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70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一番激烈的云雨缠绵后,谭惜已经疲惫到四肢都抬不起来。

    陆离却像没事人似的,起身穿衣洗漱,远程处理国内公司的事务,精神异常得好。

    谭惜听着房间里陆离冷静果断下达的指令,眉眼低垂,悄然用被子蒙住了脑袋。

    这个男人认真时的样子,真教人心跳紊乱。

    “醒了?”陆离听到动静,挂断了电话,凑到床边掀开她的被子。

    这个小女人,还是和从前一样禁不起折腾,只不过是稍微多要了她几次,她居然就累得昏睡了过去。

    谭惜翻翻眼皮,“你不是说你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吗?”

    “来得及。”陆离笑得像一只餍足的猫,优雅地坐在床沿,“我已经让人去取你的行李了,早餐等会会有人送上来。”

    “哦。”谭惜冷漠脸。

    无论她怎样横眉冷对,陆离就是止不住地心情好。时隔了那么久,他终于又和她结合在一起,再一次品尝到她身上独有的甜美滋味,那感觉就像是折磨了他许久的毒瘾,终于得到了片刻的纾解。

    但是,还不够。

    “谭惜,我们谈谈吧。”

    被子下的小女人轻轻挪动了一下身体,声音冷冰冰地听不出喜怒:“有什么可谈?”

    “我想要你。”

    明明听起来是一句十分暧昧的话,可到了陆离口中,却严肃得让人忍不住凝神去想这一句的内在含义。

    “你已经得到了。”谭惜心乱如麻,故意忽略那一层深意。

    “我想要的不只是那个,你应该知道。”陆离的语气温柔,却带了不容置疑的坚定,“我知道,从前我做过许多混蛋的事,那些事情你可能无法忘怀,但就算是死刑犯人,也有悔过减刑的那一天,所以,我还要再努力多久,才能在你的心里面,减刑?”

    他的话,让床上那个缩成一团的小女人脊背一颤。

    陆离这样真挚的忏悔,让她无所适从。

    一直以来,年少时那段错误的爱情都是她心底最深处的积怨。她习惯了怨恨,甚至这种恨已经在漫长岁月中变得根深蒂固,像是地底下绵延生长的树根,难以拔除。

    她恨长辈间那一句戏言般的婚约,也恨大二那年她轻许了一颗芳心,更恨,那两年多的苦苦追随,和那三年婚姻里她倾注的满腔热血。

    曾以为是一场美梦,等到幡然醒悟时才发现,那竟是笑话一场。

    而陆离,也成为了她心底从不敢过多回想的,记忆中的人。

    “你在想什么?能不能同我说一说?”陆离的声音轻缓。

    他爱过人,却从未有过现在这般的忐忑。

    等了一会儿,也没听到谭惜的回应。由于谭惜是背对着他,从陆离这个角度看去,只能看到谭惜轻轻颤抖着的睫毛。

    “我”

    陆离心下一动,“嗯?”

    “饿了。”谭惜慢吞吞地说。

    正说着,外面的房门就传来了敲门声。

    “应该是早餐送到了。”陆离起身去拿了早餐。

    谭惜懒洋洋地扫了一眼房间里的挂钟,心中腹诽,这哪里是什么早餐,分明就是中餐了。

    趁着陆离出去的时间,谭惜去了一趟房间里的浴室。简单洗了个澡之后,她看到浴室的柜子上有一套款式中性的浴袍。

    谭惜有些懊恼,要是昨晚就发现了这套浴袍,她也不至于

    想到陆离在床上对她的百般挑逗,她的脸又红起来。

    陆离将午餐放到桌上摆好,然后利用等谭惜从浴室出来的时间,一连审阅了两份合同。当他看到谭惜穿着浴袍走出来时,眼底并未有惊讶,像是早就猜到她会穿着这套出来一样。

    见他不惊不怪的神色,谭惜顿时明白过来,原来陆离早就知道酒店的浴室里会有浴袍,却故意没有告诉她!

    她的脸色黑下来,眼神恨不得在陆离身上剜几个窟窿。

    “过来吃东西吧,不是说饿了吗?”陆离向她招手。

    昨晚光顾着喝酒,以至于她根本没怎么吃东西,再加上早上刚醒就被陆离这厮折腾了一上午,她不饿才怪。

    看了一眼桌上那些卖相不错的食物,谭惜饥肠辘辘下更亮了几分眼睛。

    “喜欢土豆吗?以前看你经常买很多土豆存在家里,所以就让他们送上来了薯饼和薯条。”

    谭惜拿叉子的动作一顿,心里有一丝意外。

    他居然还记得从前那个家里的事情。

    她还以为他从不会去注意那个家里添了些什么东西呢。

    “好吃。”谭惜吃着薯饼,心情开朗起来,“和国内麦当劳里的味道不一样,可能是因为酱料的原因?”

    陆离看着她吃得津津有味的模样,心像一团棉花,软得轻轻一碰,就会凹陷。

    “你在美国的时候,也经常吃这些东西吗?”陆离问。

    “嗯,快餐之类的。”

    刚到美国的时候,因为穷,她也只能吃得起那些便宜的快餐。虽然便宜,但却好在营养丰富。美国就是一个比起味道,更注重营养搭配的国家。

    陆离心里的那团棉花,像是被一只拳头狠狠攥了一下。

    他还记得她当年是怎样穷困地离开那个国家,又是怎样地走投无路,以至于要去做夜场的dancer。

    “你也吃啊,这么多东西,我一个人吃不完的。”谭惜把餐盘往陆离那边推了推。

    陆离低低应声,开始慢条斯理地吃东西。

    “行李也该送到了吧?今天我还要去一趟公司,我一上午没有露面,alice居然也没有联系我。”谭惜感到奇怪,随意擦了擦手,就去床底下那一团被陆离扯烂的衣服里找她的手机。

    果然在衣兜里,只不过已经按不亮屏幕了。

    “怎么回事?”谭惜皱眉。

    “如果你昨天没有醉到把它扔进水里,那就应该是没电了。”陆离在一旁提醒她。

    谭惜红了下脸,想起昨晚好像是隐约听到了手机电量不足的提示音。

    幸好她的充电器是随身携带的,她从包里翻出来,通上电,看到了alice发来的短信。

    让她看到短信就回电话。

    谭惜没什么犹豫地就拨了过去,在铃音响了两秒后,alice接起了电话。

    她的声音听上去特别火大。

    “谭小姐,谭总裁,昨天你刚赢了一场股东大会,今天就得意到连公司都不来了吗?公司里一大堆的事情要处理,你倒好,直接撒手不管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