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63章 心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好,很好,看来你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了?”曹父眼神森寒。

    陆离点头。

    “你最好不要后悔!”曹父气冲冲地撂下一句话,拉着曹母走了几步,回头见曹祖瑜还愣在陆离身边没有要走的意思,他顿时恨铁不成钢,“祖瑜!人家都把话说到这份儿上了,你还要留在这儿自取其辱吗?!”

    曹祖瑜咬紧了牙,眼中满是不甘和恼恨。

    “我不会放手的!陆离,既然你当初招惹了我,我就不许你半途而废!”

    陆离凝视着他衣袖上一枚精致五角星形状的袖扣,连一个眼角余光都没有施舍给她。

    倒是从始至终一直坐在一旁没有开口的陆晟,从沙发上站起身,走了几步后回头望着祖瑜,那模样,分明是“好走不送”的姿态。

    曹父见此,更是气到了极点。他上前死死拽住了曹祖瑜的胳膊,脸色青了紫,紫了绿。

    “跟我回去!”

    曹祖瑜红着眼眶,被曹父拖走了。

    大门关上后,客厅里的一家人久久没有言语。

    “刘婶,今晚吃什么?”陆离若无其事地询问佣人晚上的饭菜。

    “吃什么吃!好好的一个中秋节,被你给闹成了这样!”陆母坐在沙发上,越想越是绝望。

    方才曹家人临走前的那副神情她看得清清楚楚,那明摆着就是要报复的模样,她也从未想过陆离会真的把曹家得罪至此,要是她知道了,就绝不会让陆离回来!

    “妈,我后天要去美国一趟,有什么需要我给您带的么?”陆离仍然镇定自若。

    陆母冷不丁听说他要去美国,心中的火气更盛。

    “咱们家马上就要完蛋了,你倒是会躲,居然还要躲到美国去!”

    陆父眸色不定,坐在一旁不知在想着什么。

    倒是陆晟,是除了陆离以外最淡定的人。

    “妈,你慌什么?之前的那些事,你真的以为我哥没有主意?咱们家的势力的确是比不上曹家,可咱们也不能由着曹家一张嘴乱说话。”陆晟只扫了一眼陆离,就看出他已经成竹在胸。

    “什么?”陆母的脸色变了,看向陆离,“儿子,你真的有办法?”

    陆离点了点头,眸子里又露出往日倨傲冷漠的神色。

    自从陆父被曝出新闻后,他心中的算计就一刻未停,虽然陆家会有今天完全是罪有应得,但他怎么会甘心一直被人掐着软肋威胁?

    他从不是好脾气的人。

    一个中秋,当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就在谭惜以为自己今日就要和萍姨共同度过的时候,一个久违了的号码重新闪烁在了手机屏幕上。

    看着规规整整的“谭若”两个字,谭惜忍不住有些欢喜。

    “姐,你回国了?”接起电话,谭惜惊喜地问。

    “回国了,刚听说了你这几年的事迹,已经被气得准备订机票再回英国去了。”谭若的声音冷冰冰的,像是能把人冻住。

    谭惜笑笑,“这次回来打算住多久?不过实在有些不巧,我后天有事,要去美国一趟。”

    “争你老公的遗产?”谭若说得毫不客气,“你现在倒是长本事了,刚没了一个老公,马上又和那个陆离勾搭上了是不是?”

    “姐,你乱说什么啊。”谭惜尴尬起来,“我和陆离已经没有关系了,最近和他有联系,也不过是因为他可以帮我”

    谭若并不买账,笑得让人脊背生凉。

    “要是真的已经没有关系,他又为什么要帮你?”

    谭惜默然半晌,还是开了口:“姐,你也应该听说了,我有两个孩子。”

    “然后?”

    “然后,这两个孩子,都是陆离的。”谭惜有些勉强地说出这句话。

    这下,连谭若都沉默了。

    对外,他们宣称等等是陆离的孩子,而染染的身世复杂,为了避免外人说三道四,也因为虞瑞是真的想把染染当成自己的亲生骨肉,所以他们对外宣称的,染染是虞瑞的孩子。

    连姓氏,都随的虞姓。

    谭若深吸了一口气,隔着电话,谭惜都已经感觉到了谭若恨不得把她掐死的那份生气。

    “谭惜,你真行啊,陆离那个渣男当初那么对你,你不但不对他敬而远之,你还给他生二胎!你爸妈怎么没把你给打死呢?”

    “姐,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谭惜的语气发苦。

    谭若不耐烦,“得了,我也不管事情到底是什么样儿,我这次回来要住上一段时间再走,我的任务,就是把你从陆离这条沟里给拉出来,等你从美国回来,我带你结识高富帅去。”

    谭惜顿时哭笑不得,“姐,你就别给我添乱了。”

    她不知道为什么谭若对给她介绍高富帅这件事执念这么深,从前她还没和陆离离婚的时候她就想着这事,现今一切翻天覆地地变,她居然还是原来的心思。

    “我给你添什么乱了?难道你是想守寡一辈子?还是说,你真的决定和陆离重新开始。”

    “我现在只想照顾好我的两个孩子,其他的,我什么都不想。”提起两个孩子,谭惜的心就揪着疼。

    也不知他们在美国过得好不好,虽然她知道爸妈是真心喜欢两个孩子,也一定会待他们好,但她还是免不了担心。

    尤其是等等,他一向是个心思重的孩子,也不知他过得开不开心。

    “少来这套,我还不知道你的心思吗?你无非就是觉得对不起虞瑞,心里过不去这道坎。”谭若冷笑道。

    回国的这两天,她已经把谭惜的事情都查得详细无比,包括她那个短命丈夫的死因。

    “谭惜我告诉你,虞瑞的心脏病是天生的,这件事要怪,也只能怪他那群冷漠的家里人,怪不到你身上。”

    谭惜的心沉入湖底。

    道理她都明白,可她还是忍不住在心中怨恨自己。

    虽然虞瑞的心脏病是天生,可如果她早一些发现,早一些带他去检查身体,也就不会有这样的事发生。

    现在的科技那么发达,他可以做手术,可以请医生安排调养,甚至还可以换一颗心!

    可他偏偏早逝。

    说到底,还是她这个做妻子的没有把他放在心上。

    “姐,你不明白虞瑞对我的好,也不明白我对虞瑞的坏”

    谭惜咬着唇,深怕会忍不住呜咽出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