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84章 巴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真是没有教养!”围观的人对曹祖瑜表示鄙夷。

    陆离牵了谭惜的手,侧耳去听谭惜在他耳边说的话。

    “我们回去吧,就算她再怎么样,也终究只是个女孩子”谭惜有些不忍地说。

    陆离抚了抚她的头发,“这不关我们的事,都是她自找的。”

    曹祖瑜看着他们在大庭广众之下情意绵绵地说悄悄话,心里的火无论如何都压不下去,都快要将她整个人吞没。

    盛怒之下,她有了一个主意。

    “陆离!你刚才不是说,你和她在一起是光明正大吗?好啊,只要你们结了婚,我就保证再也不纠缠你们!你们敢吗?”曹祖瑜厉声问。

    “我们的事情用不着你来管。”陆离的脸色很冷。

    谭惜有些担忧地望望他——自从上次夜谈他不欢回房之后,两人就再也没有提起过结婚这一类的事情。

    她知道,在他心里,他始终都没能过得去这个坎儿。

    “你不和她结婚,那就是要和我结婚的。”曹祖瑜换上一张面孔,竭力让自己不要再继续颤抖,“下个月,那是我们最后的期限了,如果在那之前你同意和我结婚,我保证会忘掉这几个月里所有的不愉快,你还是那个我最爱”

    “不可能。”陆离冷硬地打断她的话,“我不会和你结婚,永远都不会。”

    曹祖瑜像是遭受了什么巨创,整个身体颤抖着,像是在下一秒就要支撑不住倒下去。

    就在围观的人纷纷沉默,以及谭惜和陆离也寂静无声的时候,出人意料地,曹祖瑜突然上前,狠狠在谭惜脸上甩了个巴掌!

    “曹祖瑜!”陆离勃然大怒,如果不是被谭惜及时制止,恐怕他也要再打一巴掌回去。

    “呵呵。”曹祖瑜不怒反笑,与谭惜有几分相似的艳丽小脸上一片惨然:“阿离,你刚才想要打我是不是?”

    谭惜死死拉扯着陆离的手臂,不顾左半边脸上火辣辣地灼痛:“陆离,你别发火,你不能打她,她只是一个为爱失去了理智的小姑娘,她这么做都是因为爱你”

    陆离已经猩红了一双眼睛,看着她脸上几乎是立刻就肿起来的一大块,那一巴掌就像是掴到了他的心上。

    如果不是因为他,她也不至于平白无故挨上这一下。

    “曹祖瑜,如果你还在这里发疯,我不介意打女人试试!”陆离森寒着眼神,一字一顿。如果目光能伤人,恐怕曹祖瑜早已被他眸中的冰刃射得透穿。

    “你刚才是想动手打我,是吗?”曹祖瑜只静静问着这一个问题。

    “是,怎样?”

    曹祖瑜垂下头,再抬起时,那张明艳的小脸上已经失去了所有颜色。

    仿佛这一句,比刚才那一个抡圆了胳膊要打人的动作更让她如遭雷击。

    连同他先前说的那些往人胸口捅刀的话,也都变得不算什么。

    “早知道,我刚才那一巴掌就再打得重些了。”曹祖瑜摊开右手的掌心,那里已经红了一片。

    陆离拥着谭惜,将她整个人都护在怀里,“曹祖瑜,今天我不会打你,但是,我要你为你今天所做的事付出代价。”

    “什么代价啊?哎哟喂,你这么一说我好怕。”曹祖瑜轻轻笑起来。

    陆离冷冷扫了一眼旁边围观拍照的群众,抱着谭惜绕开曹祖瑜,头也不回地走了。

    “亏她老子还是副厅级的大官,结果生个女儿都教育不好!”人群里有人当做笑话般地说起。

    人群逐渐散了,曹祖瑜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一动不动。

    “小丫头,现在你总该死心了?”有位头发花白的老太太看不过眼,走到她身边,“我听我孙女说起过你的事,那时我就在想,你不过和我孙女一样大的年纪,怎么就深陷进了感情的泥潭里无法自拔了,奶奶劝你一句,你现在还年轻,但你不能仗着年轻就把什么傻事都做完,你模样这么漂亮,还愁找不到更好的人吗?你又何必吊在那一颗歪脖子树上不下来”

    “奶奶。”曹祖瑜唇畔勾了个笑,“你还真的说对了,我这人的性格,还真就是吊死在一颗树上,谁劝我也不听。”

    “你”老太太直了直佝偻的脊背,想再说她几句什么,可看了她脸上那张丝毫找不出犹豫之意的笑后,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最后摇摇头走了。

    “陆离,你是不是这辈子都不打算回家了?”陆家宅子里,陆母对着电话一通训斥,“你是不是都快忘了还有我这个妈了?你现在翅膀硬了,你连你的家,你连自己的爹妈都不想要了是不是!”

    “妈,您又听到什么风声了?”陆离一听到陆母这幅咄咄逼人的语气就头痛。

    陆母怪笑一声,“你带着谭惜那个女人当街羞辱祖瑜,好像还动了手?这是多大的风声啊,你妈耳背了都听得见!”

    “曹祖瑜又去找您了?”

    “没有,但是现在这件事可都传开了,我估计要不了多久,曹祖瑜他家里就又要给咱们家来电话了,前段日子他们才刚离开c市,你现在你是想再把他们给惊动过来吗?!”

    陆离不以为然,“c市又不是咱们家的,随便他们来不来。”

    “我现在要和你说的不是这件事!”陆母忽然叹了一口气,“其实早在上次你在家里挑明了不想和曹祖瑜结婚的时候,妈心里就隐隐知道这桩婚事可能真的吹了,现在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妈就是再想让你娶曹祖瑜,那也是不太可能了。”

    听到陆母终于明事理了一回,陆离立刻说:“妈,您终于想明白了。”

    “你妈不是糊涂人!”陆母瞪了瞪眼睛,在意识到这是在讲电话,陆离看不到她表情后,她又说,“我想问你一件事,你必须老实回答。”

    “好。”

    “你和谭惜,是不是又死灰复燃了?”

    这一句,几乎是肯定,而不是疑问。

    电话那头也没什么犹豫,很干脆地答了一声:“是。”

    纵使早有预防针在先,陆母还是被刺激得嘶了一口气。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