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85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妈就不明白了,那个女人身上到底有什么魅力,值得你放下那么多去和她在一起,你这是被鬼迷了心窍啊!”陆母痛心疾首地说。

    陆离坐在阳台上的小椅上,吹着入秋的晚风,声音低沉:“她一直都很有魅力,只是我从前没有发现。”

    “你和她在一起,你终有一天是会后悔的!”

    “那就等到我后悔的那一天为止吧。”

    “你!”陆母还想再说他几句什么,又怕他生气之下真的不再回陆家了,只得放软了语气,“我今天打电话来,也不单是为了这些事,下个星期我有一个晚宴,你得和我一起去。”

    陆离凝了凝眸子,“什么晚宴,还需要我去?”

    “不是普通的晚宴!总之你和陆晟两个,在那天一个也不能缺!”

    “妈,您总得告诉我晚宴的主题是什么,我也好挑选合适的礼服。”陆离说。

    陆母犹豫了一下,“是季家女儿的生日宴!就是那个季浅薇!”

    “不去。”陆离拒绝得很果断。

    “你看,我就知道你是在诓我!”陆母急了,“这次的晚宴还真由不得你!自从上次那件事之后咱们家一直都和季家没什么联系,这次人家邀请了咱们全家,就是在为了咱们两家的关系做个缓和,人家主动下了台阶,咱们也不能太得理不饶人了不是?”

    陆离笑了一下,“妈,你是觉得以咱们家现在的情况,多个盟友总比没有好吧?”

    被说破心事的陆母也不否认,“你既然知道我的心思,那这个晚宴你就一定要去!”

    “我会去。”

    陆母松了一口气,又随口抱怨:“你说我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这辈子两个儿子都这么让我操心,你到现在连个老婆都没有,陆晟就更别提了,连个女朋友都还没谈过,我要带着你们两个单身汉出席那种场合,那些爱嚼舌根的女人们指不定又要在背后说什么了!”

    “随她们去说,反正她们也就只能在背后说说了。”陆离安抚着陆母。

    陆母沉默了半晌,然后才故作漫不经心地开口询问:“我还听说你们今天有人动手了?是谁把谁打了?”

    提起这个,陆离就满腔的火。

    听陆离半天也不答,陆母心里就有了数,“你给她处理一下吧!不看别的,她毕竟是我孙子的妈。”

    “已经在冰敷了。”

    “我的宝贝孙子怎么样了?”绕来绕去,陆母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陆离脸上浮起笑意,“您不是都把等等给忘了吗?”

    “怎么可能忘!”陆母急了,“我那不过就是忍着没提,我心里可挂念着等等呢!我这么大岁数了好不容易有个孙子,结果还看不见摸不着的,我今天可真的要问问你把我的宝贝孙子怎么样了!”

    “放心吧,等等在美国,谭惜父母那里。”

    陆母有些失望地“哦”了一声,喃喃自语:“没在国内啊”

    “不过,我们打算过段时间就把孩子接回来了。”

    陆母闻言喜不自胜,又佯装指责:“把等等接回来给我带!像你们这些娇生惯养,一个个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年轻人,哪里会带孩子?我早就觉得我的宝贝孙子太瘦了,谁家孩子也没像等等那么瘦!我跟你说我得好好给他补补”

    听着陆母一连串的碎碎念,陆离的心中也有暖意。孩子,不仅是他和谭惜之间最重要的纽带,同时也是陆家最为珍视的,有了等等,就不怕事情没有转变的余地。

    如果让陆母知道她还有一个孙女,不知道她会不会激动得语无伦次?

    “陆离”房间里传来一声不轻不重的叫喊。

    陆母听到谭惜的声音,喜悦的表情一僵。

    “妈,晚宴我会出席,如果还有什么事,我另寻个时间打给您”

    “不用了!”陆母直接挂断了电话。

    陆离苦笑了一下,起身回了房间。

    谭惜乖乖地躺在床上,脸上还敷着裹着冰块的毛巾。

    “差不多该消肿了吧?我脸都快被冰麻了。”谭惜委屈巴巴地说。

    “我看看。”陆离上前掀开毛巾,望着她脸上仍有些明显的红印,脸色沉得厉害。

    谭惜见状,连忙起身抱了他,轻哄着:“没事啦,这都已经消肿了,一点都不疼了。”

    陆离挣开她,坐在一旁,忍着气。

    “怎么了呀?”谭惜问。

    陆离不说话。

    从前,他也亲眼目睹过别的女人当着他的面去扇她的耳光,那时她就是不哭不闹,一副感觉不到痛的样子,现在她还是这样。

    那时他或许可以做到无动于衷,但现在,他的心已然像是被人掌掴了无数次。

    “到底怎么了呀?我说了,真的不痛的!”谭惜还在安慰着陆离。

    “你是笨蛋吗?”陆离气冲冲。

    “你才是!”谭惜立刻反驳了一句。

    陆离被她逗笑了出来。

    “以后记得离那个疯女人远远的。”陆离又帮她擦了擦脸。

    “我不怪她,我看到她,真的就像看到了曾经的我。”谭惜说。

    陆离的动作顿了一下,“你曾经很想打人吗?”

    “不瞒你说,在心里想了很多次。”谭惜贼贼地笑,好像真的打到了一样,“每次我觉得不痛快,就在心里把你绑起来,抽了无数的耳光,啪啪的,下手可狠了!”

    陆离黑了脸,“你这么厉害,怎么受了委屈都只在心里泄愤?”

    “因为我知道我是后来的。”谭惜摊手,“虽然我们从小就有婚约,但那婚约也说不上是玩笑还是什么,我和顾之韵之间也说不上是谁错谁对,但我自己知道,我是后来的,你和她认识在先,是我在你们之间横插了一脚,我受的那些,也算是活该吧。”

    陆离听着她泰然自若地说着这些话,已经可以想象她当初是如何忍气吞声,看似折磨着他,捆绑着他,实则只是在折磨自己了。

    “我以后,不会再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陆离生硬地说了一句。

    谭惜怔了一下,明白过来他是在说今天曹祖瑜打了她的事情,嘴角扯了个笑:“我相信你。”

    “你怎么就相信我?”陆离瞧着她红红的半边脸,“这些伤,这些委屈,全都是我带给你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