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93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你要我怎么救你啊。”谭惜叹了一口气,“宁甜她不是死缠烂打的人,你要是真的对她没感觉,就自己去找她好好谈,你来和我说这些又能怎么样呢?”

    “嫂子,你还真的看走眼了,宁甜她现在可不就是在死缠烂打么?不然我怎么会来惊动你,现在谁不知道你和我大哥陆离恩爱着呢?”秦商牛饮了一杯咖啡,又叫来服务员续杯,“我想了好几天,我觉得能劝动宁甜的人就只有嫂子你了。”

    谭惜摇头,“如果宁甜真的像你说的那么我劝也未必会有用。”

    “可你总得试试,不然你兄弟我下半辈子的幸福可就都毁了!”秦商抓了抓头发,俊脸上一片悔不当初之意,“当初我怎么就那么没骨气,为了让我爸解冻我的银行卡就答应我妈去相亲!”

    谭惜啜了一口咖啡,声音平静:“你今天来找我,真的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吗?据我所知,这两年宁甜家里催得很急,估计她也是被她家里人逼得太紧,所以才你若是错过她,或许会后悔。”

    秦商一脸“我疯了吗”的表情,“不会!绝对不会!”

    谭惜望了他一眼,心里默默叹息。

    只可惜了宁甜的一番情意。

    秦商见她不语,连忙再次开口:“嫂子只要你肯帮我这个忙,以后你和陆离再有什么花边新闻都包在我身上了!就比如前几天,你和陆离在十字路口‘三人行’的那件事,就是我帮忙扼杀的!”

    谭惜对他的用词皱了一下眉,“我可以去说一说,但我不是站在你这边,我只是不想宁甜跌进你这个火坑里。”

    秦商听了一点不生气,反倒笑得一派轻松和气:“嫂子,你能这么想就对了,要是我和宁甜真被强行撮合到一起,那我俩彼此都是对方的火坑,这世上真没有几个能有你这种运气,原以为陆离是你的火坑,谁知道你还真就把这火坑变成了一汪春池。”

    “行了,别贫了,咖啡你自己慢慢喝,我先走一步。”谭惜说着就起了身。

    “嫂子你等下,我还有句话和你说。”秦商叫住她。

    谭惜回首。

    “听说你和陆离重归于好了,我心里比谁都替他高兴,真的。”秦商脸上素来的无谓褪去,变得凝重认真,“这些年我跟他断断续续地联系,哪一次我都听得出他心里不痛快,所以,我最清楚他真正想要是什么的,他心里装着你,我希望你们最后能修成正果吧。”

    谭惜沉默片刻,低低道了一声谢,随后离开了咖啡厅。

    spa馆里,宁甜一边享受着男技师的按摩,一边一惊一乍地听着谭惜说前段日子被曹祖瑜打了一巴掌的事。

    “那女的真那么嚣张?卧槽,你怎么不打回去啊!”

    谭惜被女技师按摩到后背,趴着翻了个白眼:“我要是真的打回去,指不定又要生多少事端出来呢,再说我觉得她和当初的我很像。”

    “得了吧你。”宁甜听着就嗤笑一声,“你当初单恋陆离那时候,天天跟在人屁股后头,撒泼卖萌可起劲儿了,结果一见了顾之韵,还不是怂得一声都不敢出,低头任打任骂的。”

    回忆起那段日子,谭惜也忍不住轻轻笑起来。

    “真亏了你还能笑得出声。”宁甜咕哝一句,随即又似感慨万分,“结果现在顾之韵在监狱里待着,还是被她心心念念的男人给亲手送进去的,真应了那句老话,恶人自有恶人磨,人贱自有天收啊!”

    “你这一语双关的骂谁呢?”

    宁甜斜睨着她:“怎么,我骂陆离你还不乐意?”

    “若是真是恶人自有恶人磨,那我和陆离现在岂不都是恶人?”谭惜笑着叹气,“只是我也不知道,我俩究竟谁在磨着谁。”

    “互相磨呗,从你单恋他那时候就开始,一直到如今你也不长个记性,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

    谭惜闭了闭眼,“行了,不说我的事了,说说你吧。”

    “我有什么好说的。”宁甜似乎想到了什么,语气有些低落。

    “秦商他”谭惜顿了顿,到底是不知该怎么开口。

    “他去找过你了?”宁甜却像是早有预料。

    谭惜轻轻应声,“你真的爱上他了?我开始以为你对他只是一时的兴趣。”

    “就像你当初看上陆离,我与你稍有不同的地方,大概就是我的眼光要比你差得多。”宁甜苦笑了一下,“他身边的女人变着花样地换,从国产小清新,再到金发碧眼毛妹子,应有尽有,比选美大赛都有看头。”

    “忘了他吧,干脆,我给你介绍个更帅更好的。”谭惜说。

    “好啊。”宁甜懒洋洋地答应,听那声音,就知道她根本没听进去。

    谭惜还要开口劝些什么,就听到宁甜低了声音:“我知道你不是为了他来的,你是为了我感到不值,其实我也知道不值,我一个大好姑娘,凭什么吊死在这么个花花公子身上啊?我妈这个月帮我安排了另一场相亲,我不准备逃了,我去。”

    谭惜哑然了半晌,不知该怎么接这个话茬。

    “你别一脸苦大仇深的,我都没做那个表情,你跟着伤感什么啊?”宁甜笑她,“我这几个月天天跟疯魔了似的,夜场堵,他家堵,都把他给堵怕了,我要是跟别人在一起了,他肯定开心死了吧?”

    给宁甜按摩的男技师默默给宁甜上着精油,冷不丁被宁甜一指:“我觉得这小哥都比那智障强百倍,不如我就找个这样的吧!”

    吓得男技师一瓶精油差点扣翻在宁甜身上。

    “得,你别吓唬人家。”谭惜跟着笑起来,眼里却没什么笑意。

    她知道宁甜这人的性格,越是心酸难过的时候,她就越是嬉皮笑脸没个正行。

    “人果然还是不能笑话别人,就像当初,我笑话你跳进陆离这个大坑,结果我自己也栽了。”宁甜翻了个身,继续让男技师按摩,“不过我有点怀疑是你克我”

    “哦。”谭惜翻翻眼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