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86章 晚宴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这些不是你带给我的。”谭惜摇头,“你带给我的,是灰暗生命里的光亮,是让我的心重新活过来的解救,而这些,不过是我得到这些幸福的微小代价,什么人不是说过,在得到一些东西的时候,不是都会付出等量的代价吗?所以,你心里不用有什么负担”

    “谭惜,你真的是个很傻的人。”

    陆离把毛巾翻了一遍,将没有化全的冰块重新裹到了里面。

    谭惜看着他的动作,惊了一下,“不会还要再敷吧?”

    “我看着还有些肿。”陆离面无表情地把毛巾按到了她脸上。

    “我觉得你这是在泄私愤!”谭惜不服气。

    “那就是吧,你能怎么样?”陆离似笑非笑。

    谭惜蔫了。为什么自从他们确定了彼此的心意之后,陆离就总是把她吃得死死的呢?

    周五晚上,陆离如约前来赴宴。

    在大厅里端着酒杯,笑得端庄有范儿的陆母在看到陆离身边的女人时,脸上的表情短暂地僵硬了一秒。

    陆离携着身着黑绸礼服的谭惜出现在众人眼前,神色是一惯的冰冷漠然,唯独在望向身边那个仓皇的小女人时,眸底才能浮上一丝暖意。

    “陆离,你不是说只是一场小晚宴吗?这、这怎么”谭惜看着大厅里投来的各色目光,慌了神。

    “别担心。”陆离拍了拍她的手臂。

    今天晚宴的主角——季浅薇在不远处望着他们,目光在看到谭惜的时候,眼里浮现了一丝不甘。

    那个女人身穿黑色礼服,衬得她肤白如玉,脸上只淡施了脂粉,却足够将这里的所有女宾比下去。

    “这位是?”陆母身旁的一众太太打量着谭惜,眼里分明是看好戏的神色,嘴上却在明知故问。

    “或许我们家陆离的朋友吧。”陆母强笑道。

    一众太太在窃笑,“两人这么亲密,可不止是朋友关系吧?你看那手还挽在一起呢!”

    “季叔叔,季阿姨好。”陆离和季家人礼貌打了招呼,又从怀里掏出一只礼盒,“这是我们为浅薇精挑细选的礼物,请帮我们转交吧。”

    “不用了,我就在这里。”少女欢快着声音,提着礼服长长的裙摆走过来,“是什么礼物?我可以现在打开看吗?”

    陆离点头,“当然可以。”

    季父有些尴尬,见季浅薇真的有当场打开礼物的架势,呵斥了一句:“浅薇,不得无礼!”

    “爸,我拆我的生日礼物,怎么就算是无礼了?”季浅薇不满地说。

    “没关系。”陆离神色不变。

    打开礼盒,里面赫然是一条精美绝伦的项链,上面还有着颗颗闪耀的碎钻,一看就是价值不菲。

    季浅薇怔了一下,眉目间浮上欣喜。

    “阿离你好有眼光!这条项链我真的很喜欢。”

    陆离被她这么称呼,眼也没有多眨一下,“你喜欢就好,这条项链还是谭惜最先看中的,我们都觉得会很适合你。”

    季浅薇的脸抽了一下,很快又酿开笑意。

    “阿离,我真的太喜欢这条项链了,不如你现在就帮我戴上吧?”季浅薇说着,随手就扯下了脖子上的那一条,捧着礼盒送到陆离面前,满脸殷切。

    谭惜在一旁看着,觉得浑身都不自在。自从她进来之后,大厅里就总有人在打量着她。

    如果她知道陆离口中的“小宴会”会是这么大的一个场面,打死她,她也不会来。

    她在忧心着自己的事,全然没有注意到陆离看过来的目光。

    “阿离,你不用看了,我相信这位姐姐肯定不会介意的!”季浅薇有些吃味,却还要装着若无其事去调笑。

    陆离久久等不到谭惜回应,余光里又瞥到陆母在朝她一个劲儿地使眼色。

    “好。”陆离微微颔首。

    季浅薇难掩眼中喜色。

    陆离亲手拾了那一条项链,优雅地绕到季浅薇的身后,小心着为她戴上。

    过程里,没有任何一下触碰到季浅薇的身体。

    “季家和我们陆家是世交,我也理当把你当成我的亲妹妹,这条项链,就表示我对妹妹最诚挚的生日祝福了。”陆离淡声说。

    他的声音不大,却足够附近的人都听清楚。

    季浅薇的脸色有些变了。

    一旁一直提着心的陆母见此,总算松了一口气。她原本还担心以陆离的性子未必会买季浅薇的账,没想到他还真的去做了,而且还符合时宜符合情理地认下了一个“妹妹”,既脱清了两人的关系,也将陆季两家更拉进了一步。

    谭惜此刻才回过神来,才刚要在陆离耳边说些什么,就被陆离给拉走。

    “失陪一会儿。”陆离回首和季父点头致意。

    直到被陆离拉到了一处人少的僻静之地,谭惜才悄声说:“你这是做什么呀?向来都是主和客说失陪,哪有宾客一上来就说失陪的道理!”

    “管不了那么多了。”陆离低头在谭惜唇上亲了一下。

    谭惜被吓了一跳,急急忙忙推开他:“这里这么多人,你想被人看见吗?”

    “怎么会怕人看见?我今天带你来,不就是想让所有人都看见吗。”陆离不以为然。

    “你还好意思说!我今天真的被你害惨了,说好的‘小宴会’呢?对了,刚才大厅里没有记者吧?要是被媒体拍下了我们,指不定又有多少麻烦事呢!”

    陆离只是皱眉,“你操心这么多,我看过不了几年,你就要变成小老太太了。”

    谭惜翻眼睛瞪他,又从手包里翻出小镜子和口红。

    “你刚才亲我的那一下,没有把我的口红亲花吧?我看看。”

    “亲花了,反正也花了,不如我们让它更花一点。”陆离夺过她手中的口红,不由分说地将她揽进了怀里,唇唇相贴。

    起初谭惜还挣扎几下,后来见挣不脱,索性也破罐子破摔了,任由陆离的舌尖侵入。

    “陆晟到了!”不远处有人叫了出来。

    谭惜猛地睁大眼睛,伸手去推陆离。

    陆离一个不备,居然真的被她给推开了。

    “做什么?”他很不满。

    “陆晟到了!”谭惜眨巴着眼睛说。

    “那又怎么了?”陆离想到陆晟对谭惜的心意,和他在美国时陆晟在电话里讲的那些话,心里就不痛快到了极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