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67章 我疼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晚上的时候,谭惜拖着沉重的身体回了酒店。

    门卡刚划了一下,楼层里另一个房间的门就“咔哒”一声被推开。

    “你喝酒了?”陆离三两步走到谭惜身边,一只手搀扶着她,眉头皱得紧紧的。

    谭惜没想到这么晚了他还没有睡,勉强睁了睁眼,让视线更清晰一些。

    “偶遇了朋友,随便喝了一些。”

    陆离没什么表情:“你的朋友还真是遍布世界各地。”

    懒得去在意他话里的暗讽,谭惜退开一步,旋身进了自己的房间。

    “还有什么事吗?”她倚着门,并不打算让他进去。

    陆离却没有要征得她同意的意思,直接绕开她进了门。

    看着他的身影在眼前一闪就不见了,谭惜有些恢复了清醒,转头去看已在套房的客厅里坐下的陆离,有些头痛地问:

    “你进来做什么?”

    陆离冷眼望着她:“我想知道,你是和什么人喝到了现在才回来。”

    “说了,一个朋友。”

    “什么朋友?男的还是女的?”

    谭惜知道他既然打定主意赖在这里,一时半会儿就不会走,索性关了门,自己给自己倒了杯水。

    一杯冷水入了喉,让酒意更褪了三分。

    “他送你回来的?”

    “嗯。”谭惜坐下歇了口气,敷衍应声。

    陆离眯了眯眼睛,显然已经有了怒意。

    “你知道美国的夜晚有多乱吗?怎么说你也是在美国住了三”

    陆离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谭惜满面不耐的神色。

    “拜托你了,我现在脑子里一片混乱,如果你是来说教的,那就请回吧,我在美国住了三年,还真的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说着,她就懒懒地起了身,向着套房的卧室走去。

    就在她摸上门把手的时候,身体突然被一股大力往后扭去,她晕头转向,还未来得及看清眼前的东西,就已经被陆离按在了门板上,随后他的唇就压了下来。

    “唔!”谭惜喉间发出抗议的声音,开始手脚并用地挣扎。

    陆离的力气大得惊人,只一个反手就将她压得动弹不得。

    温润的唇覆上她带着酒气的唇瓣,他的吻带着不容拒绝的力度,吸吮,研磨,将她带着凉意的唇都变得炽热。

    这一吻,他等得太久了。

    终于不用再远远看着她依偎在别的男人怀里,像是失而复得,像是久别重逢,她的鼻息那么近地喷洒在他脸上,让他整个身体都烫得惊人,恨不得将她拆吃入腹,融进自己的骨血之中。

    直到二人都急促了呼吸,陆离才短暂离开了她的唇。

    “你”谭惜想说一些斥责的话,话才出口,就变成了一声惊叫。

    陆离已经将她揽进怀里,踢开了门,抱着她向卧室中心的水床走去。

    “你做什么?”谭惜错愕地张着嘴,“你不能”

    “为什么不能?你已经不属于任何人,你只属于我!”

    陆离再次以吻封缄,堵住了谭惜接下来要说的话。

    大手撕开包臀裙,又轻而易举地扯开了那一层薄到可以忽略不计的肉色打底袜,当触摸到她腿侧光滑的肌肤时,陆离的眸色不断加深,连呼吸都在吐露着浓浓的情欲。

    “不要”谭惜好不容易从陆离的唇下逃脱,连忙出声喝止他。

    可由于她喝了酒,身上绵软无力,再加上刚才那一通让她有些缺氧的吻,她的声音明显中气不足,听上去不像是制止,倒像是欲拒还迎的撒娇。

    “我给你的,不准不要!”陆离紧锁了眉,眸底浮上一抹痛色。

    他再也不想听她的拒绝了。

    三两下除去她的衣裳,在她的惊叫中,他的大掌又探到她的小腹以下,没有一丝犹豫地撕扯开她最后一层保护。

    底下暴露在空气之中,谭惜已经羞得咬紧牙关,她只能并紧了腿,维持着自己最后一分尊严。

    陆离抽了一口气,眼前的一切无不在刺激着他的感官。他幽暗着眸子,声音低缓地哄着她:“乖,分开。”

    谭惜摇着头,忽地把头埋进一旁的被子里,轻声呜咽着。

    “哭什么?”陆离把她抱出来,迫使她直视着自己。

    谭惜红着眼睛,像一只受了委屈的小兔子。

    “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难道你之前对我的那些好,都是为了这个吗?”

    陆离呼吸一窒,满身的欲望像是被一盆凉水当头浇下。

    起身,他扯过一旁的被子将她裸露的身体遮好。

    “你穿好吧。”陆离背对着她坐在床边,平整着自己的呼吸。

    他原本的计划是用真情将她打动,让她再一次爱上他。可当今晚他看到她和别人的男人喝到这么迟才回来,他心里的火就蹿升起来,让他的心肝肺都被燎得疼,直到他失控。

    身后没有动静。

    陆离有些诧异地回过头去。

    床上的谭惜裹着被子,由于是横盖,所以露出了一小截嫩白的腿在外面,此时正咬牙看着他。

    “这些都被你撕碎了怎么穿啊!”

    陆离怔了一下,随后眼底的其他神色纷纷褪去,被一抹笑意取代。

    这样的谭惜,不得不说,还真是可爱。

    “你还笑?”谭惜羞愤不已。

    陆离点点头,“我不笑了。”

    虽然这么说,他唇畔的弧度却始终没有平下去。

    “我让服务生帮你买一套衣服回来。”陆离拿起床头柜上可以拨往酒店前台的电话。

    “等一下!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别说人家会不会帮你买,就算人家同意,商场也不是为你开的!”谭惜气恼得不行。

    好死不死的是,她一下飞机就直奔了卡伊总部,现在行李还在托运公司没有来得及取。

    陆离也沉默了。

    “好烦。”谭惜别扭着小脸,遮遮掩掩地把被子转了个圈儿,这下才把她的小腿给遮住了。

    陆离注视着她的小动作,感觉到某处的欲望又胀大了起来。

    “你”谭惜尴尬地扫了一眼他那里可疑的凸起,脸颊烧得厉害,恐怕这会儿连耳朵都红了。

    她失措的模样像极了一只受惊的兔子,陆离望着她,忽然就起了坏心思。

    “小惜,我疼。”

    谭惜惊得差点从床上跌下去。

    他到底在说些什么东西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