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64章 嫁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到最后这个节日还是自己一个人过,所谓的团圆,也只有梦中才能实现。

    谭惜理了理心情,继续看着电脑内的文档。

    现在还不是她伤春悲秋的时候。夺过卡伊是首要任务,但并不是说完成这个任务之后就可以一劳永逸,她还要钻研怎样去经营公司。

    卡伊是虞瑞的心血,她不能让卡伊在她手里倒下。

    周五那天,谭惜和陆离一同登机。

    这是她第一次和陆离一起出行,坐在安静的商务舱里,陆离在看着财经报纸,而谭惜闭着眼,试图眯上一会儿养足精神,却无论如何也睡不着。

    “紧张吗?”陆离看着报纸,头也不抬地问谭惜。

    “还好。”谭惜睁开了眼。

    听她那仓皇的语气,分明就是紧张到了极点的模样。

    陆离忍不住叹气,放下手里的报纸,偏头去看她有些憔悴的小脸。

    “你完全不用担心这次的股东大会,我说过”

    在他还没把话说完之前,谭惜就摇了头。

    “我不是在担心这个,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过今后的生活。”

    最让谭惜恐慌的,就是她已经失去了生活的方向。从前有虞瑞在时,她拥有一切,对生活也是充满希望。

    可现在她连家都不完整,心里的那一块永远地缺失,她不知道以后还能做些什么。

    “嫁给我。”陆离平静地吐出这令谭惜震惊侧目的三个字。

    谭惜下意识地摸了摸戴在无名指上的戒指。

    这枚戒指是她和虞瑞结婚时互相交换的那一枚,这许多日子里,她从未有过一刻将它摘下,就连洗澡时,她都始终戴着。

    “你不用担心以后的生活,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

    “陆离,现在这个时候,你别说这个行么?”谭惜微蹙了眉。

    陆离闭了嘴,重新抖开那张已经被他折起放到一旁的报纸。他知道,现在谭惜还是不能接受她,如果想要攻破她的心防,就必须循序渐进。

    到了美国之后,一切都进行得十分顺利。得意洋洋想要瓜分卡伊的大股东们败了个彻底,走出会议厅的大门时,他们灰溜溜地连头也不敢抬。

    谭惜去洗手间的空档,听到有几个女声在外面阴阳怪气地议论。

    “那个谭惜究竟什么来头?居然能搬动陆离来给她撑腰,看她长得也不赖,该不会是虞瑞死后她找的下家吧?”

    “谁知道呢,对这个看脸的社会绝望了。”

    “光有脸有什么用,她懂经营公司吗?最后还不是要败光虞瑞的遗产!”

    这些难听刺耳的话一字不落地传入谭惜的耳朵,她却像是事不关己般镇定。这些年她听的太多,遭受的也不少,她早就可以将这些闲言碎语自动过滤出去。

    若是什么人的话都能让她心堵一番,那她早就抑郁而死了。

    “你们在说什么?”陆离远远听到那几个女人聒噪的声音,寒着一张脸走过去。

    那几个女人见了陆离,立刻心虚地噤声。

    陆离扫了一眼她们的胸牌,轻蔑地抬了抬眼。

    “几个行政部的打杂小妹,也敢妄谈你们未来老板的闲话了么?”

    几个女人互相对视,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尴尬和后悔。

    整个卡伊上下谁人不知,陆离是谭惜最强大的后盾。也就是说,这两人是穿同一条裤子的,若是她们得罪了陆离,以后也别想再继续在卡伊混下去。

    谭惜在洗手间里洗好了手,抽了纸巾随意擦了擦。

    听着那几个女人一迭声地和陆离道歉,她悠然走出去,对陆离说:“我们走吧。”

    不顾身后戛然消失的声音,她踩着高跟鞋,“嗒嗒嗒”地和陆离并肩离开。

    “越来越有女强人的范儿了。”alice站在不远处与其他人攀谈,不时观察着这边的情况,见谭惜从始至终都没变过表情,情不自禁笑着感慨一句。

    陆离望着身边穿着职业装束,显得整个人干练不少的谭惜,脑海中又浮现出今夕和往日的对比。

    若是五年前有人告诉他,谭惜会蜕变成今日这幅模样,他一定死也不敢相信。

    她已经不再是曾经那个撒着欢,对他说余生请你指教的小女孩了。

    岁月带给她的,远比旁人多。

    “我还有点私事,你先回酒店吧。”谭惜说。

    “什么私事?”

    谭惜犹豫一下,还是开了口:“回一趟我在美国的家。”

    这句话让陆离的心骤然刺痛。

    是了,她在美国还有一个小家,一个与他一丝一毫关系都没有的,家。

    “我要去。”

    谭惜微诧地看了一眼他。

    陆离的语气根本不是在商量,而是十足的笃定。谭惜一眼就望进他深不见底的眸子,里面的认真和坚持,让她无端端发慌。

    “两年没回去过,还认识路吗?”在车上,陆离问她。

    “认识。”谭惜低声。

    那个地方,是在她度过了一段漫长难熬的岁月后,和虞瑞一起买下的房子。虽然她当时和虞瑞住的是南北两个不同方向的房间,但在她心里,那就是她和虞瑞的第一个小家。

    到了地方之后,谭惜望着门外有人精心修剪过的草坪,熟悉的门窗,回忆像是挣脱了牢笼的困兽,疯狂嘶吼着席卷进了她的脑海。

    “进去吧。”陆离见她不语,低声提醒她。

    谭惜压下心里杂陈的五味,用钥匙投开了门。

    两年无人出入,屋子里已经积了不少灰尘。谭惜抚摸着玄关处的那一只花瓶,丝毫不在意手上沾染了尘土。

    陆离在她身后,视线一直锁定她的身影。

    看她瘦削的肩膀颤得那般厉害,他隐忍着,没有走过去抱她。

    谭惜在沙发上坐下,回忆着她与虞瑞商议回国的那一天。

    她说,她陪他参加虞威的生日宴,等到两个月之后,她们就一起回到这里。

    可后来

    谭惜忍泪,已经不敢去想后来的事情。

    在她回忆的这个空档,陆离已经将整个房子四处走了一遍。

    房子的面积不大,约莫也就一百多平方米,但房子里的每一处都装扮得十分温馨,都是谭惜喜欢的风格。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