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88章 羞辱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就在谭惜面红耳赤想寻一处地洞钻进去时,陆晟忽然翩翩地走过来,只是脸色有些不大好看。

    “哥,我有几句话要和小惜说。”陆晟扯了下嘴角,绽出一个没有笑意的微笑。

    陆离微眯了一双眸子,审视地打量着陆晟。

    “你就先去那边看看吧。”谭惜扫了陆离一眼。

    陆离将手中的高脚杯转了一个圈,点了下头,“你们说完了就在这里等我。”

    看着陆离的身影愈走愈远,到最后被几个油头粉面的中年男人拦住客套,陆晟才将视线落到了谭惜身上。

    “小惜,好久不见了。”陆晟低声。

    谭惜应了一声,“陆晟哥,最近发生了许多事,所以我在回国后也没有联系你”

    陆晟的声音带了微苦,“你不用同我解释,照我们现今的关系就算是联系,也不过是徒增尴尬吧。”

    “那倒不至于。”谭惜嘴上这么说着,脸上的笑却也有些勉强。

    自从那一天他在校园门口挑明了心迹之后,他们二人的关系就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曾经谭惜是将陆晟当做哥哥一般对待,纵使她和陆离结了婚,可在她印象里,陆晟也一直都是那个处处帮着她、事事为她着想的贴心哥哥。

    到后来,一切都在颠覆从前的所有。

    “小惜,你和我哥他”

    “我和他重新开始了。”谭惜没有隐瞒。

    陆晟欣慰于谭惜的坦然,也苦涩于谭惜的坦然。

    “我不明白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之前经历的那些苦,我比任何人都更加清楚地看进眼里,尤其在发生了那么多的事之后,你又何来这样的勇气?我怕你再也经不起一次跌倒了。”

    谭惜挽了挽耳边垂落下来了一丝碎发,声音平静得像是一汪无波无纹的水,“陆晟哥,你说得我都想过,但是在经历了那么多之后,我也想明白了一些道理,两个人能够相爱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而两个相爱的人在一起,那就更难,我看得出陆离他是真心待我,虽然我不确定他能这样待我多久,但是我不想留下遗憾,我也想再给自己一个幸福的机会。”

    “你是说,你的心里一直有他?”陆晟的声音已然涩得沙哑。

    “我大概就是那种,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人吧。”谭惜启唇笑起来。

    陆晟低敛着眸子不语,过程中有羞涩的姑娘走过来邀请他跳舞。

    “去吧,别辜负了姑娘的一番情意。”谭惜笑着。

    在姑娘满怀期待的目光下,陆晟深深望了谭惜一眼,最终沉默牵起姑娘的手。

    谭惜唇边始终噙着笑意,直到她身后传来一声语调上扬,明显带着轻蔑的声音——

    “谭小姐?”

    谭惜闻声回过头去。

    那人是个名媛打扮的人,镶嵌了两片的礼服被灯光一晃,险些让谭惜晃了眼睛。

    “你是?”谭惜礼貌着表情询问。

    “你没有必要知道,我来只是为了请教一件事的。”名媛笑得温婉极了,带着香风凑近了谭惜的耳边,“那个,我想知道你是用了什么手段,才能把陆家两兄弟,还有卡伊的老板都迷得神魂颠倒啊?莫非是你的床上功夫实在很不错?”

    谭惜一听就白了脸。

    羞辱的话她听得不少,可没有哪一句,比她说出口的更加让她羞愤难当。

    “这位小姐,我看你也是有身份的人,你不必这么脏言脏语,跌了自己份吧?”谭惜咬白自己的唇。

    “怎么就是脏言脏语了呢?我只是真的很好奇啊,从你和陆离一起进来到现在,我可是什么都清清楚楚地看在眼里,陆家那两兄弟看你的眼神可都是一样的,那个深情劲儿连我看了都羡慕不已呢。”名媛掩唇轻笑,“要说你没什么过人之处,我还真就不信,但我打量来打量去,也没发现你身上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所以,我难免要往那方面去想啦。”

    谭惜手握成拳,愤怒望着那优雅十分的名媛。

    “你别恼啊,其实不单是我这么觉得,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的吧。”名媛状似无奈地耸肩,“对了,我还有一个姐妹托我问问你,虞瑞,和陆家那两兄弟,谁的那东西更大一些?”

    如果说之前的话是不堪入耳的羞辱,那这一句,无疑就彻底碰翻了谭惜的底线。

    “啪!”

    一声清脆响亮的耳光,犹如一声惊雷,将大厅里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

    “这一巴掌,是我代你爸妈教训你的,你出身名门,却素质粗鄙到这种程度,让人恶心!”

    被打的名媛似乎不能置信,又似乎早有所料,不过几秒钟,大厅里就乱哄哄闹成了一团。一位贵妇模样的人满面灼色地小跑到名媛身边,声音尖利指控:“你怎么打人呢!”

    “是她该打。”谭惜面无表情。

    “你打人还有理了是不是?这还有没有王法了!哦,我说我看你怎么这么眼熟,原来你就是那个继承了老公公司的谭惜!怎么,你是卡伊的总裁就能仗势欺人了吗?”贵妇的眼泪说下就下,拥着那捂着脸低头不语的名媛哭泣不止。

    余光里瞥见陆离和陆晟都在朝她这边赶,谭惜已不想再被人误会什么,只能退了一步,推搡开人群走出大厅。

    “打了人就想走?你给我站住!”身后的贵妇已经抛下形象,不顾一切地大声叫喊。

    一直走出了酒店,直到扑面的冷风将她吹得瑟缩,她才左右环顾,想找一处小店避避风。

    “我知道那边有一家很好吃的甜品店。”一个温柔低沉的男声自身旁传来。

    谭惜心头无奈,想着这一晚上可真是不平静,不是那个来挑衅,就是这个来搭话。

    转头望去,出声的人是个人如其声,气质斯斯文文,十分俊朗的一名男子。

    “谢谢,我知道了。”谭惜道了谢,搓了搓裸露在空气中的手臂,琢磨着那男子所说的甜品带在哪个方向。

    “你对这片不熟悉吧?不如我充当一回护花使者,带你过去吧。”男子笑得清朗。

    谭惜看了他一眼,尤其他身上的黑色晚礼服。

    看样子,他也是刚从晚宴的大厅出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