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78章 淫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陆离回房间的时候,谭惜已经歪歪斜斜地趴在床上睡着了。

    看着外面直射进来的午后阳光,陆离走到卧室的落地窗前,把深色的窗帘拉了个严严实实。

    他把电脑搬到卧室的桌子上,开始无声地处理文件。

    偶尔听到谭惜绵长均匀的呼吸,和她翻身时被子摩擦的声音,他总是情不自禁地顿下手上的动作,转头去注视她安静甜美的睡颜。

    她当真是上天的宠儿,这许多年来,岁月并未在她脸上留下任何痕迹,恍若一名还未走出校园的青涩学生。

    只要这样看着她,就觉得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蛋炒饭咸了。”梦里的谭惜咂咂嘴,咕哝了一声。

    陆离听着就想笑出声来。

    在她年少懵懂之时,在那段他不曾回眸凝望的青葱岁月里,她也是这般地无邪、可爱。

    不同的是,那时的她,他已错过。而这一次,他不会再放手。

    已被他调成振动模式的手机在这个时候震起来。

    他走出房间,轻带上了门,然后接起电话。

    “阿离,你还在美国吗?”电话那头曹祖瑜的声音喜气洋洋。

    陆离一听到她的声音就觉得厌恶无比,这个女人的脸皮简直堪比城墙,上次他才刚当着两家人的面拒婚,后来他又找了媒体明里暗里地讽刺她,到现在她居然还能够若无其事地和他说着话。

    “什么事?”他冰寒着声音,丝毫不掩饰自己对她的厌恶。

    曹祖瑜在那头顿了一下,紧接着又高高兴兴地开口:“我听说你去了美国,刚好我舅舅也邀请我去美国到他家做客,所以我就来啦!我舅舅家在旧金山,你也在这里,对吗?我们约个地点见面吧!我这还是第一次来美国呢,早就听说旧金山的金门大桥很漂亮,你带我去看看吧!”

    “曹祖瑜,你想去看金门大桥,随便你是打车还是乘地铁,我又不是你舅舅,为什么要带你去?”陆离讥嘲地反问。

    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并不意外的轻笑:“阿离,我可是你的未婚妻啊,你带我去玩一玩有什么问题呢?我还知道,你这次来,是为了给那个女人撑腰是吗?她死了丈夫,你就帮她争夺她丈夫的遗产,你对她可真好啊。”

    “这又关你什么事?”

    “你是我未婚夫,是我的男人,你还说不关我的事吗?”曹祖瑜抬高了尾调。

    陆离坐在沙发上,闻言长腿一伸,眼神冷得像是能掉出冰碴。

    “曹祖瑜,我以为在经历了那么多事后,你或多或少会懂事一些。”陆离冷冷地吐出这几句话,“现在看来,我还是高估了你。”

    “对啊,我就是没有长进。”曹祖瑜不怒反笑,“你以为我没有办法了吗?你找人曝出的那几条新闻虽然对我家有些影响,但你别以为我会输!你要知道,我对付你是不够格,但我要是想对付一个刚死了丈夫的寡妇,那可真的足够了!”

    陆离的眼神一凝,“你在威胁我?”

    “是啊,我就是在威胁你。”隔着手机,他也能想象电话那头曹祖瑜天真又阴冷的笑脸了,“我知道你最不吃的就是威胁这一套,但我的威胁可与其他的不一样,我这一招,是正正好好戳了你的软肋的吧!”

    陆离已经捏紧了拳,眼神冷厉得像是能刺穿任何东西。

    “你敢的话,那就尽管来好了,我保证我回报给你的,绝对比你奉献出的,要多得多。”

    扔下手机,陆离直接把曹祖瑜的号码拖进了黑名单里。

    如果这个女人敢有什么动作,他的话就绝不只是一句简单的威胁。

    晚上,天已擦黑的时候,谭惜听到房间里有动静,睫毛轻颤了两下后,她茫然地睁开了眼。

    陆离正在动作轻缓地敲击着键盘,似乎在写什么文件。

    听到床上细小的动静,他转头,“吵醒你了吗?”

    “没有。”谭惜揉了揉眼,起身。

    “呀!怎么都这个时候了?”看到时间后,她惊叫了一声,不可置信地去看陆离。

    陆离敲击键盘的动作没有停,只是唇畔勾了一抹笑:“谁知道你那么能睡,一觉醒来天都黑了。”

    谭惜忍不住红了一下脸。

    “怎么不早点叫醒我?白天睡这么多,晚上又睡不着了。”

    陆离偏头看她一眼,“那不是正好?”

    谭惜想了一下才明白他是在说什么。

    “去!臭流氓。”

    天全黑下的时候,外面朦朦胧胧地起了一层雾。

    “旧金山总是这么多雾吗?”陆离望着窗外。

    “夏季是会比较多一些,当然了,像这种程度的雾在别的季节也并不少见。”谭惜想了一下,“早上的时候雾会比较浓吧,像现在这种程度的只是一般而已,我还蛮喜欢雾天的。”

    陆离应了一声,淡声问道:“你很喜欢旧金山?”

    “嗯,开始的时候是因为我读书的地方在这里,后来,我也逐渐喜欢上了这个城市。它虽然没有纽约那么繁华,但是这里的人们都很好,气候也不错,即使是盛夏也不会热得汗流浃背,你知道的,我最受不得热啦。”谭惜弯了唇。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虞瑞的公司也在这里。

    那时的她,已经默认了和虞瑞一起生活。

    “那,你当初又为什么回去?”

    房间里静悄悄的,只有两人的呼吸声。

    “不过是一次意外,我那时真的打算不再回去了。”谭惜叹了一口气。

    陆离突然握住了她的肩膀。

    “你还真舍得抛下我。”陆离死死盯着她的眼睛。

    谭惜皱了皱眉,明显的不赞同:“明明是你抛下我,你得了失忆症么?”

    陆离无法辩驳。

    那时他带给谭惜的,真的只有强取豪夺、不信任,和一连串的伤害。

    “现在呢,你还会不会离开我?”陆离追问着。

    他就是要求得一个肯定的答案,知道她不会再离开他,让他的心平静下来。

    这段失而复得的感情,他怎么都觉得心慌。

    “看你表现。”谭惜望着窗外的雾蒙蒙的夜景。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陆离的脸刷地沉下来。

    谭惜吐了吐舌,“我才不会屈服在你的淫威之下。”

    “是吗?”陆离眯起了一双好看的凤眼,“你很快就会知道,我对你,只有淫,没有威。”

    “啊!”

    谭惜接下来的惊呼声,被陆离用唇封缄在了肚子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