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83章 辱骂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那就和我聊聊天吧。”陆离在她身侧坐下。

    谭惜不由失笑,“我们不是每天都有聊吗,你该不会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吧?”

    陆离没有应声,一双星子般闪耀的眸子直直地盯着她。

    “好吧,你想聊些什么?”谭惜被他的目光盯得无奈。

    “今后有什么打算吗?”

    谭惜沉吟了一下,“我想把卡伊托付给alice,她比我更适合经营公司。”

    她毕竟只个半路出家的半吊子,事实上,alice如果不是为了留在虞瑞身边,以她的能力绝对可以坐到更高的位置。

    陆离点点头,“其他的呢?”

    “其他?”谭惜望着陆离认真的表情,“其他的还有很多啊,比如把两个孩子接回来,再给等等重新找一家好一点的幼儿园,还有染染”

    “我是说我们的事。”

    谭惜的话音顿住,颤了颤眼睫去看外面黑蒙蒙的天。

    “好像起雾了”

    陆离连头也没偏一下,“是雾霾,雾霾在c市不是很常见么?”

    “嗯。”谭惜重新将视线落在陆离脸上,“我们的事我们现在这样不就很好吗?”

    陆离的黑眸里也仿佛起了一层淡色的雾,让人辨不清神色。

    “我们现在就很好。”谭惜自顾自地重复了一遍,“我们不用去烦心那许多的麻烦事,也不用对我们的这段关系有什么心理负担,只要我们心中都装着对方,就已经是很难得、很幸福的事情了。”

    陆离突然抓住了她的肩膀,在她惊叫之前,眉头狠皱起来。

    “你就是这么想的?”

    谭惜打落了他的手,小脸也皱成一团,“是啊,我们这样有什么不好?”

    “当然不好!”陆离的语气带着惊怒,“我还以为你先前说不想结婚这类的话只是为了气我,原来在你心里,你是真的没有打算将我重新纳进你的世界!”

    “不是的,你听我说”谭惜头痛无比,感觉自己怎么说他都听不进去。

    这个男人敏感太过,稍作刺激,他就要炸开全身的毛,什么话都听不进耳朵里。

    陆离不等她说完,就起身大步回了房间,只甩给她一个笔直僵硬的背影。

    谭惜懵了几秒,之后才觉哭笑不得。从前的陆离成熟理智,对人待事更是端着一副全世界唯我独尊的架子,又什么时候有过现在这种时候?

    幼稚得像是一个得不到家长允诺买糖就气愤难平的小孩。

    她有幸见了他这样的一面,是不是就说明,她现在正被人殷切地期盼着、爱着?

    就着窗外黑蒙蒙的天和路灯暖黄色的灯光,谭惜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半晌。到最后,她的唇畔还是缓缓弯起了一抹柔和的笑。

    在从超市出来将要回家的路上,曹祖瑜突然就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那个眉目之间满是憔悴怨气的小女孩,此时正紧紧盯着他们手里拎着的水果蔬菜,冷笑着:“这么快就住在一起了?谭惜姐,你可真不像是刚死了老公的人。”

    谭惜的脸色不变,甚至连眼睛都没有多眨一下。

    早在她决定和陆离重归于好的时候,她就已经做好了被各种人恶语相向的准备。

    “你来这里做什么?”陆离上前一步,将谭惜掩在了身后。

    曹祖瑜看着他这个动作,眼里的情绪说不上是嫉妒还是怨恨,“我为什么不能来?你以为你把她藏到这里我就找不到了吗?”

    “你最好注意用词,我和她在一起是正大光明,不是怕谁找到。”陆离的语气有着明显的不耐烦。

    他早就对这个一直把自己藏得极深的小丫头失去耐心了,尤其她不断语出逼人,伤害他最为珍视的人,这更是让他对她反感厌恶到了极点。

    “正大光明?”曹祖瑜咀嚼了一下这个词,又笑了一声,“你和她在一起是正大光明,那你和我呢?”

    陆离皱眉:“什么意思?”

    “你忘了那天晚上我们发生的事了吗?”曹祖瑜脸上始终勾着的冷笑褪去,“那天晚上,我把我最宝贵的东西给了你,现在你想甩开我了,你对得起我吗?”

    谭惜的脸色瞬间苍白起来。

    “你胡说些什么!”陆离恼怒地呵斥她,又转身急切地去看谭惜的表情,“惜惜,你别听她乱说话,你知道的,我不会做出那样的事。”

    曹祖瑜走近了两步,绕开陆离去看谭惜。

    “你真的相信他吗?如果我的消息没有错,那么你之前和他的第一次,也是在你们离婚之后吧?他那时也有心爱的女人,可他最后还是要了你,都说男人是下半身的动物,这下我是真的信了”

    陆离已经爆出青筋:“你闭嘴!”

    “阿离,我的第一次给了你,你真的一点不念我们之间的情分?”曹祖瑜悲哀地看向他。

    陆离周身的温度已经快要降至冰点,就在他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一只小手忽然扯住了他的袖角。

    谭惜镇定了心神,拉着陆离的衣袖,望向曹祖瑜:“到底有没有这回事,你自己心里应该清楚,我很理解你现在的心情,曾经的我也同你一样”

    “你闭嘴!我和阿离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你又在这里装什么圣母,我需要你理解了吗?”曹祖瑜对着谭惜劈头盖脸骂了一通。

    原本听到谭惜信任他,心情刚刚好些的陆离闻言,脸色又阴沉下来。

    “曹祖瑜,你闹够了没有?你爸妈到底是怎么教育你的,把你教育成了现在这幅不可理喻的样子!”

    曹祖瑜哭红了双眼,声音近乎歇斯底里:“我不可理喻是因为什么啊?还不是因为我爱你!我们本该早就成为一家人了的,都是这个半路杀出来抢人老公的贱人!她勾引了我的男人,破坏了我的幸福,你说我还怎么冷静啊?我恨不得杀了她!”

    道路上的行人已经有人在驻足看热闹。

    “让围观的人都来看看吧,就是这个不要脸的女人,自己刚死了老公就要去勾引别人的!她就是一个没有男人就活不下去的野鸡!”曹祖瑜抹了把眼泪,开始冲着围观的人嚷嚷,“大家都来看看啊!”

    不待谭惜和陆离有什么反应,人群里就有人惊异出声。

    “这不是网上那个副省级大官的女儿吗?说话怎么这么没素质!”

    “这姑娘还真是个死皮赖脸的小三啊,人家不理她,她就用自己老子的强权施压,现在还当街大骂啧啧,谁家父母生了这样的女儿,也是有够糟心的了。”

    曹祖瑜的脸色阴得厉害,到底是娇生惯养长大的小公主,不一会儿,她就又流了满脸的泪:“你们知道些什么?一群人云亦云的脑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