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74章 恋爱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你可想好了么?我要的心,是完完整整的一颗,我不要你心里还装着谁,从今以后,你的眼里和你的心里,都只能装着我。”谭惜的话音微带颤抖,“如果你做不到,那就不要”

    “我做得到。”陆离眸中的喜悦已经快要将她吞没,“你真的还愿意和我重新开始?”

    谭惜垂着小脑袋,轻轻点头。

    陆离已经狂喜到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猛地抱住了谭惜,近乎贪婪地嗅着她身上好闻的淡淡清香,只觉得这一切像是一场梦。一场美得让他不愿醒过来的梦。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起,那个小女人的名字深深地刻在了他的心上,融进他的骨血,从此,成为他命定里那个不可或缺的人呢?

    “不要再离开我。”陆离在她耳畔低语。

    “我们还是一步一步地来。”谭惜莫名地有些羞恼。

    好像从她情窦初开,一直到现如今,她都没有正式体验过“恋爱”的感觉。

    年少时的爱情只是一厢情愿,再婚后又错把依赖当做爱情,她的人生真可谓精彩。

    她偶尔也想像个再普通不过的小女人一样,经历一场并不轰轰烈烈,却平淡温暖的恋爱。

    “只要你愿意和我在一起,你想怎么样都行。”陆离的声音不自觉地柔起来。

    自从那个小女人和他互相袒露了心迹之后,天知道的他有多欢喜,即便是现在有人用最粗最脏的话辱骂他,他也未必会生气。

    “那曹祖瑜,你准备怎么办?”那个表面天真,内里却坏得一塌糊涂的女人,恐怕到现在,都还做着嫁入豪门的梦。

    提到她,陆离的神色总算冷了一些,眼底的神色也由满腔爱意变为了厌恶。显然,他讨厌透了那女人。

    “现在我和曹家的关系已经势同水火,她总不会傻到还以为能嫁进陆家。”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可陆离的心里却存了一些不确定。那个偏执到近乎到了神经病程度的蠢女人,保不齐真的会再纠缠下去。

    谭惜拿眼瞧他,“就算她纠缠,那也还不是你自己招来的?”

    听她的语气,就知道这个小女人在同他计较当初从a市带回曹祖瑜的事情。

    一向口齿伶俐的陆离突然间变得语无伦次,神色也紧张得像是等着考试成绩发下的小学生。

    “惜惜,你是不是怪我?我知道那件事是我做错了。”

    谭惜微弯了唇,似笑非笑。

    “我可没说怪你。”

    陆离听了更是惆怅,因为他知道,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生物,她们表面上装得一派云淡风轻,说着不生气,其实心里记恨着呢,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拿出来说一说,给予男人一记痛击。

    “惜惜,你听我解释,我那时候是真的打算放弃你了,我看到你和别的男人过得那么幸福,我嫉妒得发疯,后来我遇到了曹祖瑜,她真的很像你,我见到她,差点就以为我们的时光倒退了八年。”

    听着他带了些苦涩的语气,谭惜默默无语。

    其实她并没有真的生气,既然她已经决定了重新跳进这个昔日几乎将她焚得遍体鳞伤的“火坑”,她就不打算再去计较从前的事情。

    如果真要钻那些牛角尖,那她可能一辈子都别想开心起来了。

    “好了,我没生气,你那么紧张干什么啊?”谭惜感到好笑之余,心中也泛起了淡淡的暖意。

    他那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可不就是表示他在好好珍惜着这份失而复得的感情么?他们在经历了那么多之后还能在一起,这有多么不容易,他们彼此心知肚明。

    能在有生之年,被两个对她最重要的男人呵护疼爱着,她不抱怨什么了,心里有的,只是对他们的感激。

    陆离打量着她的神色,还是有些放心不下。

    “你真的不生气?我读书多,你想骗我没那么容易。”

    谭惜被他的话逗得哭笑不得,“你这人怎么这样?我说不生气,那就是真的不生气,我们之前要是计较从前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那这辈子都计较不完了,咱们不是说好要重新开始的吗?”

    陆离怔了半晌,喜悦又重新侵占了他的神经。

    “好,我们重新开始。”

    谭惜含笑点头。

    陆离望着眼前这个笑颜如花的小女人,心痒得厉害。他恨不能把她抱进怀里狠狠疼爱一番,然后再将她揉进自己的血肉里,永不分离。

    他伸出手,将谭惜抱进了怀里,头一低就吻上她娇艳的红唇。

    这一次没有挣扎,没有不满的惊叫,有的,只是谭惜伸出手臂,略带羞涩地环住他的脖子,闭着眼睛颤着睫毛,浅浅地回应着他。

    唇与舌的纠缠中,陆离像是食髓知味,又像是毒瘾复发的瘾君子,他贪婪且疯狂地吮吸着她口中的蜜液,恨不能就这样亲她一个晚上,好好缠绵个够。

    像亲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直到谭惜的小手抵上他的胸膛,示意他停下来。

    陆离流连地舔了舔她的唇,然后看着她。

    “已经不早了,你快回你自己的房间去吧。”谭惜红着脸,说话带了一丝喘。

    陆离倏然瞪大了眼睛。

    这个小女人是什么意思?他们好不容易才确定了关系,难道她不想与他多待一会儿么?

    谭惜见他黑着脸,连忙解释:“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可能没空陪你,最近卡伊已经乱成了一团,我得抓紧时间做一些功课,挽回一些损失。”

    “哦。”陆离生硬地应声。

    谭惜想安慰他几句,又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这是第一次“恋爱”,和自己最心爱的男人,她有些情怯。

    等了一会儿,也不见陆离有什么动作,他似乎并不打算离开。

    “你”谭惜斟酌着措辞,“是还想坐一会儿吗?或者,你喜欢这间房间,那我换到你的那一间去?”

    陆离拿眼瞥她,恨不能现在就把这个小女人给就地正法。

    “你不是说还有事要做吗?现在就开始吧,我在这里多坐一会儿。”陆离说。

    谭惜犹豫一下,然后点头:“那好吧,你有什么需要的就叫我。”

    “我现在就有需要。”陆离撇嘴。

    谭惜“腾”地红了脸,白他一眼,“我要开始了,你不要打扰我。”

    说完,就从包包里拿出了在公司没有看完的文件,这些她原本并不打算带回来,可她想着这段时间卡伊的窘境,就觉得自己应该多尽一些心。

    她专注的模样让陆离也不忍打扰,只好强压下扑倒她的欲望,开始处理国内公司待处理的工作。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