,故作漫不经心地挣开了曹祖瑜的手臂,走到了她前面。

    曹祖瑜不动声色地在原地站了几秒,随后她抬起头,又恢复了先前的那副明媚笑脸。

    “伯母,等我们看完了围巾,再去看一看珠宝首饰吧!”

    梦烧的总裁办公室里,陆离滑动着鼠标,快速浏览卡伊总部那边传来的文件。

    上面是已经基本敲定了站队的股东名单,支持谭惜党和反谭惜党人数相当,还有一部分属墙头草的“中立人士”。

    看似双方旗鼓相当,实则胜负已成定局。

    这一次,谭惜必赢。

    想到那个近日来消瘦了一大圈的小女人,陆离的心里端的不是滋味。

    不知从何时起,他连谭惜的喜怒哀乐也都被传染,她不开心,他头顶的天空也是黑压压一片,让他喘不过气。

    想了想,陆离拨通了办公桌上的电话,吩咐外面的助理去餐厅订餐。

    “顺便把谭惜叫来,就说我有事找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