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65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这栋房子,装载着那三年里他从未参与过的,她的生活。

    陆离的心像是被放在烧烤架上,烟熏火燎得,让他百般煎熬。

    即便再怎么在心里劝解自己,他也控制不了自己的心,即使虞瑞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他和谭惜的故事连个句号都没画上就已经完结,可他还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他嫉妒得要发疯。

    “参观完了吗?”

    不知何时,谭惜已经站在他的身后。

    陆离点了下头,转身时又向房间里面扫了一眼。

    简单大方的纯色系床单,被子铺得十分平整,床头柜上有一盏同样很简约的台灯,旁边还有几本看不清封面的书。

    “这是他的房间?”陆离低声问。

    谭惜身体一颤,随后“嗯”了一声。

    陆离没再说什么,跟着谭惜的脚步往外走。

    直到他们走出来,谭惜将要锁门的时候,陆离才出声询问了一句:“没有要拿的东西吗?”

    谭惜抿了抿唇,“不拿了。”

    她不想去动这房子里的一丝一毫,好像这样,就能假装自己从未回来过。

    明明说好了要和虞瑞一起回来,她怎么能一个人回来呢?

    谭惜锁好了门,重新回到陆离的车上。从这个视角去看那栋房子,与刚买下它时没什么不同。

    “去哪里。”陆离直视着前方,不去看她那副毫无生气的样子。

    “随便逛逛吧,反正有导航在,走不丢。”谭惜头靠着车窗,随意地说。

    陆离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

    “我以为这个时候你更应该依赖我,而不是导航。”

    “好吧,那我暂时依赖你一下。”谭惜略感疲惫地闭了闭眼。

    如果这个时候她身边没有一个可供她依赖的人,她恐怕就快要撑不下去。

    见她疲惫憔悴,陆离也不再去打扰她,顺着街道慢慢悠悠地开着车。

    “这条街,风景很不错吧?”谭惜忽然开口问。

    “不错。”

    谭惜睁开了眼。

    “这里是虞瑞选的。”

    陆离不动声色,握着方向盘的手慢慢收紧。

    “这里的地点很好,离虞瑞的公司也近,房价没有国内那么贵,这些草坪都有专门的人定期修剪,门外垃圾桶也是一天两换,夏天很少招苍蝇”

    “谭惜。”

    “什么?”

    陆离踩了刹车,偏过头皱眉凝视着她。

    从前冷冰冰让他不要活在过去的人,此时在回忆里走不出来,还不自知。

    “就算你再怎么喜欢那段时间的生活,那也都是过去式了,难道你要缅怀一辈子吗?”陆离冷声问。

    谭惜将手上的戒指转了个圈儿。

    “开车吧。”

    她不想和他讨论这种话题。

    车子开了一段时间,车内的气氛显然已经僵硬起来。

    谭惜翻出手机,默默地刷着国内的网页。

    其中一条c市市委书记的新闻跟进吸引了她的目光,她点进去,一行行浏览着,眼里浮现出了丝丝惊愕。

    “你做的?”谭惜直接问陆离。

    她这一句问得让人摸不着头脑,陆离却明白她问的是什么,毫不在意地点了点头。

    “符合你的风格。”谭惜想了想,唇畔勾起一抹寡淡笑意。

    以同样匿名的方式,将曹家女儿如何纠缠梦烧总裁的事迹夸大了一遍,添油加醋地写成了文章,同时也暗示出曹祖瑜家里的背景,以及对陆家明里的威逼,暗里的打压,甚至曹父还利用官职之便买通了人举报梦烧总裁的父亲。

    谭惜扫了一眼文章的右下角,评论数量已经高达十万之多,且每一秒都有人参与讨论。

    这一手利用舆论将曹家拖下水,虽然不甚光彩,但却是打击力度最强的一种。

    谭惜甚至可以想象,曹祖瑜在看到这篇文章时的愤怒和崩溃。

    “看来她真是把你惹急了。”

    “我的忍耐从来都不会放在她那种人身上。”陆离的态度近乎冷酷。

    谭惜很想问他,那你的忍耐都放在了谁身上?只不过话才刚到喉咙,就被她及时掐断,吞入腹中。

    陆离似有察觉,偏头淡淡望她一眼,很快又转过头去。

    在旧金山兜了大半天的风,直到下午,谭惜的肚子响了几声。

    声音不大,谭惜自己也才将将听见,陆离却在这个时候踩了一脚刹车,停在了一家餐厅的门口。

    “以前来过吗?”

    谭惜望了望餐厅干净精致的牌子,以及宽敞明亮的门脸,摇了摇头。

    这种餐厅很贵,从菜品的价格再到服务费都足够普通人家生活几个星期。只有少数有钱人,或者想在女友面前表现的男人才会选择这种地方。

    “那就随便吃些吧,反正是美餐,你吃得惯。”陆离丢下这一句意味不明的话,率先下了车。

    餐厅门口的服务生立刻走上前,为谭惜拉开车门。

    二人随意点了几样特色,再之后,彼此相对无话。

    “牛肉很不错。”菜品一盘盘被端上来,谭惜忍不住赞了一句。

    陆离抬眼看了看她。

    “吃完去哪儿?”

    谭惜顿了一下,“回酒店吧,我还要看一看卡伊的资料。”

    “alice,她跟在虞瑞身边最久,也最忠诚,可以托负重任。”陆离一边切牛肉一边说。

    谭惜认真地点头,“虽然她对我不是那么友好,但是她对卡伊真的很忠心。”

    “还有之前立场明确站你这边的那几个股东,可能他们和虞瑞有什么交情,你也可以利用。”

    谭惜点头,有点不太喜欢“利用”这个词。

    “怎么,觉得我用词不当?”陆离漫不经心。

    “或许可以换一个词”

    陆离将自己盘子里的牛肉细细碎碎地切好,然后和谭惜的盘子对调。

    “我没有用错词,商场上的关系原本就是利用和被利用,你不能因为他们暂时选择了你,就对他们倍感亲切。”陆离的话尖锐得戳进了谭惜的心里,“也许他们是真的顾念和虞瑞的交情,也或许,他们根本就是早早看清了形式,所以才做出选择呢?”

    谭惜心一灰,明白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商场之上,谁人不是为了给自己谋利,真正心软顾念情分的,又有几人?

    “我明白了。”谭惜垂下眼睫,用叉子叉起一块陆离为她切好的牛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