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95章 脸皮精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直到谭惜和陆离一前一后赶到机场,谭惜才看到陆离身后的几个助理将要拿去托运的,一堆堪称夸张的箱子。

    她才震惊开口:“这些,都是做什么用的?”

    陆离说得很委婉:“孩子的姥姥姥爷在美国,应该不好买这些国内的东西,不如我们这趟就给送去一些。”

    谭惜彻底无语了。

    原来,这些就是陆离要“当面嘱咐”的东西。

    谭惜如梦初醒,恍然大悟:这不是打着接孩子的旗号,顺气自然理所应当地见家长吗?!

    “原来你打的是这个主意。”谭惜嘴角抽得厉害。

    她怎么就忘了,陆离是个商人,最擅长的就是把人绕到圈子里。

    “我也想早日持证上岗。”陆离睨了她一眼。

    要想重新和谭惜领那两个小红本,从谭惜这里入手是不行了,为今之计,只有先从她的亲人、朋友那里逐个攻破。

    “卑鄙太卑鄙。”

    “你注定是我的人,所以不要挣扎。”陆离安抚地摸了摸谭惜的头发。

    临登机前,陆母又打来了电话,在听说他们这趟是为了接等等回国后,她也就没再多说什么,只是嘱咐了一些早去早回之类的话。

    飞机落地后,陆离联系了他在美国分部的员工,很快,就有专车来接了他们。

    这是谭惜第一次来洛杉矶。

    这座在全世界都享受盛名的繁华城市,谭惜作为一个在美国停留三年之久的国人,竟完全没有来过这里。

    “快点入夜就好了,人家都说,如果要看一个城市的面貌美不美,那就要看它的夜景。”谭惜指着车窗外的一座座高楼大厦,“这里,还有这里,晚上应该会亮起很多灯吧,还有超大的led广告牌,街边还有durex的广告。”

    一切都像是电影里的场景。

    “说起durex”陆离欲言又止。

    “打住!”谭惜连忙对他比了一个暂停的手势,有些尴尬地扫了一眼前面安静开车的黑皮肤美国小伙,“你那个话题,可能不适合在这里讲。”

    见鬼了,谁知道她怎么就一时得意忘形,吐出了durex这个令人脸红心跳的词呢?就算美国小伙听不懂中文,可durex他总该是听得懂的,虽然美国在这方面相较其他国家比较开放,但是在陌生异性面前谈论那方面的事她还是无法习惯。

    出乎意料地,陆离居然赞同点头。

    “那就晚上回去再讲好了。”

    谭惜的脸色爆红,把头扭过去不再看他,耳朵自动过滤身后传来的低低笑音。

    因为已经提前通知了谭父谭母,所以谭惜他们直接奔往了谭母给的地址。

    “这些年我都没有来看过我爸妈一次,我真是不孝。”谭惜站在一处装修还算考究的公寓前,眼底浮上了一层水汽。

    这些年她不仅自己的日子过得艰难,更是让已年迈的父母为她劳心劳神,每每想到此,她心中就郁郁不能安。

    “今后我们一起孝顺他们。”陆离安抚地捏了捏她的手。

    谭惜点点头,同时回过神来。

    “难为你拿了这么多东西还能牵我的手。”

    陆离的手上左一个箱子,又一个袋子,身上还挎着一个全球限量200个,但看上去就是俗不可耐的包。

    “进去吧。”

    上了电梯,谭惜找到门牌号敲门。

    来开门的是等等,小家伙一听说谭惜和陆离要一同来接他,已经兴奋了好几天。

    “麻麻!粑粑!”

    谭惜抱着等等就红了眼睛,三个多月不见,小家伙个子蹿了不少,变化也挺大,尤其那小脸,本来圆嘟嘟的,现在瘦了一圈。

    “哎哟,这回来就回来,怎么还拿这么多东西啊?”谭母见了女儿自是高兴,连带着,对陆离也客客气气的没撂什么脸色。

    还未等谭惜开口,陆离就先喊了一声:“妈。”

    谭母的笑容有片刻僵硬。

    这边还在换拖鞋的谭惜也是尴尬得不行,把头埋得低低的,恨不得永远都不要换完这双鞋了。

    “换鞋进来吧!”谭母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转身到主卧的房门口喊人,“老谭你闺女来了,你还不赶紧出来!”

    等了半天,也没听见点动静。

    谭母招呼他们喝茶吃水果:“你们先等等,我回房去看看他怎么回事!”

    陆离在一旁,拉着等等问长问短,还从他带来的包里变魔术似的翻出来几个模型玩具。

    谭惜都不知道他脑子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脑回路,那种商场里随处可买的玩具,他非要翻山越岭远渡重洋地从国内托运到这里。

    “妹妹呢?”谭惜问等等。

    “房间里睡着呢,对了麻麻,妹妹现在已经可以单独走很长一段路了。”等等乐呵呵地。

    谭惜的陆离的眼中都有光闪烁。

    女儿只要想到这个词,陆离的心就像是被什么柔软的东西轻轻一撞,那滋味,实在难以言喻。

    过了半天,谭母才拉扯着谭父从房间里出来,谭父的脸色有些不大好,在看到客厅坐着的陆离后,那脸就拉得更长了。

    谭惜哭笑不得:“爸,您是不是不希望我过来啊?”

    “你过来就过来,还带个外人来做什么!”谭父故意加重了“外人”这两个字。

    陆离对他的话置若罔闻,就连眼底的神色都没有丝毫变化,只是站起来规规矩矩叫了一声:“爸。”

    一听这个“爸”,谭父的脸色更如菜色。

    眼看着山雨欲来,谭母又及时扯了一把谭父,为缓解气氛强笑几声:“你爸近日来身体不大好,心情也有些不顺,你们俩别介意。”

    谭惜低头默默喝茶,心中早已对陆离佩服得五体投地。

    如果不是她对陆离了解至深,恐怕她就要以为陆离是修炼千年的脸皮精了!

    曾经把他们一家上上下下都不放在眼里,甚至连个眼角余光都不稀罕给的矜贵人物,如今是要多谦卑就有多谦卑,这不,还能在这种恶劣环境下脸不红心不跳地喊爸呢。

    谭惜设身处地想了一下,如果她是陆离,恐怕这会儿地洞都该打三米深了,她早把脸埋进去拒绝见人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