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92 救救我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等到陆离拿着毛巾和酒精站到谭惜床前时,谭惜已掩不住脸上的慌张神色。

    “我说只是有一点小发烧而已,睡一觉就会好了的,不至于这么麻烦吧?”

    陆离不为所动:“可是你身上很烫,却又觉得冷,用酒精擦一擦会让你好过一些。”

    谭惜别扭得连话都说不利索了:“用酒精降温应该用医用酒精才可以吗?你这个、你这个恐怕”

    “这就是医用的。”陆离微微皱起眉,“谭惜,现在还不是难为情的时候吧。”

    他们该做的事都做过了,彼此身上的哪一处也都看得真真切切了,真不知道这个小丫头还在害羞什么。

    “如果你坚持的话我自己来总行吧?”谭惜不待他拒绝,直接从床上跳起来夺过他手中的东西,然后推搡着他出去,“你先回避一下!”

    陆离再次皱眉,不过看谭惜态度强硬,担心她会真的恼羞成怒,也就不情愿地出去了。

    关上房门,松了一口气的谭惜看着手里的酒精瓶,恨不得从窗户跳出去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了。

    这个男人一切都自然太过了吧?!说要帮她用酒精擦拭身体的时候,可是连眼睛都没有多眨一下呢!

    这一烧就烧了两天。

    虽然算不上是高烧,但这烧就像是和谭惜作对似的,无论她吃多少退烧的西药,喝多少陆离煮得辣口的姜汤,还是用酒精浴降温,那烧就是不温不火地耗着,一点都没有要退的趋势。

    这期间,陆离一直寸步不离地在她床边守着她,甚至,他把办公地点都移到了她房间里。

    “华艺居的那块地还没有拿下来吗?我认为我给你的时间已经足够充足,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什么手段,我再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这是我最后的期限。”

    谭惜怏怏地躺在床上,额上还贴着一块冰贴,在听到“华艺居”这三个字是时,眼中闪过了几分诧异。

    待陆离冷着脸挂断电话,她歪着头好奇开口:“华艺居那里不是快要动迁了吗,你要买那块地做什么?难道你做红酒做腻了,还准备当个房地产开发商?”

    “是,已经注册了资格。”

    谭惜差点咬到了舌头。

    这么财大气粗事,到了陆离的口中,就像是说出“今天晚饭有肉”一样平平无奇。

    “土豪。”对于此,谭惜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

    陆离在键盘上一通操作,不知他在做着什么。

    谭惜有些不忍他这两天的操劳,一边不但要体贴入微地照顾着她,还要一边分出精神去操心工作上的事。

    “我的感冒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其实我真的没那么娇气,你不用寸步不离地照顾我了,去公司处理你的事情吧。”谭惜对他绽了一个笑容。

    陆离打字的手指顿了顿,偏头看她一眼。

    “那些事情,都没有你重要。”

    谭惜被他突如其来的情话惊得失措,微红了小脸,声音小得如同蚊呐:“我知道可是我真的已经没事了。”

    “等病好了之后,去考个驾照吧。”陆离突然转移了话题。

    谭惜“啊”了一声,“我不想去,我不是很喜欢开车的。”

    “你都没有开过,怎么就知道不喜欢?以后我们的孩子上学放学,你难道也要挤地铁去接他们,然后再一起挤地铁回家吗?”

    谭惜眨了眨眼,想了一下她到处换乘地铁,被早晚高峰的人群挤得七荤八素还要辗转在几个地方接孩子的情景。

    她打了个抖,“我还是去学车吧。”

    陆离满意转头,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

    感冒后的第三日,谭惜早上醒来就觉得浑身上下都有了力气,头也不再昏昏沉沉地难受了。

    “我的病好了!”谭惜高高兴兴地跑到陆离的房间报喜。

    然后,她就看到了某个不该看到的场面

    陆离正半裸着身体换衣服,听见她进来,系扣子的动作定格在那里,回眸定定望着她。

    “啊你忙你忙。”谭惜想要溜之大吉。

    还没跑出两步,她就被陆离自身后拎住。

    “看完了就想跑?”陆离的声音带着笑。

    谭惜尴尬得恨不得一头撞死在墙上,“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也得负责啊。”陆离皱眉,“你见过哪个失手杀人的罪犯因为不是故意就不用被判刑吗?”

    “啊?”谭惜傻眼了,她不过是兴奋过头闯入了他房间看到了某些香艳画面而已,不至于上升到用杀人犯来比喻这么严重吧?

    陆离松开谭惜,开始慢条斯理地做着一件事——解扣子。

    “刚才不是要系上的吗?难道是因为,突然不想穿这件衬衫了?”谭惜硬着头皮问。

    “是突然觉得,穿得太早了。”陆离唇畔勾起一丝让谭惜胆战心惊的笑。

    谭惜用手护胸,后退一步,“那个,我的感冒还没有完全好”

    “我不怕被传染。”陆离逼近。

    再后退一步:“我头还晕着”

    “在床上躺太久,脑供血不足,稍微做下‘运动’就好了。”

    “禽兽啊!”谭惜羞愤推开他,拔腿就跑回了房间。

    陆离在她身后大笑出声。

    病好之后,没想到第一个来约谭惜的,竟是秦商。

    “怎么想到约我喝咖啡?”谭惜好笑地看着自坐下后,就一直愁眉苦脸唉声叹气的秦商。

    “嫂子,你可得救救我。”秦商的语气古怪,“宁甜她和我父母提了我们两个订婚的事情。”

    谭惜到嘴的一口咖啡险险就喷了出去。

    “我不在的两个月,你们到底进展到了什么程度?”

    秦商的表情扭曲了:“嫂子,你别把我和她并为一个‘你们’行吗,我现在听到她的名字都打怵,你知道的,我这个人风流惯了,只对玩得起的女人下手,可宁甜她不是那种女人,她的态度也不像是玩的,我有预感我一旦沦陷,肯定就要被她栓上一辈子出不来了,你救救我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