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75章 夜深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夜已深,谭惜看了眼时间,有些疲惫地把文件拢到一边。

    回眸一看,陆离竟然还没有走,不知他何时把笔记本电脑合上的,此时正托着腮,一眨不眨地望着她。

    “你还不回去吗?”谭惜惊讶了一下。

    “我怕你一个人在这里住,会害怕。”陆离无耻地想出了一个“绝佳”的借口。

    谭惜笑起来,“我怕什么啊?美帝没有贞子,没有降头,在这种高档酒店里,小混混也跑不进来,没什么好怕的。”

    陆离黑了一下脸,他只不过是想和这小女人多共处一些时间,可她都在说了些什么啊?贞子降头这些东西,只有未成年的倒霉孩子才感兴趣吧?

    “不行,美国不像国内,总归是不安全。”陆离坚持着自己的那一套说辞。

    “没事的,你看美剧里,像这种高档酒店,通常都会住着一个来去如风的杀手,他总是在那些坏人想要行恶的时候及时出现并吊打他们,所以我不怕的。”

    陆离简直要把下巴跌到了桌子上。在他看不到的时候,这个小女人到底都在看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电视剧啊?

    “你不怕,我怕。”陆离咬了牙。

    谭惜明白了,原来这厮就是不打算走了。当下,她微红着一张小脸,声音轻得不行:“你想留下,可这里只有一间卧室啊。”

    陆离挑了挑眉,她的意思,是不想和他睡在一张床上了?

    “我睡觉很老实,不会挤你。”陆离开启了厚颜无耻模式,开始装傻。

    “可我睡觉不老实,我会把你踹下去的!”谭惜蹙着眉头。

    “不会,昨晚你在我怀里安静得像只小猫儿,一点也没不老实。”陆离一本正经。

    “晕。”谭惜扶了额,“陆离,我觉得我们还是慢慢来”

    陆离的眼神闪烁一下,终究是微黯。

    “好吧,那我先回我的房间。”

    注视着陆离失了神采的眸子,谭惜有些踟蹰地张了张口。

    “要不就那么睡一晚上吧!”谭惜咬咬牙,像是准备慷慨赴死似的,说出了这句话。

    陆离的眸里又一点一滴地汇聚出了喜悦。

    两人还是躺在了一张床上。

    嗅着谭惜刚沐浴后的幽幽清香,陆离感觉小腹下有一团火在烧,可偏偏他不能碰她,她累了一整天,也该好好休息。

    “陆离”谭惜忽然轻着声音唤他。

    “怎么了?”

    黑暗中,谭惜的呼吸声格外清晰。过了会儿,她小声地开口:“你的呼吸好重”

    陆离默然,感觉到小腹下的那处在底下突突地跳着。

    一个翻身,他终是忍不住环住了她,“还不都是你害的?”

    说着,就用底下硬邦邦的东西抵着她。

    谭惜吓了一跳,脸一红再红,连说话也结巴了:“你你不要想那些少儿不宜的事情!”

    “你不是少儿,我也不是,怎么就不能想了?”陆离在她身上蹭着,她身上细软的嫩肉让他舒服得直叹气。

    谭惜往陆离的反方向拱了拱身体,“快睡吧!我明天还有很多事要做。”

    “跑什么?”陆离把她抱回来,“我就没说要把你怎么样。”

    谭惜脸上在发烧,心中腹诽,那种事还需要他说么?他底下那根东西就已经说明一切了好不好!

    “你在期待什么?”陆离忽然在她耳边低笑着说。

    “你不要乱说!”谭惜一惊。

    陆离“嗯”了一声,手已经趁着谭惜不注意的时候滑进她的衣服底下。

    谭惜羞愤得想要夺门而逃。

    “上午没有要够吗?”陆离声音变得低哑,“小妖精!”

    谭惜被他搅弄得身体发烫,尽管心理上不愿意他们进展得那么快,可身体却本能地有了反应。

    “小妖精,我们做一次就睡,好不好?”陆离将她的身体转过来,与他面对面,“我猜你现在也睡不着了,就做一次吧。”

    谭惜尴尬着,“你就那么想要吗?”

    陆离没有回答,只是暧昧地顶了顶她。

    “那就做吧。”谭惜的声音小得如同蚊呐。

    陆离没有任何犹豫,直接翻身压上了她的身体,同时又小心地控制着力道,不让自己压得太重。

    “好软。”大手抚上她的身体,陆离忍不住感叹。

    谭惜任由他摆弄着,庆幸着现在是在黑暗中。如若陆离在这个时候开灯,就一定可以看到她红得异常的脸。

    这是他们第一次两厢情愿,从身到心都彼此接受的,缠绵恩爱。

    陆离的手在她身上游移,谭惜被他折磨得早就失去了力气,连喉里发出的一声声难耐的破碎喘息都变得有气无力。

    “舒服吗?”陆离还在不断说着这些羞人的话。

    谭惜咬紧了牙关,不理会他。

    “问你呢。”陆离的呼吸喷洒在她的颈间,引得她泛起一阵阵鸡皮疙瘩,“只要你承认,我就放过你。”

    谭惜半信半疑,结结巴巴:“舒舒服!”

    黑暗中,陆离的眸色如同骤然黑下的天空,带着沉沉的欲色,炽热无比。

    陆离故技重施,上演了白天进行过的一幕——俯下身子,用舌尖膜拜她的身体。

    “啊!”谭惜惊叫,话音里已有了哭腔,“不是说放过我吗?”

    陆离一声轻笑:“你傻吗?你见过哪个人会把到嘴的肉给吐出来。”

    谭惜哭笑不得,知道自己又中了这厮无耻的圈套。

    他的力道有时轻柔,有时又狂猛,她不断在天堂和深渊两个境界里徘徊着,感觉自己就快要沉沦。

    最后陆离实在受不住,才起身,将肿胀的某处滑进了那处熟悉的甬道。

    两人同时低吟出声。

    很快,陆离就难耐地开始了律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