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91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简辛似乎震惊到了极点,一直用不能置信的眼神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她。

    谭惜被他的反应逗得心霾退散了一些,”怎么,是不是看着不像?”

    “我并不知道这些事”简辛怎么想,怎么觉得奇怪。他只听说谭惜和几个男人关系暧昧不清,可他没听说她和谁有过孩子。

    “是你丈夫的吗?”简辛想起已故的虞瑞。

    谭惜诚实地摇头,苦笑:“不是。”

    简辛脸上的惊色更重。

    “是刚才那人的?”

    “嗯。”

    隐约听见了简辛低抽了一口气。

    “现在你总该了解我了,我其实和外界所说的,也并没有什么不同。”谭惜浅浅一笑,语气说不上是在自嘲还是在平静叙述。

    远处有车灯亮晃晃打光过来,谭惜眯眼看了半天,确认是空着出租车后,她唇畔勾了个浅浅的笑。

    “车来了,这下你总能放心回去了?”

    简辛似乎想了半天,在谭惜上车之前,还是态度坚定地互相留了号码。

    “你还欠我一顿饭。”

    谭惜点点头,“放心吧,忘不了。”

    一气之下转身离开的陆离被秋日的冷风一吹,火气消散了不少,人也强自冷静下来。

    他心里慌得厉害,也嫉妒得快要发疯,他一想到她和那个男人站在一起有说有笑的那个场面,心里就像有一只狂猛的困兽在奔腾呼啸,也如一阵阵没顶的浪潮,疯狂地拍打着他,让他几近窒息。

    那个男人是那样的俊美潇洒,青春阳光,与她站在一起,两人就有如天造地设般登对,他们一起说笑的每一个画面,都该死的刺痛他浑身上下每一处神经,让他心里又泛起久违的撕拉疼痛。

    他比谭惜大了六岁,是高她好几届的学长,这样的年龄差距,在旁人眼里或许并不能算什么,可在他心中,却是他一直担忧的所在。

    他怕她终有一日会觉得自己年老无趣,又对那些青春有朝气的男人好感倍增。

    患得患失——这样一个从前绝对不会在他的字典里出现的词汇,此时正在小火慢炖般,一点一点磨蹭着煎熬着他。

    是不是每个陷入爱情中的人都会如此?

    走了一路,他想了又想。如若他一直维持这样的状态,那么即便谭惜不会厌烦他,也早有一日会对他心灰意冷。现如今,她已经成为了他命里的那个不可或缺,他无论如何都不能再一次失去她。

    想到这里,他就万分后悔刚才对谭惜发脾气。

    他返回了原路去找,走到那个十字路口处,谭惜已经不见了踪影。

    打她的手机,仍然是关机状态。

    陆离心急得不行,听到手机里那个毫无声音起伏的女声,几度想摔了手机。

    但凡是和谭惜有关的事情,他怎么都淡定不起来。

    回到市中心的那套公寓,进了门,意料之中的漆黑一片,房间里没有任何谭惜回来过的迹象。

    陆离凉着一颗心来到主卧,抱着极大的期待推开那一扇房门。

    同样漆黑的房间里,借着床外暖色的灯光,隐隐可以看到床上的被子里蜷缩着一个人影。

    “谭惜?”陆离忍不下声音里的颤。

    被子的形状变了变。

    陆离直接上前掀开了被子,看到谭惜将头埋进臂弯,缩成一个团的姿势。

    “生我的气?”陆离试探着问。

    “嗯。”谭惜瓮声瓮气。

    陆离迫不及待想看到谭惜的那张小脸,那张让他一会儿看不见,就无比躁郁的脸。

    “你坐起来我们好好谈谈,好不好?”

    等了半天,谭惜才慢吞吞地把小脸露出来,眼圈红红的,好像哭过了。

    “有什么好谈的啊?你不是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吗?”

    陆离知道谭惜这次是真的委屈了,尤其她那双哭红的眼睛,简直让他心如刀绞似的疼。

    “我错了,是我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陆离轻声哄着,“你知道的,我是因为太在乎你了,如果你能明白我那时的心情,你大概就可以理解我当时的失控了”

    谭惜坐起身,用被子将自己裹成了粽子,像是冷得不行:“就因为你在乎我,所以,你就可以理直气壮、名正言顺地往我心口上捅刀子了吗?我们之间连那么一点基础的信任都没有,又何谈爱情?”

    “我不知道该怎么同你解释”陆离从未有哪一刻如现在般觉得自己不善言辞,“总之今晚的事是我错了,我和你保证不会再有下一次,好不好?”

    “最好不要有了,像今天那样的情景,我真的没有勇气再承受一次。”谭惜轻声道。

    那时,她看着他大步离去全然弃她于不顾的背影,心冷得就像寒冬腊月的雪堆积在了心室,心酸又绝望。

    她以为他们之间经历了那么多风雨,那么多荆棘,早已奠定了彼此之间深厚的信任,却没有想到,换来他不分青红皂白的愤怒指问。

    陆离瞧着她仍然暗着的一张小脸,自责得恨不得甩自己几个耳光。

    “惜惜,你打我吧,打我能不能让你好过一点?”陆离说着,就握着谭惜的手腕往自己的脸上挥。

    谭惜惊了一下,赶忙收回手,“你做什么?你真的以为我打了你就会心情好起来吗?”

    “那要怎么样你的心情才会好起来?”陆离神色认真。

    “我想睡觉”

    陆离以为她心里还没有原谅他,所以才编出了想睡觉这个理由,他顿时痛心:“惜惜,我真的已经知道错了,我不该胡乱猜忌你,我们之间一起经历了那么多,你曾经为了我几乎失去一切,我是脑子有病才会猜忌你”

    “你说什么呢?叽哩哇啦一大堆。”谭惜有些哭笑不得,声音里满满的都是无奈,“我是真的想睡觉,头有些晕,浑身也冷。”

    陆离听到她形容的症状,心猛地一跳,伸手就去探她的额头。

    “发烧了。”陆离沉声。

    “抵抗力变得好差。”谭惜无奈地笑笑。

    陆离起身,“躺着别动,我去拿酒精给你擦一擦。”

    “擦一擦?”谭惜吓了一跳。

    他说的擦一擦,该不会是擦拭全身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