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72章 我的种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虞先生那么努力地活着,就是希望能够一直在你身边,带给你幸福,虽然他现在不在了,可我相信他的心意是没有变的,他肯定还是希望你能幸福。所以,你就不要活在失去他的痛苦之中了。”alice轻声劝慰。

    谭惜流着泪点头。

    “在休息室等你的那个人,我看得出,他对你是真心。”alice踌躇着说了一句。

    如果是虞瑞的话,他肯定也希望谭惜能够再找到真心待她的男人吧?若是有灵,他在天上会欣慰吗,会笑吗?

    谭惜揩掉脸上的泪,感激地说:“谢谢你,alice.”

    她的一番话,驱散了她心中很多的阴霾,也解开了她心中一直紧揪着的心结。

    在她和虞瑞在一起的那几年,虞瑞对她太好,以至于让她模糊了什么是爱,什么是依赖。她错把依赖当做爱情,在后知后觉意识到这一点时,她内心的愧疚和自责几乎让她喘不过气。

    像是欺骗了一个待她至诚的人,那感觉比负罪还要煎熬。

    “不用谢我,我也没做什么,你也收拾一下准备下班吧,怎么做老板的还需要员工督促呢?”

    谭惜笑了一下,“你先下班吧,我等会就走。”

    alice点点头,说不上是别有深意还是单纯的提醒:“别让那个人等太久。”

    之后,就带上门出去了。

    谭惜整理了一下看过的文件,又将明天要看的文件给分类放好,做完这些后,她又静坐了一会儿,直到腿都已经微微发麻,她才起身走了出去。

    “你怎么还在?”谭惜推开休息室的门,看到拿着平板电脑正在看邮件的陆离。

    “出来了?”陆离关了平板电脑,站起身,“事情都做完了吗?带你去吃饭吧。”

    谭惜摸了摸有些瘪的肚子,“吃什么?”

    她的小动作被陆离尽收眼底,他勾起一抹笑:“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两人来到一家装修颇有小资情调的餐厅,在进门后,谭惜更是满面惊讶。

    “你是怎么找到这一处好地方的?”陆离这个不常来旧金山的人,居然比她这个在旧金山住了三年的“老美”更熟悉这里。

    “路过这里,无意中看到的。”

    谭惜“嘁”了一声,同时又有些欢喜。这间餐厅的内里实在是雅致极了,连空气都带着甜丝丝的馨香,不知道这里的食物又会带给她什么样的惊喜。

    陆离的目光在她亮着的小脸上扫了扫,心变得暖融融的。

    她这幅小吃货的模样,真的是可爱极了。

    点了两份意大利面和蔬菜沙拉,谭惜尝了尝,果然味道十分的好。

    “要来一些甜点吗?本店的水果冰淇淋很不错。”金色卷发的老板娘亲自走过来,笑眯眯地问道。

    “好啊。”谭惜也是笑着。

    从始至终,陆离的视线都定格在谭惜的脸上。

    老板娘看着陆离,吃吃地笑,问谭惜:“中国男人都是长这般帅气的吗?”

    谭惜微怔,看了一眼弯着唇的陆离,忽然点头笑道:“是啊,不过像他这种长相,在我们中国算是很丑的了。”

    老板娘顿时大笑。

    谭惜和老板娘开心了,陆离的脸却黑了。

    等到老板娘走后,陆离眯着眸子凑近谭惜,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

    “我,很丑?”

    谭惜煞有介事地“嗯”了一声。

    陆离的脸色已经堪比锅底。在国内,单是他这一张脸就吸引了多少女性趋之若鹜,可面前这个小女人在说什么,他很丑?

    如果不是碍于现在是在外面,他还真想把那个睁眼说瞎话的小女人抓过来给收拾一顿。

    谭惜见陆离如同黑面神一样抱着胳膊不说话,心里也在窃笑。

    她的确是在睁眼说瞎话,如果陆离都可以称的上是“丑”,那其他男人还要不要活了?

    他的帅气,不是电视剧里那种当红小鲜肉的帅,也不是韩国欧巴那种偏阴柔的长相,相反,他的五官十分硬朗,像是经过了刀削斧劈,每一个轮廓和线条都让人惊叹。

    他更像杂志封面上的那些外国名模,凌厉,且迷人。

    “话说,你怎么有空来接我?我看你好像很忙的样子。”谭惜说。

    连方才他在休息室等她的那一会儿工夫,他都要拿着平板电脑看邮件。

    “一些琐事而已。”陆离避重就轻。

    谭惜却不信他的话,“陆伯父的那件事很棘手吧?其实你不用在美国陪我的,这边已经基本安定下来,我一个人也没有问题。”

    “我说了,只是一些琐事。”陆离抿了一口老板娘端上来的拿铁。

    让她一个人在美国?他怎么敢。

    她消失不见的那三年,现在还时时刻刻地出现在他脑子里,她走后的那几日,他那种心丧若死的感觉,他在有生之年都不想再体会一次。

    他不能再冒险,放任她独自留在这座藏了她三年的城市。

    见他坚持,谭惜也不再说话。

    她猜出陆离在想什么,可她什么也不能说。毕竟那三年时光,是他们彼此之间的一大段空白,如若提起,那伤肯定会更深地刻印在两个人的心里。

    回到酒店,陆离还是没有回去自己的房间,在谭惜用房卡开门的时候,他顺势就进了屋。

    “你的房间在那边。”谭惜指了指门外。

    “我知道。”陆离直接在客厅坐下,长腿一伸,没有要走的意思。

    谭惜气得牙痒痒,“你难道不知道男女有别,你这样随意出入女性的房间是违法的吗?”

    “哦?”陆离漫不经心地抬眼,“女性的那里我都出入过了,出入房间又算什么。”

    谭惜的脸红了白,白了青。

    亏这个男人还是久居高位的总裁,怎么说起话来比流氓还要流氓!

    “你走不走?”谭惜拧着眉头。

    “我走也可以。”

    “什么条件?”谭惜问。

    陆离勾唇一笑,“你回国后搬去跟我住。”

    “不行。”谭惜直接拒绝,“先不说我和你已经没有任何关系,就说等等和染染,我回国之后是一定要把他们接回去的,你凭什么认为两个孩子会同意和你一起住?”

    “就凭,他们是我的种。”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