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59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宁甜这段日子的反常,竟然是因为她在吃醋!这个认知让秦商着实惊悚了一下。

    “你那是什么表情?”宁甜不满,眼看着又要开始新一轮的叱骂。

    谭惜在一旁听得冷汗涔涔,以宁甜现在这个状态,能抓住秦商的心才有鬼了。

    “我们走吧。”谭惜连忙扯了一把宁甜,不断冲她使着眼色。

    宁甜这才愤愤地闭了嘴,不情不愿地跟着谭惜转了身。

    却不想,与陆离迎面对上。

    陆离见到她们,眸中闪过一抹惊诧。

    秦商舒了一口气,好像对陆离的及时赶到十分满意,打着哈哈将谭惜往前推了一把,说:“你看,很巧是不是?这叫什么?缘分!”

    “孽缘吧。”宁甜语气不屑。

    “你这臭丫头怎么说话呢”

    宁甜又和秦商打起了嘴仗。

    这边谭惜和陆离对视着,谭惜眼中有着明显的尴尬。

    两个小时前,她还从他的公司楼下落荒而逃,可转眼间他们又在这里遇见。

    “怎么到这里来了?”陆离微敛了眉。

    谭惜指了指还在乐此不疲打嘴仗的宁甜。

    “既然来了,就进去坐坐吧。”虽然他满心不希望谭惜在这种地方久留,但此刻她就在眼前,若是再放她逃过这一次,恐怕就真的要在卡伊的股东大会上才能见到她了。

    一旁和宁甜绊着嘴的秦商也临时休战,顺着陆离的话往下说:“对嘛,难得我们在这里遇上,不如就找个包厢喝几杯。”

    “谁要和你喝几杯?吃屎去吧你!”宁甜恨恨地对秦商说。

    秦商瞪了宁甜一眼,没理会她。

    “就坐一会儿,我等下真的还有事。”谭惜无奈。

    “成!”秦商弯了弯眼睛。

    四人来到了二楼的包厢区,宁甜虽然嘴上傲娇着,可心里其实很愿意能和秦商多相处一会儿。

    到了包厢里面,宁甜本想和谭惜坐在一起,却冷不防被秦商扯了一把,直接被惯力拉进了秦商的怀里。

    “你做什么?”宁甜又羞又恼,身体紧贴着秦商的胸膛,想从他身上下来,可秦商的手臂却用力将她箍住。

    “这么好的环境,你就不要再当电灯泡了。”秦商向谭惜那边使了个眼色。

    宁甜的心早就乱了,只能慌忙地点头。

    “行行,你先放开我!”

    秦商低头看了一眼二人紧密贴在一起的身体,莫名感觉有些烧,连忙将宁甜给推到了一边。

    “想喝点什么?”陆离问坐在他身侧的谭惜。

    “水就好。”

    秦商和宁甜在同一个沙发上坐下,两人的距离却是拉得远远的,一个坐在这头,一个坐在那头,恨不能沙发能再加长一些。

    “他们两个怎么回事?”陆离扫了一眼那别扭的两个人。

    “可能是擦出了爱的火花。”谭惜笑笑。

    陆离一脸的了然。

    “嫂子,今天这么好的日子,你只喝水有点不合适吧?”秦商看着谭惜手里握着的纯净水,表情有些怪异。

    陆离这厮怎么也不劝劝她?在这种情况这种场合,果断还是灌醉了之后吐露心声最合适啊!吐露不成,也可以把生米煮成熟饭,还愁什么攻不下谭惜这座城池?

    谁知陆离不但不领情,反倒维护起谭惜:“她胃不好,你别勉强她。”

    秦商郁闷得快要呕血了,陆离这厮自己不懂怎么去打动女人,却还连他这个情场老手的劝告也不听,真是活该他单身一辈子!

    “你为什么劝谭惜喝酒,你是不是图谋不轨?”宁甜一脸狐疑地看着秦商。

    “你有被迫害妄想症吗?就算你有病,你妄想自己被害也就行了,你妄想别人做什么?”秦商反唇相讥。

    宁甜咬了牙,先瞪了陆离一眼,随后才恶狠狠地开口:“你们男的都是一副德行,安不了什么好心!不珍惜眼前的,等到失去之后才悔断了肠子想挽回,这种人活该受到折磨,自己做的孽,还指望谁来帮?”

    秦商睨了一眼义愤填膺的宁甜。

    看来她已经看出他想重新撮合谭惜和陆离的想法,在明里暗里地将两人都讽刺一通呢。

    陆离怎能听不出宁甜话里的意思?他还是默不作声,心中却泛起了淡淡的苦。

    当初的确是他不珍惜眼前的美好,以至于他本该拥有的幸福,被他自己亲手毁掉。

    谭惜扫了一眼宁甜,微皱着眉,提醒她讲话的分寸。

    “这样吧,既然嫂子不喝酒,那就我们三个喝!”秦商打着圆场,将服务员送进来的酒开了瓶,给他们三个各倒了一杯。

    宁甜拿起酒瓶看了一眼,“哟,1948,这破地方还有这种稀罕货?”

    “这地方当然没有,这是我的私藏。”秦商翻了翻眼皮。

    宁甜听闻,直接甩给他一个极不客气的冷笑。

    “秦大少果然是酒吧的忠实顾客,不仅要来照顾那些小姐的生意,还舍得把这么珍贵的酒放这里存着。”

    听惯了宁甜酸溜溜的语气,秦商也懒得和她斗嘴,只抬手晃着她的酒杯。

    “你喝不喝?不喝我可喝了。”

    “喝!”宁甜抢过酒杯,瞪着眼睛抿了一口。

    这酒价值不菲,她怎么能不喝?她不但要喝,还要狠狠地喝,把这个混蛋喝得心肝肺直颤才好!

    看着这一对欢喜冤家,谭惜唇边逐渐有了笑意。

    “秦商并不像他表面那样。”陆离对谭惜说。

    “我能看得出来。”谭惜点头。

    陆离淡淡凝望着她,缓声问:“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呢?”

    “我就是看得出来。”

    或许是出于女人的第六感,也或许是谭惜天生对人性的敏锐洞察力,好人或是坏人,真情还是假意,她都可以看得出。

    陆离轻点了一下头。

    她看其他人的时候可以看得那么通透,但是,她怎么就一直看不到他的心?

    “这两天就是中秋节了,打算怎么过?”陆离转了个话题。

    谭惜怔了一下。

    “原来这么快就中秋了。”

    以往的几年里,每到这种意义重大的传统节日,虞瑞总会提前几天买好节日的东西。若是虞瑞此时还在世,他应该早已喜气洋洋地买好了月饼,邀功似的让她品尝。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