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57章 爱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阿离,我只是关心你而已,你何必这么针对我?”曹祖瑜微敛了笑意,眼中有着掩饰不去的不悦。

    陆离的视线根本懒得落到她身上,直接越过去,看向站在门口的陆母。

    “妈,您先回去吧,公司不是聊家常的地方。”

    陆母不听他的,踱着步子走进来转了一圈。

    “不是聊家常的地方,那你们是在这里聊些什么?我倒是想听一听。”说着,她的眼神就定在了谭惜身上。

    谭惜对她的话置若罔闻,甚至连个招呼都不想打,反正陆母也一向不待见她,她再怎么有礼貌,也不过是热脸去贴冷屁股而已。

    “妈,我的事情不用您管。”陆离的面色更冷了一些。

    “我是你妈,你的事情不用我管,难道还要外人来管么?”陆母意有所指。

    曹祖瑜压下心中的不快,又绽了一张笑脸去拉陆母的手臂。

    “伯母,您别生阿离的气,阿离他不是那个意思。”

    陆母重重冷哼一声。

    “妈,您回去吧。”陆离的语气没有丝毫缓和。

    “我就不回,你叫保安来赶我吧!”陆母直接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看样子,是真打算就坐在这里不走了。

    谭惜把餐盒里的最后一口饭送进了嘴里。

    因为吃得太急,喉咙里噎堵得难受,她拍了半天胸口也没顺下去。

    “吃那么快做什么?又没人和你抢。”陆离注意到她的动作,起身倒了一杯温水递到她手中。

    谭惜喝了大半杯的水,才感觉好受了些。

    “我吃好了。”谭惜快速收拾了一下用过的餐盒和一次性筷子,随后站起身,和陆离点了个头就要走出去。

    “等一下。”陆离也盖上餐盒的盖子,唤了门外的助理进来收拾。

    谭惜回眸望着他的动作。

    陆离用湿纸巾擦了把手,拎起外套走到门口:“妈,您在这里坐着吧,我出去一趟。”

    “你、你去哪啊你!”陆母气得呼吸都不顺畅了。

    “我还有事。”

    曹祖瑜看着陆离和谭惜并肩的身影,心底的火都快从七窍里喷出来。

    “阿离!你有什么事还要出去做,该不会是与工作不相干的私事吧?”

    “嗯。”陆离冷漠回应。

    曹祖瑜咬了牙,“我爸爸已经在c市住了一段时间了,如果你有那个时间,不如去”

    “没空。”陆离直接拖了谭惜走出去。

    如果不是还有别人在,曹祖瑜此时恐怕早就按捺不住怒气,将这里的东西乱砸一通了。

    他居然敢就这样明目张胆地和那个女人拉拉扯扯,他对她百般紧张,万般维护,可为何对她却总是恶语相向,连一丝丝的好脸色都吝啬于给她?

    “这孩子真是气死我了!”陆母捂着胸口,气得连眼皮都不知该怎么翻了。

    曹祖瑜眸中神色阴晴不定,想了又想,她还是抑制住火气,上前去扶了陆母。

    “伯母,您别气坏了身体,我相信阿离他只是暂时被迷住了而已,到最后,他一定会知道谁才是最适合他的人。”

    随着谭惜一同下了楼,陆离沉默着,一言不发。

    “今天你叫我来,到底是有什么事?”谭惜望着陆离。

    “没事就不能叫你来了吗?”

    谭惜皱了皱眉,“总要有个理由吧。”

    “想见你。”陆离顿下脚步,瞳色幽深,“想和你一起吃饭,几天看不到你的脸就会心烦意乱。”

    谭惜的脚步没停,将惊讶与其他情绪都悄然隐匿在了眸底。

    “陆离,我们之间还能有其他话题吗。”

    “可我暂时只想说这个。”

    谭惜加快了脚步,更远地将陆离甩在了后头。

    看着她逃跑般的匆忙步伐,陆离很想去追,却不知该站在什么立场去追。

    纵然这些时日里谭惜对他的态度有所转变,但这并不代表她心里已经原谅他。她对他短暂的温和,不过是出于感激,像面对一个雪中送炭的的救命恩人,再怎么感激,却终究是设了一层心防。

    陆离眼睁睁看着谭惜拦了一辆出租车,只回首匆匆点头算作道别。

    秋后的烈阳,照得他眼角发酸。

    在回家的半途中,谭惜又接到了宁甜的电话。

    她约了谭惜去喝下午茶,而且语气低落,活像是受了什么刺激。

    一向粗神经的宁甜竟会有这个时候,那就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谭惜有些担心,于是报给了司机宁甜短信发来的地址。

    顺着酒吧里狂闪的灯光,谭惜找到了坐在角落闷头喝酒的宁甜。

    “你所说的下午茶,就是这些吗?”谭惜居高临下地望着她。

    宁甜抬头扫她一眼,胡乱把桌上的空酒瓶划拉到一边。

    “你来了。”

    见她少有的萎靡,谭惜拧眉担心起来。

    “发生了什么事?让你到这里来买醉。”

    宁甜又抿了一口酒,脸上的表情不知是哭是笑。

    “谭惜,我觉得我完蛋了。”

    这一句着实把谭惜吓了一跳,她连忙坐下来,紧张地询问:“是不是你家里出了什么事?还是”

    “你想什么呢?”宁甜翻了翻眼皮。

    “那是什么事?”谭惜诧异。

    宁甜犹豫了半天,才小心翼翼地开了口。

    “我觉得我爱上了一个人。”

    这下轮到谭惜来翻眼皮。

    “我还以为是什么事。”

    宁甜满面郁结:“我这次是真的栽了。”

    “到底怎么了?”

    “我好像爱上了秦商。”

    谭惜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

    想不到这对活冤家,还真有看对眼的时候。只不过看现在的样子,只怕是宁甜有心,秦商无意。

    “革命尚未成功,你不继续努力,在这里喝‘下午茶’有什么用?”

    宁甜又翻了翻眼皮。

    “关键他是个花花公子!他泡夜店,女人在他身边,从来都不会超过三天,全c市的夜场女人都快被他玩了个遍。”宁甜越想越觉得憋屈,不明白自己脑子里到底哪根筋搭错了,会爱上秦商那样她从前最是厌恶的男子。

    宁甜说的这些,谭惜倒是没法帮秦商开脱。

    当初她还和陆离在一起的时候,秦商就已经是现在这幅样子。流连夜场,处处留情。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