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90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作为一个更资深的吃货,我能看得出来,你真正喜欢的是那些路边摊、垃圾食品!”

    谭惜顿时对他肃然起敬。

    “好神奇,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简辛笑得神秘:“秘密。”

    谭惜笑着点头:“那好吧,感谢你今天的布丁,下次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请你吃好吃的。”

    “为什么还要下次?在晚宴上你没怎么吃东西吧?我的车就在前面,不如我们再去吃一顿?”

    谭惜看了看大黑的天色,摇摇头:“还是改天吧,我出来这么久,应该已经有人找我了。”

    她猜得没错,在另一条街的路口处,陆离正坐在跑车的副驾驶,蹙着眉焦急找寻。

    “这么晚了,她会去哪儿呢?”陆离拨通她的号码,那边始终是一个女声,“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坐在后排的陆母见状冷哼:“我就说她是个不知安分的女人,本来她今天出现就是不应该,结果她又在晚宴上打人!这下好了,现在不仅所有人都知道你带了一个寡妇来做女伴,更知道这个寡妇没教养到动手打人!”

    “妈,您在不知道事情具体情况之前不要乱说话。”陆离一脸的烦躁。

    “还能有什么具体情况?她动手打人就是具体情况!你看看她打的是谁,简家的女儿!”

    简家,c市有名的几大豪门之一。

    “谭惜不会无缘无故打人。”陆离的语气笃定。

    “我也知道她不会无缘无故,无缘无故打人的那是疯子,那是神经病!但我看她也不比神经病好到哪里去了!她到底和简家那姑娘有什么深仇大恨,以至于要在大庭广众之下打人啊?这下好了,那些人全都看着咱家笑话呢,你让我以后还怎么有脸出席这种场合!”陆母说着就恼恨不已,原本她心里已经对谭惜没有太大敌视,可她闹了这么一出大戏,着实让陆家在上流社会里卡了一把脸。

    听着陆母连珠炮似的抱怨,陆离皱了眉,正要为谭惜说些什么,可话到喉中又觉得他和陆母说不通。

    她对谭惜的偏见,不是一天两天,也不是三言两语就能消除的。

    坐在驾驶位的司机目不斜视,在晚宴酒会的附近几条街来来回回不停地绕。

    “别找了!要找你们去找,我头痛得厉害,得先回家!”陆母直接对司机下了指令。

    陆离正要开口,就听到司机惊讶的声音:“陆先生!你看前面的那个,是不是谭小姐?”

    十字路口的中央,谭惜正在左顾右盼地拦车,而她身边还站着一位长相俊美的男子,正和她有说有笑。

    两人都穿着黑色的小晚礼服,站在一起,犹如刻意穿了一声情侣装,且男帅女美,站在一起简直再般配不过。

    这一幕,已经狠狠扎痛了陆离的眼。

    “哎哟!”陆母冷笑一声,“我说怎么找了快半个小时也没找着她人影呢,敢情是和别的男人在这里卿卿我我!”

    “妈!”陆离抬高了声音。

    陆母闭了眼,“你快下车去找她吧,至于你们怎么打怎么闹,我不想管也管不了,我就先让小郑送我回家了。”

    陆离从车上下来,步子迈得极大走到谭惜身边,谭惜被他的突然出现惊了一下,随后就听见陆离冷若冰霜地开口。

    “这个男的是谁?”

    “他是我刚认识的一个朋友”

    陆离已经被嫉妒和愤怒冲昏了头脑:“朋友?我倒不知道,你的人缘好到这种程度,才半个小时不见,你就交上了‘朋友’!”

    谭惜原本就有些不好的脸色,此时更像是被兜头泼了一盆冰水。

    “你什么意思?我说了,他就是我一个刚认识的朋友”

    简辛原本还兴致勃勃地观望着俩人吵架,可在他看到谭惜脸上的血色褪得干干净净,连身体都在打颤时,他心里终于有些不是滋味了。

    “这位陆先生是吧?你才刚来就不分青红皂白地指责谭惜,是不是有些过分了?还是说,你觉得我和她站在一起很般配很有夫妻相,所以你嫉妒?”

    简辛的话,更像是一把尖利的锥子,深深地刺进陆离的心里。

    “这是什么让人反胃的笑话?”陆离一把扯了谭惜的手腕,猩红着眼睛,“跟我走!回家!”

    “你放手!你扯痛我了!”谭惜痛得忍不住去掰陆离的那只手。

    气头上的陆离哪里会想那许多事,只是回头狠狠望着谭惜:“你是不是不想和我走?你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很开心是吧?好,那你就留在这里吧,你就和他在一起吧!”

    说完,连个说话的机会都不给谭惜,直接扭头大步离开。

    望着他毫不犹豫的背影,谭惜怔怔站在原地,一阵风吹过来,将她吹得整个人彻骨地冷。

    直到肩膀上传来一阵暖意,身后有人为自己披上了一件宽大的衣裳,她才偏开了视线。

    “这就是你喜欢的男人?恕我直言,实在不怎么样。”简辛脱下了身上礼服的外套给谭惜,自己穿着里面打底的衬衫在风中含笑。

    “他总是这样”谭惜低喃了一句,随后把披着的外套脱下来,重新递到简辛手上,“你穿着吧,我打车不会冷的,你应该还要回晚宴大厅等到结束再走吧?”

    简辛也不坚持,把外套搭在手臂上。

    其实他也不是对谁都如此这般贴心,只是他无端端觉得,她衣衫单薄在风中打着抖的样子,让他心里不舒服极了。

    “你也别站在这里陪我等车了,今天挺冷的,你回去吧。”谭惜扯了一下唇角,“还有,今天谢谢你了。”

    简辛不情不愿,“我怎么能让你一个女孩子单独在这里等车?有违我的绅士风格。”

    谭惜把他往宴会酒店的方向一推:“好了绅士,你就放心地回去吧,我已经不是女孩子,我孩子都快上幼儿园了。”

    “你有孩子?”简辛惊愕地望着他。

    “我还以为这些事都已经传开了。”谭惜无奈地笑笑,“有孩子,而且不只一个。”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